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中国2010年上半年数据显示:7月份,来自中国的贸易顺差创18个月来新高,顺差达到创纪录的287亿美元,而来自美国美中贸易逆差6月份高达262亿美元(此数据为8月12日《华尔街日报》《美议员准备寻求人民币新政策》一文),7月份美国失业率维持在9.5%高位;中国出口贸易同比增长38.1%,6、7月份又是中国“出口创汇”的一个新高峰;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全球第一财富集团欧元区已经步出债务危机沼泽,美元兑欧元汇率则已经从最低点的1比1.21欧元上升至1.35欧元附近;欧元第一国、德国统计局最新数据公布,德国第二季度经济获得了的令人振奋的2.2%增长,这是德国自1991年以来、全国从未达到的增长速度。

  与中国相反的是:6月份,美国贸易逆差比前一个月增加18.8%,达到新高499亿美元,创2008年10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依然在后金融海啸中苦苦挣扎,似还无法渡过苦海走上正道,此时转向,是美元与欧元的最佳机遇?美国历史上的最低利率要想在2010年走出低谷、进而调整怕是指望了,若是让中美贸易的数据说话,那么中美贸易的矛盾在进一步扩大和升级,美中贸易的逆、顺差一直是两国“冲突”的根源所在,还需要深度的解析与释放新的压力,而中欧贸易则渐显稳妥更美好的前景,但也需要深化、使之形成合力而发扬光大。——八月,几乎到了虎年的最后阶段,撤出还是坚守刺激,需要当然的正确判断才是,更需要美元、欧元、中元的不懈努力与稳步前行。

  A、中元之两难

  中国7月新增信贷低于市场预期,虽然下半年初银行对信贷控制已相对宽松,但信贷增势趋缓,再次印证了中国经济增长正处减速之中,现在减速对中国经济有更多的麻烦。有观点分认为,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持续下滑,表明上半年央行的系列紧缩政策效果显现,而面对经济后劲不足的局面,政策基调可能更倾向于保增长,加息及存款准备金率上调等货币政策紧缩压力继续趋缓。中国央行7月11日公布数据显示,中国7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328亿元,低于上月6034亿元的增量;1-7月累计新增贷款5.16万亿,已实现全年7.5万亿的信贷目标近七成,也就是今年上半年投放货币比去年同期有所减少。

  现实数据是:7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7.6%,低于上月的18.5%,M2增速从去年12月以来已连续八个月下滑;此外7月狭义货币供应量(M1)增速亦下滑至22.9%.从上述数据分析,中国7月新增贷款不算多,货币投放M2和M1同比增速也非常明显地下降,说明微观经济体对资金的需求出现降温,这也从另一方面证实经济存在比较明显的放缓趋势。那么明摆着,经济减速将是2010年中国经济剩下时间段的可能。7月的经济数据还表明,现在监管层需要重新考量宏观政策的调控基调,否则中国经济可能会面临较大、全面增速回的落风险。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7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4%,延续3月以来增速回落态势。

  中国房地产不管是上、还是下(包括房价、或是规模),都处于中国经济大盘中两难。

  2010年下半期的海内外货币大势是:中元(人民币)依然没有摆脱钉死美元的方式,那么中国货币将继续跟着美元往前走。美国6月份,贸易逆差比前一个月增加18.8%,达到499亿美元,创2008年10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2010年美国贸易逆差,将又可能是一个创举之年,那么美国政府和国会将可能千方百计的寻找填平逆差的任何渠道和来源、方式。美国经济到年底前依然看不到实质性起色,美元将依然保持最低基准利率0.25%的底线运行,那么中元也几乎没有可能进入加息的周期,实施中国央行的货币策略将是:加息、减息都艰难。当前,主要国家货币基准利率为:中元(人民币)5.31%,澳大利亚元4.25%,印度4.25%,加拿大元1.50,欧元1.00%,瑞士克郎1.00%,英镑0.50%,美元0.25%,日元0.10%(此为2010年3月前后数据)。

  B、高速需变轨

  中国政府在10日宣布其贸易顺差攀升至一年半以来的最高位,有走回“出口创汇”的老路。中国出乎意料之外的出口增加以及进口削弱暗示着中国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将有新一轮、更多的贸易摩擦。中国的贸易顺差在7月份攀升至287亿美元,是自2009年1月份以来最高的水平,远比经济学家预测的190亿美元的顺差值要高很多。在6月份,中国公布的贸易顺差值为200亿。出口相比表现强劲的去年同期上涨了38.1%,而进口增长22.7%.

