唯三:谁能代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

  近来国内有关房产税的议论纷纷嚷嚷,好不热闹!一方唱罢,另一方又登场献技,整成了一出活报剧。

  今天的中国青年报刊发了署名梁发芾的文章,叫《房产税不能绕过纳税人同意这一关》。文中大谈了一通所谓“中国纳税人的权利”,称“征税必须得到将要负担此项税收的纳税人的同意,这应该是征税中最首要的问题”。说“征税意味着对私人财产权利的侵害,是要求私人无偿地向政府让渡自己的财产权,而私人合法的财产权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

  看来,这位梁先生是不同意贸然开征什么“房产税”、“物业税”的。按他的说法,如果政府要求私人向政府让渡他们的财产权利,就必须先得到他们的同意。否则,就是一种抢夺和没收。他在文中强调指出:“将房产税的征税依据由现在的条例升格为法律,由立法机关进行讨论,根据人民代表(也可以说是纳税人代表)的意见,来决定是不是向居民住房征收房产税(或者叫做物业税)。由人大立法产生的房产税法,至少从形式上说,满足了纳税人同意这一起码的要求”。

  梁先生的出发点是好的,愿望是不错的,理由也是满充分的。唯一不足的是,

  他恰恰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即现在的中国谁能代表纳税人的权利?

  以目前中国之现状,简单地用人民代表来充当纳税人的代言人是个毫无意义的话题。尽管人民代表一词已面世多年,但这些代表的“生产过程”是否透明、健康?他们的来源、组成是否公正、合法?在我等草民心中是要大大打个问号的!如果你在北京的街头随便找个什么人问问他,知道是谁代表了他自己的权利?我敢肯定地告诉你,答案一般都是否定的。因为我们大多数人虽然有名义上的选举权,但从来就没有能够真正使用这种权利的权利。

  在一个封建传统历史悠久的国度,在一个当年被储安平先生讽为“党天下”的政治环境中,民主永远只会是一块“遮羞布”。我承认今天的中国,比起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有了不小的“进步”和“改革”;我也不否认今天的中国,在综合国力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有人说,今天的中国人已经很有“自由”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要是在57年反右时早就给打成右派了。话虽不假,但水分太多。一些话不是不能说,而是看你能在哪儿说。许多话不是不敢讲,而是看你敢在哪儿讲。

  举个例子,北京一个饭馆的包间里一帮老同学或老朋友在聚会。推杯划盏之间说什么的都有,有骂共产党、骂政府的,有骂单位领导、贪官污吏的,还有骂社会乱相、经济丑闻的。不管你骂得多狠多难听,哪怕在座的人中就有共产党的干部都无所畏惧。这种现象如今很多见也很普遍,这就是中国老百姓所拥有的一点儿“言论自由”。但你别忘了这只是在一个很小的私人空间里,一小撮熟人之间的“言论自由”。且多是发发牢骚、泻泻私愤罢了,对当政的权利机构形不成什么实质上的威胁或是危险。只要中国不再来次“文化大革命”,这种“言论自由”是会继续存在下去的。可如果你胆敢组织个什么党,或是经常举办个政治沙龙之类的玩意儿,那你就要小心了!很快会有国安人员约你喝茶、谈话,更保不齐哪天你就突然“失踪”了。就连互联网上的联合签名都会让当局惶惶不可终日,谁知道哪天哪月虚拟的东西会变成现实?那可不得了!

  有个场景想必大家不会陌生,北京某区某事业单位选举区人民代表,选票一人一张,多了也不给你。选民们按科室排好队,遵照上级事先已经定好的候选人名单在指定的位置上划√就OK了。至于√前面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跟划√的人没有丝毫关系。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她。一切显得是那么得简单有序,那么得统一和谐。多么神圣的权利啊!多么集中的民主啊!这权利是谁给的?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给我们的,它是那么的来之不易!那么的求之不得!那么的冠冕堂皇!那么的“┅┅总是有理”。谁料一位选民赶上那天心情不好,偏偏没按往日的程序走,在非指定候选人后面划了个√。这下可把单位领导急坏了!上面交代的政治任务走了样可咋办呢?赶紧又组织各科室重新填写选票,并对全体同志们说,千万不要再划错了!否则你们回不了家,我也无法向上面交差,多耽误大家的时间啊!

