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近几年中国出现了一批致力于唤醒国民的启蒙思想者。杨恒均、韩寒、于建嵘、李勉映、李悔之等人是较为杰出的代表。

  对于被谎言偏执教育严重洗脑的多数国民来说,这些独立思想者的启蒙工作无疑是穿透未来中国的烛光。

  洗脑与启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垃圾场与排污站。

  洗脑与启蒙都致力于影响民众的思维方式,程序有很多相似之处,人们很容易把两者混为一谈,其实二者有本质的区别。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于用以影响民众思想的“原材料”不同。

  洗脑的“原材料”是谎言和偏见!

  启蒙的“原材料”是真相与科学!

  一个被谎言和偏见洗脑的人,只能产生病态偏执的思想,不是脑残就是偏执狂,在社会上更多扮演“损人不利己”的角色。

  一个用真相和科学清洗出来的心灵,思维多半是健康豁达的,能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推进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

  一个被严重洗脑的人,心灵自然塞满了谎言垃圾和先人为主的偏执教条。启蒙工作则相当于清理垃圾的排污站,能使被严重污染毒化的心灵重获新生。

  相对于需要专门知识才能了解的“真相”与“科学”而言;人们更容易轻信谎言与偏见。

  所以启蒙事业比洗脑工程艰难百倍。

  在洗脑大师的操控下,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民众能够在一年时间内被有效洗脑。

  一个拥有同等智能的启蒙大师,365天至多只能使百分之十的民众被成功启蒙。

  如果社会体制不向启蒙事业倾斜,民众被洗脑的概率将远远大于被启蒙的概率。

  在政治天平完全倾向洗脑工程的现代極權专制体制下,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国民都被有效洗脑。剩下不到百分之一的极少数根本不用洗脑者费力,被洗脑的绝大多数国民会对其同仇敌忾群起而攻之,要么迫其就犯;要么批倒批臭。

  洗脑程序其实很简单,一个中等偏上智能的人如果拥有相应的权力,就能胜任洗脑工程,在可控对象面前成为“伟光正”。

  美国有一位中学教师在自己的课堂上做法西斯试验,结果他只用了短短五天时间,就在平时散漫自由惯了的中学生面前把自己打造成全班景仰令出必行的“伟光正”;全班步调一致随时准备着执行他的号令。

  连美国这样一个拥有深厚“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精英国家,如果制度允许,民众也那么容易被洗脑,就更不用说拥有深厚谎言专制传统的官僚集权国家了。

  所以在谎言专制体制下,不存在能百分百抗拒谎言洗脑的个体。到处都是谎言陷阱,你努力跳过多数陷阱,仍会不小心掉进最后一个陷阱。

  洗脑的实际操作程序就是“法西斯”。

  所以德国把“不准宣扬法西斯主义”列入宪法。

  百年世界最成功的洗脑大师是希特勒。

  这个没有任何家族背景、政治根基和征服武功的维也纳街头流浪汉,在短短几年内就把崇尚科学理性的德意志国民打造成步调一致的冲锋机器,把几千万个大脑洗成一个脑子,义无反顾地跟着希特勒的指挥棒前赴后继,把反祖跳楼当成伟大事业。

  洗脑大师的每一次成功,都是人类文明的一次深重灾难。天道从来不可欺,几乎所有的洗脑大师最终都难逃天谴。

  普罗米修斯时代的希腊哲学家是人类世界最伟大的启蒙先驱。

  被谎言洗脑工程主宰的極權专制国家,启蒙事业任重道远。

  那呼唤盗火者的百万里神洲啊!别第N次把普罗米修斯误读成汉奸卖国贼!

  二0一0年七月二十六日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918b0a0100k6k5.html

  作者:熊飞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