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灿辉:质疑中国IT热

  放眼中国信息科技产品市场,手机热、电脑热、互联网热,可谓热浪滚滚,高潮叠加:中国电信最新入选美国权威财经杂志《财富》所评2000“财富全球500强”,前称中国电信的中国移动通讯公司也名列美国《商业周刊》所选200大新兴市场公司的榜首;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近日公布,全国互联网发展迅速,截止到今年6月30日,中国上网计算机有650万台,上网用户达到1690万,网民数每半年翻一番,有人估计2002年就很可能超过日本而仅次于美国。至于那些××国产电脑公司雄踞某大洲某指标榜首、××中国电脑公司豪言它将造就多少个中国千万、百万富翁一类的消息,更是时闻于耳;那些以风险投资和纳斯达克上市为目标的网络圈钱运动,一轮轮轰轰烈烈演绎,其锻造新的“数字英雄”与亿万富翁的各种进展情况和试验报告,目不暇给。

  然而笔者却认为,中国信息产业出现的不是繁荣而是虚肿,甚至可能是引发中国经济危机致命因素一类的严重浮肿。

  ⊙ 中国电信能否撑住老大面子

  中国电信,这是个纯粹由国家和百姓慷慨奶肥的老“独生子女”,虽然现在它穿上了“公司”的外衣并被掰成联通、移动两个小哥俩,但怎么也还是天生的中国信息产业老大,其垄断地位始终难以动摇。对前些年奇高的初装费,曾有多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讨说法没成,近日又传闻中国电信拟变戏法,为平息老百姓对话费以每三分钟为单位计时多收零头的不满,要以分钟或秒计费,零头缩了整头涨,实际话费几乎将涨一倍,据称此举将使中国电信减收340亿。

  这是怎样状态与面孔?让人联想、发人忧思。不管中国电信自己现在有没有真正意识到,它已经被推到市场,中国电讯市场目前因为没有开放仍风平浪静,但一旦WTO市场机器开进中国大门,早已厉兵秣马的各国诸侯,立即就会冲杀进来。即将来临的残酷竞争肯定会把中国电信的水分与泡沫挤干,届时它能否抗得住市场击打,能不能撑住老大面子,它还将为国家保存多少干货亦或是重蹈众多国企破产或被兼并覆辙,现在虽不可预知,但是看着中国电信以目前一副娇生惯养的模样和就要降临的市场风云,我真担心:悬!

  ⊙ 国产手机难分市场一杯羹

  中国的移动电话用户去年迅猛增加,全年净增用户1796万户,年底用户总数达到4324万。北京街头卖手机的已有三步一摊、五步一店的场景。三年前我在日本东京看到的买手机热,也不过如此。不过北京和东京的手机价格大不相同:东京当时一部手机也就是不过几十、上百元人民币,许多公司只要用户提供银行帐号,就免费送用户手机,一个家庭三四个手机,中学生还拿手机当玩具。当时我估计三年后中国移动电话用户应该可免费获赠手机了,现在看看,显然幼稚。除听闻在南京有一次搞了一天买一元钱的手机活动,至今决无免费送手机的卖家。国外淘汰的东西,在国内卖出天价,稍小巧精致些的手机包括国产的,单价都是千元以上。手机裸机根本不值钱,在中国却这么宝贝,这是多么大的利润空间!

  国内手机裸机市场利润被国外移动电话制造商追逐分食。许多像当年用国外零部件组装国产电脑一样的国内手机产商,也想靠前分得一份美食。可是最近《市场报》这样报道,由于目前国内移动电话市场需求旺盛,芯片需求量激增,而相应的芯片国内又不能生产,从而使许多国产手机生产企业和经销商不得不等米下锅或者提高芯片购买价格;雪上加霜的是,许多国际品牌手机生产厂商采取极端的市场手段来打压正处于上升阶段的中国品牌,这些非正常手段主要包括产品大幅度降价和大量采购元器件,甚至是买断某些中国尚无生产能力的关键零配件,从而人为导致市场原材料短缺。

  可见在中国的移动通讯市场里,人家外国资本赚不着你垄断国内电信网络的钱,国内厂家难道还想分走人家垄断技术市场的利润?从国内卖的国外生产手机价格水平看,中国有多少万移动电话用户,就至少已经奉送了国外移动电话产商多少个千倍的人民币。至于中国移动电话用户有没有因用手机而产出和获得相当的经济利益,论单个用户肯定有无数,论全部用户就很难说。

  ⊙ 个人电脑市场几近雪崩?

