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

  各位想一想,中国人的日子过得难不难?难!可是我问你,为什么这么难?到底是怎么啦?说到这个我就不写不快。下面是我的新书《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的序言,以先飨广大网民。

  ·不是我们的干部不聪明、不能干,是他们奉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原则

  ·30多年的改革开放后,我们的收入和其他国家相比差距越来越大

  ·美国几乎什么都比中国便宜

  ·我们的小菜贩子卖个菜还像玩股票一样

  ·现在连吃个饭都不能安心了

  ·年轻人还有什么方式可以出人头地?这个社会给年轻人往上爬的机会了吗

  ·医改成功的关键是必须斩断医生和药厂的挂钩

  ·我们是几乎唯一不怎么替老百姓建设经适房和廉租房的国家

  ·重庆模式让我燃起了一丝的希望

  ·威逼利诱,美国拿走了我们8 000亿的新能源市场

  在中国做事难,做人难,过日子更是难。中国经济的问题错综复杂,老百姓怨声载道。不是我们的干部不聪明、不能干,而是他们在作决策的时候总是只看到表面现象,奉行的原则也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从来不去想怎么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本质的问题。我认为这种为官心态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干部的权力傲慢,这些干部总是更愿意比较简单地透过“严打思维”从表面上解决问题,例如打压房价、要开征房产税等就是最好的例子,最后就只能落得老百姓的抱怨。

  其实老百姓关心的话题是非常具体的,说白了就是收入低、物价高、看病难、上学难、住房难等等。我特别挑了十六个大家最关心的话题,我认为,这些问题之所以解决不了就是因为政府根本不理解这些问题的本质是什么,而只是简单地根据表面现象作决策。其他泛泛而谈的书不同,我对每一个话题都深入地探究了最根本的本质问题,只有了解了本质,才能真正釜底抽薪地解决老百姓关心的问题。

  第一部分呢,我想谈一个我们每个老百姓都关心的话题,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生活这么难。我们的老百姓总会面临几个难题,似乎还都很难解决。

  第一,为什么我们的收入这么低。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后,我们的收入和其他国家相比差距越来越大了,我们工作不努力吗?我们不够节俭吗?都不是,那我们这个经济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第二,为什么我们什么都比美国贵。你可能不相信这个题目。但是我告诉你,做美国人实在太幸福了,人均年收入四万美元,我们呢?才几千美元,而且美国几乎什么都比中国便宜。我不知道我们到底怎么治理经济的?实在难以理解,我们的经济到底怎么了?

  第三,为什么我们的蔬菜这么贵。这已经不仅仅是大蒜和绿豆的问题了,而是一般蔬菜价格也像股价一样大幅度的变动,搞得这些小菜贩子卖菜像玩股票一样。在老百姓承受痛苦之余,不禁要问我们的农产品市场到底怎么了?

  第四,为什么我们的食品这么不安全。现在连吃个饭都不安心,我找了地沟油的例子给各位做个解读,这个例子看得我到现在还惊魂未定,这已经不是一个政府监管不到位的问题了,这些商人黑心黑到了这个地步,我们的社会道德出现什么问题了?

  第五,为什么我们的产品这么不靠谱。最近霸王洗发水事件和云南白药事件酿成轩然大波,还有三聚氰胺竟然也死灰复燃,毒奶粉又在一些省份上架销售,这实在让老百姓的日子过得胆战心惊,我们不能说政府事后对这些事件的处理态度不严厉,可是我们想知道,我们对食品药品的监管到底怎么了?

  第六,为什么我们的年轻人没有出头机会。电视节目《为爱向前冲》、《非诚勿扰》、《我们来约会吧》继《超女》、《快女》之后,在内地也搅起了惊涛骇浪。一群扮演卫道士的伪君子趁此天赐良机,争先恐后地挥起道德的巨剑指向我们以年轻人为主的节目嘉宾,说他们现实、拜金,喜欢走捷径。在我们无情批判他们的背后,一个重大问题悄悄浮出水面了——年轻人如果不靠这种方式,那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让他们出人头地吗?我们这个社会给这些年轻人往上爬的机会了吗?

  2004年的时候我就批判过某些改革,这些改革搞得我们老百姓的日子更难过,有很多人不都说嘛,咱老百姓是医改之后看不起病、教改之后上不起学、房改之后住不起屋。六年过去了,现在看来情况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善。但是今天的大环境和2004年完全不同了,我们政府的改革思路能有突破吗?

