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中国和日本外汇储备的巨大秘密

  现在是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美元,外汇,国债,人民币等概念强行进入了普通中国老百姓的视野。但是多数人却闹不清其中的一些基本概念,以为外汇储备就是“外币储蓄”,是我们中国政府存在国外银行里面的钱呢。为此,上星期我写了个科普文章《美元和人民币的三个不同》的小文章,阐述了美元和人民币的合法性来源不同,作恶能力不同和作恶后果不同的道理。这星期,我又再接再厉推出扫盲长文《和爱国学者深入浅出地谈美元外汇储备》。文章推出后,反响热烈,许多人表示头一次对金融危机的相关概念有了一点了解,并鼓励笔者继续深入浅出下去,为培养祖国的金融识字人才再作一点点贡献。(凤凰卫视上一虎一席谈节目里面的那些MBA和EMBA们就不要太害羞了)

  我国和西方等国家的外汇储备有何不同?

  一位《和爱国学者深入浅出地谈美元外汇储备》一文的读者“北溟鱼”先生,在给我的留言中问道:我国和西方等国家的外汇储备有何不同?比如日本也有一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我们中国的两万亿有本质区别吗?

  看到这个问题,我的本能反应是“肯定有区别的,而且会是本质上的”。于是,带着这个问题,我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考察了日本,加拿大等国的外汇储备体制,猛然发现,猛然发现一个新的秘密:

  假如说日本和加拿大外汇储备是来自于“买”的话,那么中国的巨量外汇则来自于“抢”,至少是用印钞机强买。

  被中国人传唱了几十年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里面有一条,就是“买卖要公平”,这是针对红军干部战士自恃有枪杆子在手,而肆意强买强卖行为的。

  那么中国和日本的外汇储备有哪些具体的不同呢?请看:

  第一,交易原则不同:一个是强买强卖,不卖也得卖;另一个是自由买卖,也就是愿卖愿买。

  从1994年起,我们中国实行的是强制结汇制度,只有官家才有权利拥有外汇(外币)。你很能干,是创汇大户,一年赚1000亿美元。但在中国你无权处置你自己赚来的外汇,你只能按6.8元人民币一美的价格卖给官家。官家呢,就开印6800亿元花花纸钞给你。你问,现在美元的俏得很啊,有人愿意出7.2元的单价买我的美元,那我卖给你7元人民币一美行不?不行,6块8就是6块8,什么时候我定7块的时候,自然会给你7块的;你再问,那我不卖了行不?我还要用美元去进口原料呢。官家怒道:不行,你明年要用美元,你再到我这里来买就是,我6.9人民币一美卖给你。你不解了:为什么我卖给你是6块8一美,你卖给我就是6块9一美,我楞是折腾了两次,还亏了一毛一美,我何苦啊!呜呜呜呜!!!官家拍拍你的肩膀说:哭也没用,这是法律规定。可想,近两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得粒粒皆血汗啊!(2008年8月起,部分项目经过审查后不再强制结汇,这正说明了强制结汇的不得人心)

  反观,日本实行的是自由市场,自由汇率制度,官家和民间皆有权利拥有外汇(外币),也拥有自由买卖外汇的权利。官家想增加外汇储备,可以,拿钱来到市场上买就是。至于价格,按市论价,公平交易。92日元一美,童叟无欺。你很能干,是创汇大户,一年赚1000亿美元,在日本你当然有权处置你自己赚来的外汇。官家要你按90元一美的价格卖给他。你可以对官家说:你滚开,我不卖,我要留着自己用;或者说我要卖给出价高的人。官家没有办法,只能按市论价了,公平交易。如果你常常需要使用外汇,你就可以根据自己的生产安排来筹划你的外汇,买多少,留多少,何时卖,都由你自己决定。(中国外汇制度的未来就是一个逐渐向西方国家靠拢的过程。2008年8月起,部分项目经过审查后不再强制结汇就是这一过程上的一个小环节,这正说明了强制结汇的不得人心)