  国内个人电脑市场之热,最能与国际接轨。许多人称,国内电脑与互联网应用技术差距与美国比只相差半年。其实这只是表现在组装个人电脑的中国公司能应用国外最新技术上,不仅只落后半年,有时还完全可做到同步,比如最新的奔腾Ⅲ或将来的奔腾Ⅳ中央处理器一下线,国内电脑产商和美国的个人电脑产商就会同时推出拥有新CPU的个人电脑。但是拼装个人电脑是甚至连小学生都能照图按部就班完成的事,而在电脑的核心制造技术、关键元件与最基础软件上,中国公司始终未触到它的门槛。在高性能计算机上,国内产品落后人家的时间岂止一年两年、一代两代!那些应用于军事、气象等领域的真正高性能计算机,美国何时卖过给中国?普通的高性能计算机,也还几乎都是外国产品独霸了国内市场。

  目前国产电脑市场一派兴旺景象,然而国内电脑公司,有谁真正摆脱了国际几家电脑硬件(如英特尔、思科、IBM)、软件(如微软)垄断商代理人的面孔或者命运?想想一台国产品牌电脑中的视窗(WINDOWS)软件要付人家几百元,一个中央处理器(CPU)就要付给人家几千元,对着这些在大规模生产后根本就不值多少钱的东西,谁都会明白这国产电脑里有几块钱的东西是中国人的产品!那些极牛气的中国电脑公司,只不过不露痕迹地利用着国人的民族情感,巧妙地赚取自己的那一份利益。这些公司既针对人们的爱国心突出强调了它生产电脑的技术与服务的“国产”性,又针对人们对高科技的体验渴望强调它运用人家技术的先进性,这样国人就被它们高明的宣传打动,高高兴兴买这样的产品。幕后,国产电脑产生的绝大部分利润,以“国产”遮羞布裹着,恭送给外国老板。小头的利润则才是这些国产电脑公司分得的洋财,和洋老板的垄断利润相比,虽可怜巴巴,至少相差一个甚至两个数量级,即不超过百分之几,但还是要比许多国企高多少倍,足以令其他中国人眼红。

  如中国某大电脑公司,用了十几、二十年成就了百万、千万富翁。其实百万、千万人民币,也就是国外垄断公司里经理们一年的薪金加红利,就这点再说得直白些,中国电脑公司只不过换了一种“国产”的名义为洋老板打工。目前挤进这条国产道路的中国电脑公司何止几十家、上百家,以致《中国计算机报》最近慨叹,中国个人电脑市场快雪崩了。中国的这场电脑热的背后,实际是在做下面一道简单的算术题:中国生产、进口与销售多少台电脑,乘以几千至几万,就是老外获得的电脑技术的垄断利润;乘以几百至上千,便是国内电脑产商赚的钱。中国电脑市场的利润就是这样瓜分的。

  再看看个人电脑用户用电脑状况,许多人买的电脑不过成为摆设,许多人买的电脑只是用来玩游戏,许多人用最新配置的电脑其实仍在干只需原来486、586就能胜任的工作。父母为中小学生买电脑,到底提高了多少学生的知识水平和能力素质?国家机关更新与添置电脑,到底提高了公务员多少工作效率?各行业应用电脑,究竟提高了多少社会生产力?在全社会都赶电脑时代这个“快车”的事实面前,这些原本最应该好好细细研究的问题却在一哄而起的电脑热中被遗忘了。电脑热中的这个盲区,是否意味着中国的人们对此失去了应有的清醒?

  ⊙ 中国网络经济何曾显露曙光

  用计算机与通信技术编制经济与社会领域无数似乎立即可以实现的新神话,对人们的未来作出种种预言和承诺,国际国内就是这样炒作互联网、电子商务和通信技术。率先掀起并极力将这场炒作持续下去的,首要的就是微软、IBM、思科等等国际计算机与网络通信技术的主要垄断产商,以及为它们服务、充当作鼓吹手与开路人的它们的政府。带着高科技的光环,微软、IBM、思科的总裁一趟趟往来中国及世界各地,为信息高科技神话传经布道,拜会政府首脑、作高层演讲垂教;戴着世界最强国教主冠冕,美国总统、副总统躬身参与,为迎接信息新世界的到来设坛作法,表示政府决心和制定发展规划。信息高科技的新福音,如“信息高速公路”一类计划、《未来时速》一类作品,从美国纷纷出笼,传播世界;世人于是开始由好奇惊讶到议论认同并终于接受企盼这创造人类美好未来的新上帝。