  所以第二部分我想谈一谈为什么医改、教改和房改这么难。

  第七,为什么我们的医改这么难。全世界的医改都很难,这不是我们中国的专利。但是2010年美国的医改正式推出之后,我觉得它可以给我们一个全新的启发,那就是医改成功的关键是必须斩断医生和药厂的挂钩。而我们广东高州的医改竟然一不小心就符合了这个思路,这是值得我们做深刻思考的。

  第八,为什么我们的教改这么难。以实际经验来看,大陆、香港、台湾一国三地的教改各有特色,大陆的教改是属于重度偏离的那一种,和台湾教改的失败经验差不多。但是香港几乎无为而治的教育体系,竟然成了大陆、香港、台湾三地中最成功的典范。这绝对不是因为香港人比较聪明、比较会改革,而是因为香港除了继承了英国统治时期的制度之外,还孕育了一个特殊的经验,那就是“在香港,如果想做事,就什么事都做不成;如果不想做事,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因为这种“无所事事”的经验,让香港保留了英国统治时期流传下来的优秀治学理念,这也是为什么它倒成了成功的典范的原因。

  第九,为什么我们的房改这么难之一:火山理论。中国虽然是全世界硕果仅存的几个社會主義国家中的一个,但却是全世界几乎唯一不怎么替老百姓建设经济适用房和廉租屋的国家,我反而发现这成了资本主义国家的专利,他们普遍做得比我们好,例如新加坡和继承了资本主义的中国香港。我利用“火山理论”来解释了中国房地产和中国政府房价调控政策的本质,同时又透过理解美国房产税,来解读中国房产税的误区和严重后果。

  第十,为什么我们的房改这么难之二:重庆模式。2010年6月2日,中国七大部委联合推出的重庆模式让我燃起了一丝的希望,我在这一部分向各位特别介绍了这个模式。

  在第三部分,我想谈一谈为什么我们的企业过得这么难。

  第十一,为什么中国的企业活不下去:富士康悲剧。富士康十三名员工跳楼自杀的事件震动了全中国的老百姓。可是富士康的悲剧根本不像媒体所报道的血汗工厂这么简单,我们完全忽略了富士康背后的黑手——苹果电脑,其实它才是真正的元凶。苹果操纵了富士康的命脉,而类同苹果的其他欧美亚洲的产业资本也同样操纵了像中国富士康一样的千千万万的代工厂的命脉。富士康事件不是富士康一家企业的问题,而是中国所有代工企业的问题。让我们透过富士康拨开中国代工业的悲剧内幕吧——他们实在过得非常难。

  第十二,为什么中国的企业走不出去:吉利收购沃尔沃。吉利收购沃尔沃同样震动了中国老百姓,正如李书福所言,他这个农村青年竟然娶了一个比他还要高大的北欧美女。我实在不知道李书福娶的到底是美女呢,还是数度被男人甩掉的弃妇。我觉得李书福这位农村青年还真的比不上那位北欧美女的前任老公——福特汽车。我实在看不出吉利和沃尔沃的婚姻有什么成功的可能。此外,这位北欧美女的七大姑八大姨(指工会、产业协会)等等还特别凶悍,我实在难以想象一位像李书福这样的农村青年怎么能够应付得了这个复杂的大家庭。吉利走出去的困局不单单是吉利的问题,还是所有想走出去的中国企业的问题,例如上汽收购韩国双龙、首钢收购秘鲁铁矿,不都是家庭不和的大悲剧吗?我们的企业真可以说是一批批地走出去、一批批地倒下,为什么中国企业走出去就那么难呢?

  第四部分我想谈一谈为什么我们的环境这么糟。

  我们国家2010年的政策可以说是完全被误导到了节能减排的领域。我在《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2》一书中就清楚地告诉各位,气候变暖这个议题就是个惊天大谎言,欧美国家透过这个伪命题,成功地把我们国家的政策转变成节能减排了。虽然我不否定节能减排的重要性,但是今天中国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节能减排,而是垃圾围城(第十三,为什么我们的垃圾危机这么严重)和水资源短缺(第十四,为什么我们的水资源危机这么严重)。如果这两个问题得不到解决的话,几年之内就将造成我们没办法承受的可怕后果。

  最后呢,我谈论了为什么政府处理国际事务这么难的问题。这是个非常重大的议题,因为这个如果处理不当,后果会很严重,会对我们老百姓和企业造成特别大的冲击。

  第十五,为什么美国人这么不讲理。2010年的5月份美国组建了由大大小小200个高官组成的代表团,来参加“第二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这次对话的结果是让美国透过汇率大战,用威逼利诱的方式,拿走了我们8 000亿元的新能源市场,想一想,难怪美国要来这么多人,利益驱动嘛!