  第二,购汇资金来源不同:一个是打开印钞机器,开印就是,结果导致通货膨胀,祸害百姓。另一个是拿出现有资金或借钱买汇,到时还本带利,结果收支大致平衡,让利百姓。

  中国的购汇资金来自于印钞机器。比如你公司所用原材料全部国产,你的产品出口赚了1000亿美元,人民银行就会收走你的1000亿美元,并打开印钞机加班印刷6800亿人民币给你。这个时候,中国大陆的土地上,在少了价值6800亿人民币的货物的基础上,又多出了6800亿人民币的纸钞,这一来一往差距大了,于是就引起了通货膨胀,人民币就大幅贬值了,首当其冲的就是穷人,特别是那些没有加薪一说的农民。得利的是那些收入增长得比通货膨胀系数还快的人,比如公务员等,物价还没有开始涨,他们的工资就先加了,物价涨得多,他们的工资就加得更多。所以,从这个角度上可以这么说,中国的外汇储备沾满了中国人民的血汗。

  反观,日本的购汇资金则来自于国内现有的日元资金。比如,日本政府想增加1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按照92日元一美元的价格,就需要92000亿日元。而它的外汇平准基金帐号上现有的日元只有50000亿日元,那么它就会对社会公开发行债券来筹集另外的42000亿日元,即所用货币皆来自于现有的日元。这种方法的好处是:1,市面上的日元货币总量没有增加,避免了通货膨胀;2,自由认购,让有闲钱的人多一个投资的渠道,也不会剥夺穷人的利益。这才是真正的人民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做法。通观西方国家大多如此。所以,他们的外汇储备倒是实打实的外汇资产。

  更加让人觉得“荒唐”的是,中国人民银行像一头巨大的鲸鱼,只要闻到美元的“腥味”就会张开巨大的嘴巴,悉数吞入。无论是投资还是游资,它都要;无论是贷款或是善款,它都吞。“鲸吞”一词大概就是形容这种行为的。

  这头巨鲸的的肚子里装着:7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5000亿美元外国老板的投资款;4270亿美元的外国人的贷款;2000亿美元以上的国际游资;500亿美元的劳务汇款;100亿美元的慈善捐款和救灾赠款。如此这般的同时,哗哗地印刷了15万亿之巨的人民币,投到中国的市场上。由此可见,通货膨胀的压力有多大了。(注:数据为大致值)

  我在《给爱国学者深入浅出地谈美元外汇》一文中,介绍过一个吊诡的现象:外汇储备大大增加了,人民币对外升值了,对内却大大贬值了。爱国愤青们脸上放光了,人民公仆们更尊严了。腰包里面揣着绿绿的美元,腰杆子更硬了。现在出国考察的已经轮到乡镇级了,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小姐们也学会了用中文喊:“有发票”。更有数以千计的官员携带千亿资金出逃,这在外汇稀缺的年代是不可想象的。可苦了的是贫民百姓,他们没有机会,也没有实力出国去享受人民币对外升值所带来的好处,却不得不承受着人民币对内贬值的盘剥苦难。

  在日本等西方国家,政府会在特别的情况下,在一定的程度上对汇率进行干预。他们通过买入和卖出外汇来平衡外汇的需求。当汇率不正常地上涨的时候,这说明美元过剩,日元稀缺。为了把汇率维持在1:92,日本政府就会从外汇平准基金中划出日元,从市场上买入美元,使得美元和日元的需求达到平衡。当汇率下跌的时候,美元稀缺,日元过剩的时候,日本政府就会从外汇平准基金中划出上次买入的美元投入市场上去售卖,也就使得美元和日元的需求达到相对的平衡。当然,西方政府的外汇资产特别帐户(日本称为平准基金)的资金量是有限的,所以干预能力也是有限的。这就是使得西方政府没有能力去扭曲市场,更不能在外汇市场上呼风唤雨,垄断汇率。