  自从杨致远的雅虎(YAHOO)被支持上市,一夜之间他就成为亿万富翁,网络与电脑垄断商的预言与许诺便有了活生生的例证。许多人马上意识到新上帝需要一大批成为亿万富翁的新使者!这使许多与杨致远有同样才智的人们,从中看到了迅速发达的机会和希望,于是爆发了搞网站致富的网络圈钱运动,这运动激烈刺激、精彩纷呈。是啊,新科技给人们带来的希冀、幻想与诱惑,在美国教主们的启发下,电脑、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怎能不成为世界性热潮,处身这潮流中,又有谁甘于落后!

  在国内,从美国传来的新福音,深入了多少人心中!互联网圈钱运动的勃然兴起和全民上网的激情焰火熊熊,国家与网民的钱于是滚滚从硬件软件的购买与升级中、从上网联机中流进那些传播新福音的电脑网络设备商、软件商和电信公司等垄断者的腰包。美国源源不断的获取着中国等国家的计算机、互联网、移动通信设备技术的巨额垄断利润,营养着自己似乎将摆脱经济危机周期的“新经济”。国内垄断电信网络的公司,借此沾了些光、发了些财。而实际那些经营网站的,到底有几个真的赢利?曾是代表网络经济最成功案例的美国亚马逊正夕阳西下,而中国的绝大部分网站现在也哀叹自嘲:瘦了自己、肥了别人,本想作盖茨,实际成雷锋。电脑网络新经济,在中国何曾有曙光显露?

  计算机、互联网络到底提高了多少中国社会的经济效率,现在国内没人能说清楚。国际上对它们于经济的作用,学者们则众说纷纭,乐观的把它吹上天,悲观的则说纯粹是误会。在个人的消费电脑与上互联网方面,我了解的大多数人,大部分上网与用电脑的时间是游戏、消遣。“政府上网”热热闹闹,但是出炉的绝大部分政府网站形同虚设,看不到有何实际应用价值。我感觉互联网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虽然还没有人量化和评估它能带给社会多少真正的福利,但是这种生活方式无疑是一种高消费的东西,这种生活方式已开始过早与过度地诱惑、冲击着经济技术能力并未成年的中国社会,特别是对照在国内电脑与互联网最热的这些年头里,美国是持续增长的“新经济”而中国经济却是连续的不景气,我的这种感觉就尤其强烈。

  ⊙ 中国信息产业亟需“注血”

  在国家没有信息科技产业核心关键技术的开发制造与竞争能力的时候,中国信息产业繁荣的真实图景是:在由国外电信、电脑、互联网软硬件垄断产商掀起的信息时代电脑、网络、移动通信的疯狂炒作中,国人的钱汹涌澎湃流向国际电脑网络通信技术垄断商的腰包和金库,国内电信公司坐享电信网络垄断利润,国内名牌电脑公司赚得少量国外垄断商代理佣金,而陷入互联网与电子商务预言与梦想的众多网站经营商则苦苦支撑,为人作嫁。因此,中国信息产业呈现的繁荣,实际是由于中国在信息科技领域落后而导致血被抽去、水被注入的浮肿。如果不早日结束中国信息科技被人垄断的这种状况,中国的经济社会依旧由人如此抽血,中国自己真正的信息产业乃至全盘经济整体终将颓然倒下,加入WTO后也只能是信息产业市场更好地由人宰割。

  改变这种命运的唯一出路,就是必须像当年中国必须拥有自己的核弹与卫星一样,中国尽快开发具有自主产权的可与洋品牌匹敌的CPU、计算机操作系统、通信技术标准等关键核心的信息科技产品。中国人需要最高速的互联网,需要最新电脑和最好的移动电话,需要一切最前沿的高科技产品;但是如果中国自己不具备足够的开发与制造能力,那么中国人将永远在外国垄断的这些高科技产品的迅速更新换代与升级中疲于奔命,中国的经济将永远在梦想与希冀中被抽去血液与注入水分,深重的金融经济危机时刻可能随时会降临我们头上。

摘自《华声月报》十一月号

  作者:詹灿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质疑中国IT热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