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铮:“炼山”运动在为国家制造无穷天灾

  云南森林覆盖率号称达到60%,森林是水库,是空调。何以云南出现“百年不遇大旱”? 这恐怕与近年来云南砍卖天然林种速成林不无关系。2008年“林权改革”开始后,云南省委书记,如全国许多山地林木多的地方官一样,欣喜若狂,原来不让砍的树这回让砍了,马上号召大家“解放思想”,乘“林改春风”,赶快砍树“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过去几年,云南砍了多少树?种了多少速成林?现在许多地方在闹水灾、热灾。我们细究下去会发现,所有水灾、旱灾、热灾、寒灾、沙灾、虫灾等等“天灾”的灾害程度都或多或少与全国各地植被严重破坏有关。设想我国许多地方有平地三丈的植被,多少“天灾”可以避免或减轻或缩短其灾期?

  如今全国上下正轰轰烈烈而又悄然进行着一场全新的运动 ——“炼山”运动。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云南四川、江西安徽、福建浙江,南到海南,北到黑龙江,真是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都在乘坐“林改”春风,大炼“金山”。“炼山”是林业部门的新术语,就是找山地要“经济发展”。贾治邦说是“耕山”,即通过“耕山”来“释放出25亿亩集体林地的巨大潜力”, “拓展农民的增收就业新空间” .按他的高论,中国是个山多国家,中国的山多是“金山”,山上的树都是“金子”,越是“金子”多的地方反而越穷。农民穷,地方政府穷;而朱镕基政府曾经实施的是“封山育林”政策,使很多地方“守着金山讨饭吃”。农民不满,地方官员不满,纸业集团不满,木材商不满,林业部门不满,满山的树砍倒就是钱,却不让他们轻动。2008年,中央从发展国民经济、增加GDP、增加纸浆木材供应、平息多方不满的“战略高度”,开始“林权改革”,开放集体林地的采伐权和经营权。这一来,皆大欢喜,大家砍倒树就有肉吃。地方政府官员、纸业林业商家、部分农民开始大张旗鼓地“炼山”。纸业集团、木材砍伐(林业)公司炼出了高额利润,穷乡僻壤的地方政府炼山炼高了GDP,炼出了政绩,少数农民炼出了楼房。全国上下,一片“林改就是好就是好”的欢呼声。国家的安全屏障被大张旗鼓地撤除变卖,变成纸浆,变成利润,变成GDP,变成升迁的政绩。

  虽然“炼山”(参见:“昔炼钢铁今炼”http://news.qq.com/a/20100520/001374.htm)轰轰烈烈,由于山林多在偏远地区,关心国家环境安全的人们多住在城市。各地对积蓄丰厚的自然林,人工自然混合林的砍光、卖光、烧光的“三光”现象,在官方媒体的宣传报道中都包装成了“植树造林”,成了“改造地产林”,少数知情者揭露的声音完全被淹没,从而使声势浩大的、给国家制造无穷“天灾”的“炼山”运动几乎无人所知。很多地方“官商”更堂而皇之地结合起来大搞“炼山”运动。例如,湖北黄冈市政府和咸宁市政府,为了搞成“林纸浆基地”,都把为纸业公司强购农民林地当作头号政治任务,逐级下达“购地”(卖地)任务。他们打的旗号是“改造低产林”,而实际上是把各地积蓄最丰富的集体林地毁掉,烧光(参看以上图片和“令人费解的”造林工程“http://www.std aily.com/kjrb/content/2010-07/10/content_206921.htm),种上所谓的速成林,以求在咸宁黄冈各建一个年产50万吨的纸浆厂。据说,发改委不仅批准了上述项目,而且要求全国的造纸企业都必须建立自己的林浆纸基地。这样一来,神州大地上的所有树林恐怕迟早都逃出脱成为纸业集团囊中物的命运。如果咸宁黄冈各建成一个年产50万吨的纸浆厂,每年要消耗亩积蓄2立方米以上的林地林木木至少100万亩。10年1000万亩。两个巨大的绞树机就在长江中游的湖北高效快速地把这两地的树绞成纸浆,变成纸厂的利润,变成政府官员的政绩。但是,咸宁黄冈的树被绞了,水灾、旱灾、热灾、旱灾、虫灾等会接踵而至,永无宁日,更多的”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自然灾害注定会呼啸而来。湖北人民和长江中下游的人民还要不要活命?黄冈咸宁的子孙后代还要不要活命?到底是晨鸣纸业之流的利益集团给中国创造的财富多,还是这些永不休止的自然灾难导致中国损失的财富更多?

  未来二三十年,正是我国急剧工业化城市化的关键期。在此期间,我国必须建大量的民居,建大量的水泥沥青覆盖的道路。城市将向乡村无限扩张。更多公民拥有汽车,必须建大量的停车场,必须烧大量的煤和油来保障能源供给。这些发展将带来大面积地表调温蓄水功能的丧失,导致更多的废气排放和空气污染,而这些都可由加厚国家地表林木覆盖来稍加弥补。如果在国家急剧发展的今后数十年,工业化城市化带来的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和地表林木的毁损同步进行,双管其下,雪上加霜,将会重创我国人民的生存环境,我国将会遭受无穷无尽的天灾,人民得为应付天灾付出沉重得不可估量的代价!

  在此时此后,国家地表林木的最重要功能应该是为国家安全发展提供保障,保护环境为其至上功能。我国现存的一点点稀薄的山地林木,不管是公益林还是集体林,都是国家安全保障的重要部分,是国家的重要安全资源。此时此后,保护它是我国国防建设的重要部分,因为天灾所造成的破坏往往不亚于核武器的爆炸。再者,我国是向工业强国发展,而不是要死死坐定农业国这把交椅。我们不能靠“炼”那点山地来谋求发展。靠“炼山”来谋发展是死路一条!

  但是,如今在“林权改革”的大旗下大肆“炼山”的,或拥有资本,或拥有权力,都可通过撤除和变卖国家安全屏障以牟利,都可只管我个人今天碗里有肉,哪管你大众明天洪水滔天。在这GDP至上的集体疯狂时代,反对“炼山”声音都被铺天盖地的官方宣传淹没。如此炼将下去,国家将因此而遭受更多更大的旱灾、水灾、沙灾、热灾、寒灾、虫灾!看看“炼山”的景象(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1284df0100hx9l.html),我们忍不住要问:我国人民还要不要活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要不要在这块土地上活下去?

  2010年7月15日

  作者:蔡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炼山”运动在为国家制造无穷天灾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ee 说:,

    2010年08月20日 星期五 @ 09:49:11

    1

     上联:几千年原始森林地矿资源,任毛贼折腾殆尽,叫华夏子孙凭甚持续发展
    下联:无数亿人民血汗国有财产,由贪官挥霍瓜分,令党朋后代捞得盆满钵满
    横批:稳定压倒一切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