  上面场合很多人都遇见过、经历过,见得多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习惯了就好,习惯了就省得给党,给领导们添麻烦,惹事端。习惯成自然嘛!有关中国老百姓享有的各种权利名义上不少,但真正能落实到实处的未见得多。究其原因,是制定这些规则、条例的政府机构在很大程度上并不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意愿和利益。他们打着“叁個代表”的幌子,唱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高调,却干着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如这些年主管住房建设的那帮官员们,把好端端的一个关系到千家万户安居乐业的市场搞了个乌七八糟、乌烟瘴气。还美其名曰:房地产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一根支柱。”

  不错,自打房改以来房子就变成了可以流通的所谓“商品”。一些不良开发商如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的任志强之流,把房子当成了专为“富人”祭献的供品。他们一面鼓吹中国人多地少、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以及日益增长的“刚性需求”,一面利用政府赐给他们的开发特权,吃里扒外、欺上瞒下、官商勾结、狼狈为奸、强取豪夺。全国的房价咱就不说了,就说北京的房价,这几年在党中央、温总理的直接关怀下是噌噌地往上窜,把京城百姓的可支配收入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就这样也没见那些自称代表人民的代表们站出来为老百姓说几句公道话。哪怕你冲着住建部的大门放个屁,也算是间接为老百姓出了口气啊!

  再看看这些年流行的什么“听证会”,被老百姓诟为就是一“涨价会”。咱也不知道都从哪儿找的那些参会代表?基本上跟每年的各级人代会代表一个熊样,照本宣科、照样画押、照方拿药、照章点头。有几个真能表达民意的?真敢替老百姓说话的人也站不到那旮沓去,早给你送出国门了。

  另外,在有关国计民生的住房这个事儿上,报纸、电视是天天讲,月月说,就是没见那些个记者、官员、人大代表们去采访北京真正缺房住、买不起房甚至租不起房的“穷人”和“夹心层”们。拍拍他们真实的住房现状,把他们请到电视屏幕上,听听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最好让他们当着胡总书记跟温总理的面,把郁积多年的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不过他们敢不敢实话实说咱就不敢打保票了。我要是能去肯定敢实话实说,但我保证不了电视台到时能实景实播,谁让咱有这方面的经验教训呢。

  有时我在想,过去上面老是告诫下面: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那现在这些制定政策的政府官员们,对北京的住房现状做过细致深入、全面系统的调查吗?他们对北京的住房市场的真实情况到底又了解多少?你不要跟我说人均已经达到了多少平米,也别和我忽悠什么政府今年准备在保障性住房上又加大多少投入。在拥有北京市户籍的前提下,我只想问你们几个能相对准确的数字:

  一、北京现有的住房市场中有多少盖好售出但一直空置的房子?

  二、北京有多少早就盖好但尚未售出的房子?

  三、北京有多少拥有两套、三套以上房子的家庭?

  四、北京有多少真正需要改善现有住房条件的家庭?

  五、北京有多少一个人占有一套及两套以上房子的人?

  六、北京大多数工薪阶层、夹心层能承受与之收入、贷款能力相符的房价到底是多少钱?

  以上六组数字的统计,对庞大的政府机构来说应该是可以做到的,只要他们想去做、真去做。咱们国家在60年大庆时,不是连阅兵方阵中士兵在多少秒里走几步都能算得精精准准,分毫不差吗?希望你们在住房这件民生大事上,也拿出那种认认真真、准准确确的调查精神来。如果有了以上六组或更多组的准确数字,我想那些忽悠、诈骗老百姓的开发商以及被他们买通的官员、学者、专家们的谎言就都不攻自破了。同时,对我们的政府主管部门制定行业政策、法规时也会有极大的帮助。至于房产税应该对谁征?怎么征?征多少?也就不言而喻了。一句话,由绝大多数自住型的纳税人来裁定房产税的归宿是个不错的选择!

  纳税人的权利不是空口说出来的,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由某些人所赐予的,更不是能被某种势力所代表。这种权利是要靠纳税人自己去争取,但愿中国人民能看到这一天。

  2010年5月26日于北京

  作者:唯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谁能代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