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卫江:这个世界还需国际警察

  ——评美国航母进入黄海演习的重要意义

  从六月初起,美韩议定在黄海近韩国一侧进行联合军事演习,从此闹得中国沸沸扬扬。太监与皇帝同时着急,全国与中南海同时凉热。像以往那样,中国愤青们开始亢奋、躁动、烦躁不安起来,似乎被点中了命脉要穴一般。

  根据 Global Times的民意测验, 百分之九十六的接受被调查的中国民众开始为自己国家的“安危”而着急。

  在我看来,美国出动航母进入中国边上的黄海进行演习,当然是意义重大的,这并非是想要挑衅中国的国家主权,或是单纯的军事威胁,而是对于东亚地区的共产政权发出强烈的信号,任何无耻行径都要花费代价的!更重要的是对专制神圣权威的挑战!

  国际政治在道义上的最高价值在于正义。

  既然由多国的专家小组联合调查得出了结论:韩国的天安号护卫舰是由朝鲜的小型潜艇用鱼雷攻击而沉没的,证据是充分的,那么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中国,理应与国际社会一道谴责朝鲜的无耻行径,并且一起参与国际制裁,这并不能由于中朝联盟的特殊利益关系缘故而放弃这一道义责任。因为道义是讲公共关系的普适性,应该排除特殊主义的私下关系因素。

  既然中国和朝鲜都无法提出反驳的理由和证据,以使推翻上述结论,就意味着,在国际法上不得不认可多国专家小组联合调查的结论。

  既然天安号沉没事件就是在黄海海域发生的,那么作为灾难方的韩国,联合军事合作方美国在发生攻击的地点附近进行军事演习就是正当的。

  既然朝鲜的专制体制和金家王朝是长期由中国来扶植的,朝鲜敢于做出如此的无耻行径正是考虑到了有中国这座靠山的庇护因素,因此,中国理应对此作较强的连带的道义责任。

  既然在中国的庇护下,朝鲜的无耻却不能得到也难以得到该得的国际制裁,那么美国出动航母而使军事演习的级别提高也应是正当的。既然中国深知,黄海海域对于京津地区国防的重要性,那么早就该警告那个金家小兄弟了:千万不能在这地区胡作非为瞎折腾。既然黄海是那么敏感的海域,就不该去包庇朝鲜了。

  中国还凭什么正当理由“敏感”于美国航母?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德国哲学大师黑格尔说:“东方人的主要特性就是对于一个大力的畏惧”。我以为,这“畏惧”构成了东方人的深层的主-奴人格,是东方专制政体得以持久维持的国民性基础。

  的确,东方国民如中国人者,几都唯唯诺诺、诚惶诚恐地畏惧于集权专制。且看,中国的历代统治者,都善于构筑“大力”形象,如各级的庙堂,衙门机构,公检法强力部门,乃至人民大会堂,都是台阶多多的高耸在上,以使高悬于黎民百姓头上,刻意构造出一个个“大力”的图腾,好使民众畏惧而顶礼膜拜。

  再看,中国的高级首长们几乎都是嗜好于将头发往背后梳理,极力显露出自己的天庭来,以便制造出“与天相通”的形象,如此似乎是“君权神授”了!便添加出“大力”的神采来。

  那么如今我们来设想一下,当中国人民一旦发现,中国的无无数数“大力”们,其实并非是至高无上的“权威”,在所有的这些“大力”之上,还有一个更大的更有威慑力的“大力”,这就是国际警察山姆大叔美国佬,是他派出了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竟然在家门口舞刀弄剑,震慑住了所有的中国“大力”,那将是如何的一番图像哦,本土“大力”的神圣性和权威性必定大打折扣!

  中国国民长期以来被宣传:“枪杆子里边出政权”、“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被愚弄:“美帝是纸老虎”,当中国人民一旦觉察到:那些手握枪杆子的现出原形的“纸老虎”其实不是别人,而正是本土的“大力”的时候,会将自己所敬畏“大力”的目标方向做出一番调整的。

  自二十世纪后期起,中国进入了价值虚无化阶段,即馬列主義已经彻底崩塌,共产暴政为了继续笼络民众,转而祭起“爱国主义”的大旗来,煽动民族主义的情绪,以混淆视听,混同党与国的利益。于是“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鼓噪一时,尘嚣甚上。当中国的民众发现,自己被蛊惑的所“热爱”的国家,其实远非如鼓吹的那般“大力”,则敬畏顿减、就会疑惑增生,疑问起那蛊惑的源头来,那么暴政就会动摇不稳。

  回想百年前的大清王朝。满清朝廷对待人民的变法呼声置若罔闻,违背了世界进步的潮流。它对内加紧对下层汉族人民的压迫和镇压,对外却在抵御西方殖民化、同时又是世界近代化的进程中,时时与世界列强——现代性意义的“大力”发生武装冲突,结果屡吃败仗,屡战屡败,从而让满清的国民认清了,本王朝原来就是个外强中干的虚假“大力”。最终民众揭竿而起,王朝被推翻。

  写于美国纽约

  2010-7-17

  作者:施卫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军事广角 » 这个世界还需国际警察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ee 说:,

    2010年08月20日 星期五 @ 09:43:39

    1

    百分之九十五的中国人对现实对世界的认知都是偏斜甚至颠倒的。被蒙骗、被熏染、被诱导、被毒化了几十年,哪里还有独立思考和正确研判的能力?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