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人 :文强死后狂喜的恐怕不单单是百姓

  文强被处决后,重庆不少人走上街头,通过横幅、标语等行为艺术表达自己的喜悦。

  前些时一位县委书记被抓后,也有人当街燃放鞭炮以示庆贺。这使我突然想到文革时代的群众大游行,伟人一有新指示,群众就上街庆祝,有时庆祝新思想的问世,有时庆祝什么取得伟大胜利。

  如果再向历史的深处上溯,就会发现更多类似的现象,比如,某青天为民作主,除去了无恶不作的贪官污吏,或者土匪恶霸,就会有百姓们制作百姓旗或者万民伞之类的东西,高呼青天大老爷,送往官府,以示感激。

  说中国人没感恩的因子,纯属胡说八道,中国人最善于感恩,不过此种感恩属于单向的,比如,子感父恩,夫感妻恩,民感官恩,官感圣上恩,父夫官圣对子民的感恩也会有所表示,他们的表示只不过是种口惠而实不至的表面文章。

  因此,对于重庆人的这一举动,笔者丝毫不感到奇怪,奇怪的是中国几千年来,此种感恩文化竟然没有丝毫的进化。

  百姓们高兴可以理解,文强之死毕竟为本地除了一害,但是,还有比百姓更高兴的人,百姓也就不明真相了。

  中国人讲究喜怒不形于色,喜怒形于色者被人斥之为不堪重任、轻狂浮燥之徒,会被有风鉴人物能力的官爷们所否决,能进入官场者多是城府深似海的面无表情者。

  文强一死,肯定有比屁民更高兴者,但因他们拥有喜怒不形于色的官场必杀技,因此,屁民们是看不出来的。

  官场是张大网,上下左右丝丝相连,每一位官都是网中的一环。文强身居厅级高位十几年,作恶多端十数载,要说上峰不知道,那是瞎话。

  上峰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时刻把握下属们的一举一动,搜集这些情报,一方面是工作上的需要,领导要随时掌握下属动态,考察下属能力,另一方面就是看看下属对自己是否忠心,是否会对自己构成危胁,正因领导有这方面的需要,因此,就出现了大量耳目为领导服务。

  明太祖有次禁止官员娱乐,有位官员于百无聊赖之际,悄悄与家人打牌娱乐,当天就传到朱皇帝耳中,第二天上朝,朱皇帝明知故问,并拿出了当他们玩时丢失的一张牌,该官员自然叩头如捣蒜。

  汉朝周亚夫的儿子为父亲准备葬具,中有假的刀枪剑戟,就被张汤查获,结果张汤以周亚夫欲地下造反之罪名给法办。这样事例不胜枚举。

  如果说隔级领导对下情有所不知的话,还情有可原,顶头上司对直接下属所作所为一无所知,那就绝对有背常理。形成上级不了解下级的情况的唯一解释,就是上下级有亲密的利益联系,或者,下级有更硬的官系在更高层,于是大家相逢一笑,就开始把酒言欢。

  文强在最后一次见到辩护律师宣东时,说了一句充满意味的话:“即使我死了,有些人也会想起我。”联想起文强当初落马后,接受审讯时的另一句话:“要死大家一起死。”——这些值得警醒的话语,在提醒我们,一个人死了,并不能就此天下太平。

  事实上,文强留下的这些话,也曾引起舆论和公众的广泛关切,人们一直在关注这话的背后真相。

  为什么有些人会想起他?按照他的心理思维,至少有这样几种人:

  一种是他曾经关照的人,而现在依然没有丝毫影响的人,这其中到底是官员,还是亲友,还是老板,不得而知;另外一种可能是他的“恩人”和“靠山”,也就是保护伞,毕竟是受之有愧,心底不安;还有一种是他圈子里的人,没有被“拔”出来的人。

  现在文强死了,死无对证,一些人自然狂喜不已,不过,外人是无从得见的。

  百姓们喜是一时的,因为产生文强这样的贪官的土壤仍旧存在,因此一个文强倒下了,后续的文强也就会接续产生,百姓们还没从处死文强的喜悦中回过神来时,新的文强就开始行动了。

  重庆对警界大换血不久,就有一位涉黑官员倒下,就说明了一切。

  中国历朝都有青天,汉有强项令、宋有包青天,明有海青天,清有于成龙,这些青天大老爷对官场一阵猛扫,都会赢得百姓一片赞叹,但赞声还未绝,新的灾难就又光临了。

  而那些暗中狂喜者,他们才是笑到最后者,因为,中国有刑不上代夫的传统,一劫是件小概率事情,据专家学者论证,中国贪腐官员受到惩处的概率不到百分之一,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身处官场的时间也就几十年,那些躲过一劫之官可以说再受惩处的概率,更小到百分之零点几,他们从此可以含笑到老、含笑九泉了。

  文革时代人们称伟大领袖为万寿无疆,林副主席永远健康,到了江青那里就成了满面红光,到了省一级就成了有点健康,你看,官越大就越光荣正确,同理,反腐越往上,也就反不动了,因为人家越来越光荣正确。

  因此,中国的反腐多是半拉子工程与定点清除工程,反不到者永远正确,反到者自认倒霉,难怪有些受处贪官多是口服心不服之辈。

  面对这一现状,笔者也是个嘴皮分子,笔者的还不如那些用横幅标语、鞭炮等行为,表达喜悦之情者,只能在此胡言乱语一番,人家的行为艺术还能为领导脸上抹光,笔者的这番言语说不定就敏感起来,直至被封杀了事,白费一场心血。

  但你不言我不言,大家都这么希里糊涂的过下去,将来灾难来临时,真的就没人为我们言语了。

  几千年来,都这样子过来,中国人再也不能这样稀里糊涂,否则,灾难就会无穷无尽,在一个自新能力强的社会里,多难可以兴邦,在一个散发臭气的污水坑里,多难不但不能兴邦,多难甚至可以灭种。

  来源:博客中国  2010-07-09

  作者:渔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文强死后狂喜的恐怕不单单是百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