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从一个怪胎看南京大爆炸

  天天发生南京城区的废弃塑料厂的大爆炸,其对于民众生命财产的破坏损伤,可谓巨大。网络上第一时间就出现了各种消息,当地的新闻媒体如江苏卫视生活频道等进行了现场直播。这本是让大家第一时间了解南京大爆炸更好的机会,让传媒充分地报道,正是弄清爆炸原因、死难人数、厘清责任、加以责罚乃至法律制裁、善后及安全检讨等方面,必不可少的一环。可是江苏及南京官方却任何一地一级的政府一样,首先不是去救人,不是道歉和问责,而是去封堵媒体的报道,让民众不明真相——当你批评他混淆事实、遮掩真相的时候,官方便正好用“不明真相的群众”来制裁你——从而达到控制民意对他们进行讨伐,以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让一桩惨痛的事变成他们自我表扬的新闻。

  谁都知道官方喜欢第一时间封锁新闻,然后再来个新闻通稿,以便使撒谎看上去能够自圆其说一点。即便如此,央视、新华社这样的喉舌媒体报道的数据也是不尽相同的。你可能会说他们站的角度不同,在不同的部门获取的数据,可是你已经“通稿”在前,难道强大的撒谎的机器连统一你们喉舌的“通稿”都做不到么?说实在的,喉舌媒体之前的矛盾,只能说明你们在出台的数字的时候有诸多矛盾,你们深知真实的数据比现在能公布的数据多得多,自然就会前后矛盾,用十个谎来圆另外九个谎。这样的谎撒来撒去,加上高压噤声,自然就使一桩大灾难销声匿迹,至于那些受害当事人是怎样的悲惨,则不在你们的考虑之列。南京官方及“戈倍尔”叶皓们今天最想的是什么呢?让我们来揣度一番:反正中国每天都在发生较大的人祸,他们祈祷发生一件比南京大爆炸更大的人祸,以便转移网络视线。转移视线,应是叶皓“政府新闻学”里题中应有之议,只不过他的说法叫引导舆论。

  就在我们看到南京大爆炸时,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叶皓挡镜头,以及据传省委书记梁保华的秘书徐光辉说“是谁上你直播,把电话告诉我”等等,这就是叶皓创建的“政府新闻学”的必然结果。“政府新闻学”的目的,和组织五毛引导舆论是一脉相承。一年前在大爆炸的塑料厂周围建加气站,居民们就竭力反对,他们打出标语,上网发贴,以便引起官方重视在人口密集区建加油或加气站的问题。可是官商勾结,使得违规建加气站者一意孤行,最终酿成今天的惨祸。但这种惨祸的帮凶之一,就是叶皓创建的“政府新闻学”。有了这样的“政府新闻学”不仅这次南京大爆炸得到真实的报道,就是将来的灾难正未可穷期地即将发生,“政府新闻学”这种舆论引导,正形成了中国社会的恶性循环。可以毫不客气地,像“政府新闻学”这种怪胎大言不惭地登上大学讲坛,其祸害中国正是必然的,从这个“政府新闻学”这个怪胎,你就看出中国频发灾难的一个深刻原因了。

  下面是我在推特上所发的几推,也一并附此,让大学知道中国政府干扰和压制新闻自由的情形下,所产生的新闻怪胎。正是这些怪胎造就了当下中国的现实灾难。

  1:现在的中国大学,在党化奴化统治之下,比野鸡都不如。南京大学就和南京市委宣传部成立了一个世界上不伦不类的“南京大学政府新闻学研究所”。堕落如斯,难怪有人说中国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大学

  2:南京政府新闻学研究所宗旨:为落实党中央构建和谐社会、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全面实现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目标,本着共同发展、优势互补、资政育人的理念,三方(南京市委宣传部、南大传播学院、清华国际传播中心)共建该研究所。

  3:从南京大学政府新闻学研究所举办的一些内容来看,其主旨在于培训五毛和捞钱:举办“政府新闻学高级干部研修班”和“政府新闻学与公共关系特训班”

  4: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叶皓《政府新闻学——政府应对媒体的新学问》出版,世行行长詹姆斯.沃尔芬森为其写前言:“掌握更多信息的人有能力做出更好的选择。”有钱能使洋鬼推磨,昨天南京大爆炸,叶皓们就是如此选择的:谁让你直播的?

  5:南京大屠殺死难者名录至今没有一个像样子的公布,国共两党均难辞其咎;昨天的南京大爆炸死难人数民众不得与闻,真相隐没,难道南京官方要推给境外敌对势力和外星球入侵吗?

  6:南京大学传播学院院长万延明吹捧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叶皓《政府新闻学案例》,双方是“南京大学政府新闻学研究所”的合作者,谀词满篇,当今大学老师,有骨头的能有几人?

  7:南京官方及“戈倍尔”叶皓们今天最想的是什么呢?反正中国每天都在发生较大的人祸,他们祈祷发生一件比南京大爆炸更大的人祸,以便转移网络视线。转移视线,应是叶皓“政府新闻学”里题中应有之议,只不过他的说法叫引导舆论

  2010年7月29日9:06分于成都

  来源:http://www.bullogger.com/blogs/ranyunfei/archives/363791.aspx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从一个怪胎看南京大爆炸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