  中国的中央银行在6月19日宣布,其将允许人民币相对其他货币进行更自由的波动。美国和其他国家正期待着此举以提高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但是,人民币的升值至今依然非常缓慢,人民币自6月19日起,相对美元仅仅升值了0.8%.在每个月结束后,中国政府将在两周内公布贸易表现,这使得人们最快地了解了国际需求,尤其是那些中国占据了大量国际市场的消费商品。由于担心发达国家经济“二次探底”,经济学家们上个月曾预测中国出口增长放缓,一些中国公司的决策者仍担心出口在未来的几个月放缓。但中国的贸易事实是,出口与进口依然不能很好的平衡。

  新情况是:除了美国贸易逆差创新高的499亿美元之外,成为全球各国的第一大麻烦。在美国6月份499亿美元贸易逆差中,中国占262亿美元。为此,美国议员正酝酿立法压人民币升值,将美中贸易季节性逆差冲突转换成一种常态以中国货币升值为调节的“游戏规则”。中国重回“出口创汇”老路,进口再成弱势成美国压人民币升值的重要依据。还有一个新情况是,中国的外汇储备现在转头去了日本,日元成中国最新兴投资国,据日本日本财务省当天公布的报告数字显示,中国已经连续六个月大幅增持日本国债,2010年6月中国共增持4564亿日元(约合53亿美元)的日本国债。5月份时,中国的增持数额已高达7352亿日元,这一数字当时已创下2005年以来的历史最高纪录,并远远超过了今年1月至4月总增持的5410亿日元国债的记录。

  3、内外新矛盾

  中国7月份贸易顺差创一年半以来新高,立即增加人民币升值压力。很简单,五月末的G20会议应中国的要求没有涉足人民币升值的讨论,但包括美国在内等发达国家、欧盟、世界银行、以及新兴国家巴西、印度等,都提出了人民币升值的议题,中国贸易再创新高,无疑都有力支撑了人民币升值的可能性;于是有呼声建议,中长期人民币可能有较大变动,令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再度高涨起来。以美国为标志的全球贸易依然萎靡不振,而中国贸易顺差却持续在扩大,可能引发美国加紧向中国实施贸易限制,更重要的是,为其制造强逼人民币升值的机会,不然在2010年度中国贸易为什么会在全球各国屡创新高、屡创新举?

  尽管人民币升值已经翻开了它本身、新的一页,但中国并没有明确说明预期升值的幅度,世界各国都还不知道人民币会怎样升值。但人民币自2005年至2008年的3年内,兑美元累计升值22%,现在还要升值多少才更真实、有意义?由此可见,过去的人民币升值远远未达到预期变动和贸易的结果。与此同时,美元汇价的连续走低表现也影响了人民币升值的步伐。长期而言,美元仍然面对贬值的压力,但对美国的贸易逆差是好事,这种贬值压力不只是对亚洲各国的货币,而是对绝大多数货币都有压力。然而,中国官方公布最新的贸易数据后,即增加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这就是,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步伐将会加快,今年内可能达2%至3%或有更多,2010年底是看美国经济步否出金融海啸的关键时期。

  中国市场则缺少了“市场经济”应有的活力和自我调节修补的功能。一如绿豆或是大蒜、生姜更是其它任何商品都可能都可能是搅乱市场而推到市场的最后一块市场的“王牌”。太依靠政府干预,政府太过于指手画脚,是中国市场风起云涌、不同于所有“市场经济国家”的又一大绝对特色。一个国家整体市场的短缺与紧俏,本属于“计划经济”的套路,是人治的必然结果。试看:哪一个国家可以用绿豆、大蒜或其它商品,就能搅乱一国市场紧俏短缺、滞销整体市场经济的风云变幻?!又有哪一个国家的房地产能成为这些政府的摇钱树、产业的中流砥柱?!

  接下来可能的2010下半年结果是:中国通常是每年第四季度为对外贸易和工业生产增长的最佳时期,2010年怕也不会出现意外。解决中美贸易逆差问题,除非中国政府扩大从美国进口,但按照惯例的进口已经无法使中国对美最大的顺差加以减少;另外,从人民币升值上考虑的话,可能就不一定是美中贸易的个别问题了,因为更重要的是现在欧盟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欧贸易保持平衡又怎样来实施?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疑问、版权使用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联系。)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