  中国的外汇储备1.91万亿美元,号称世界第一。在储备第一,就是国力强盛的虚假宣传下,一些爱国学者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一会儿叫嚣搞垮美国,一会儿嚷嚷要买下“冰岛”。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大款。他们全然不顾自己外汇储备中的大多数是外国人的钱财(大约65%),只有少部分才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大约35%)。更不知道“藏汇于民”的道理。

  美国官方的外汇储备虽然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但其中的85%是黄金,而且美国民间所持有的外汇价值达9万美元之巨(指美国国民和私企所持的外国货币总量)。日本的官方外汇储备是1万多亿美元,但是日本民间所持有的外汇也达3万多亿美元。这还没有算上欧洲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呢?爱国学者嘴巴里面的那区区2万亿,只不过是几根泥鳅尔,能翻起什么样的大浪来?

  介绍几个国家的外汇储备情况:

  日本:日本政府设立了专用的“外汇平准基金”,其包括日元账户和美元账户。日元主要通过在债券市场上发行“外汇平准基金融资券”来筹集。而美元则来自通过在日元升值期间,大量卖出日元、买进外汇的操作所积累起来的外汇资产,这构成了日本的外汇储备。所以,日本的一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实打实的资产。

  加拿大:加拿大政府希望减缓加拿大元的贬值时,就委托加拿大银行在市场上买入加拿大元、卖出外汇(主要是美元)。相反,如果加拿大政府希望缓解加拿大元的升值,就委托加拿大银行在市场上卖出加拿大元、买入外汇。加拿大政府最后一次出手干预汇率是在1998年9月。干预所用的资金来自于加拿大政府所持有的外汇资金(外汇资金账户)。

  美国:美国财政部下设外汇稳定基金,委托联储局进行外汇市场操作。美国财政部的外汇稳定基金设立于1934年,启动资本为20亿美元。其外汇来源途径主要三个:一是与外国央行签订货币互换协议,以政府的信誉担保互相借用货币;二是发行外币债券,在1978年卡特政府时期曾发行过;三是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调外币(比如日元,英镑等)。

  现在什么都说要绿色,特别是食品要吃绿色食品。国务院后勤特供中心的食品一律要求绿色,因为绿色才健康嘛。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在华家村,农民家养的土鸡,不吃饲料的,很绿色,简称为“绿鸡”。村委会看中了这些“绿鸡”,要集体收购,6.8元一斤。农民们不肯卖啊,因为市场上面的饲料鸡,简称为“红鸡”也要卖10元一斤啊。农民问:我10元一斤卖给你行不,村委会回答不行,6.8元就是6.8元,全村一口价。农民说:我不卖鸡啊,我要留给我生病的母亲补身子哩。村委会怒道:不行,“绿鸡”必须卖给给官家,民间只能养“绿鸡”不许吃“绿鸡”。这是法律规定。于是呢,农民家里的“绿鸡”通通上交村委会了,手里捏着的呢?是盖着村委会公章的红条子,可以在华家村流通。这样,华家村里的“绿鸡”养多少上“交”多少,村里的物资少了,红条子却越来越多了,于是就通货膨胀起来。华家村委会主任红光满面了,对外宣布:我村委会两万只“绿鸡”,世界第一,一天一只,几十年都吃不完。

  接下来,看看东瀛村。东瀛村委会对养鸡农民说,你们的“绿鸡”按50日元一斤卖给我吧,价钱不错了,你看那么多的“红鸡”才10元一斤啊。农民甲说:那你去买“红鸡”啊,50日元你可以买5斤了,快去啊;农民乙说:你滚开,不卖,我的“绿鸡”是要留给我母亲滋补身体用的;农民丙说:哼,隔壁华家村委会都愿意出90元一斤买呢,我宁愿卖给老华家。东瀛村委会也需要“绿鸡”,于是妥协道:好好好,就92日元一斤。买鸡的钱呢,是不能在红条子上面盖的圆戳啊。那么买鸡的钱从哪来呢?主要有两个来路:1,向村民借钱,到期还本带利;2,村委会的自有资本及其投资收益。

  来源:天涯社区

  作者:流星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和日本外汇储备的巨大秘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