  第十六,为什么德国人这么不讲理。2010年的7月份,德国代表团在女强人总理的带领下,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和企业家都来了,他们总共包三架飞机,想到美国代表团的例子就让我又有种不祥的预感。结果还是不出我所料,德国又透过和美国类似的方式拿走了一大堆让中国人感到痛心的“以市场换技术”的合同。

  我们的日子到底怎么啦?为什么这么难?在透彻分析这些问题的本质原因的同时,我也简单地介绍了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在这些问题上的做法和经验。各位一定多看多思考,当然包括企业家和官员。

  来源:http://xianpinglang.blog.sohu.com/159736984.html

  作者:郎咸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ich 说:,

    2010年09月16日 星期四 @ 12:50:07

    1

    什么狗屁文章,郎博士又在放屁了。
    中国人的日子过得难不难的主要原因:
    1、中央政府按照增值税的17%把加工企业的利润几乎全部都部刮走了。请你算一算如果企业的毛利是30%,交完17%的增值税,企业还有多少利润?然后,地方政府还要从企业中收取33%的所得税,这样企业还有利润吗?如果郎博士认为30%的毛利太低了,那只有电信和石油等垄断企业,才能漫天要价,加工企业基本上都是下游企业,无法靠行政权力进行市场垄断。
    地方政府为了生存,除了收取33%的所得税意外,还得要制定非常多的“乱收费”项目,因为中央政府拿得太多,轮到他们再拿的时候已经是所剩无几,必须要把收费范围扩大,他们才能生存。房地产是地方政府最大的收入来源,但房地产价格一升高,加工企业和老百姓的生存就会越来越困难。
    2、中国企业出口产品,价格基本上不是企业制定的,而是由那些假洋鬼子定的。比如某纺织厂出口产品,因为企业不能直接派人到国外做生意,那只能通过国外代理商来做交易,这些国外代理商大部分都是假洋鬼子,他会勾结出口企业的老板,把价格压得低低的,或者故意先不卖,把产品压在仓库里,让企业每天都要交压仓费,逼得企业最后还是要降价。很多国内的纺织企业就是这样被假洋鬼子搞垮的。那么,企业出口产品不经过假洋鬼子可以吗?——不行!因为,那些假洋鬼子大多数都是当年中国政府以政治目的派出去的商人,他们虽然已加入外国国籍,但一直都是为中国政府服务,如荣氏家族,也许中国经过多次改朝换代,他们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商人,但他与政府的特殊关系还在。另外,如果企业自己派人出去进行贸易,企业和国家更不相信你了,谁知道那些被派出去的销售员,是替企业办事还是替自己办事,因为,出了中国边界,中国政府就无法控制你了。
    3、中国是一个进出口都进行控制的国家,企业进出口产品必须要经过中国进出口公司,但实际上现在的中国进出口公司基本上对出口企业并不怎么管了,他只管大量卖出口证书和报关证(表格)来赚钱。由于中国还是一个外汇管制的国家,政府最需要的就是外汇,对于价格谁能管得到,如果中国的企业不能派自己的人到国外去做生意,出口价格从何谈起。尽管如此,中国政府把企业出口产品赚来的外汇,全部装到了自己的口袋,然后大量印刷一堆废纸塞到出口企业的口袋里。这样,中国企业的出口,就相当于出口到中国政府的口袋里,既然中国政府口袋里的钱只进不出,郎博士何以认为,是美国人在剥削中国人。对于中国政府的口袋里为什么要装这么多钱,我想12个郎博士也无法解析清楚。我只能告诉你——这是政治需要,不是人们需要。
    读者有时间最好去读一读王晓阳博客中的《骗子郎咸平的三大法宝》的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6d5860100l6vu.html。

    回复

    icely 在 九月 17th, 2010 00:42:53 回复:

    我不赞成上面的回复,不过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狼教授提的问题是很客观的,你回复的几个原因不是深层次原因。或者只能算是内忧,但是zf里面的gy很多人找了美国baba,最简单的,美国人只要喊一声,你们不听话,我把你们的海外账户公告出来,zf就想乖孙子一样把国家利益出卖出去了。很多浅显的道理这么聪明的中国人不明白吗?不是。但是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几千年来从来不缺乏卖国贼子。而现在尤甚而已。gwy大量一名海外,拿绿卡、枫叶卡、。。。还能指望他们干什么呢

  2. ich 说:,

    2010年09月16日 星期四 @ 14:40:11

    2

    郎博士,您好!
    您的文章实在不敢恭维,难道中国人穷的原因就是因为美国人剥削中国人造成的吗?不是这么简单吧?
    我认为,中国人的日子过得为什么这么难的主要原因:
    1、中央政府按照增值税的17%把加工企业(中国80%的企业属于加工型企业)的利润几乎全部都部刮走了。请你算一算如果企业的毛利是30%,交完17%的增值税,企业还有多少利润?然后,地方政府还要从企业剩余的利润之中收取33%的所得税,这样企业还有利润吗?如果郎博士认为30%的毛利太低了,那只有企业个个都可以成为像电信和石油等垄断企业,才可能像老百姓漫天要价,而加工型企业基本上都是属于下游企业,无法靠行政权力进行市场垄断。
    另外,地方政府作为一个政体,官员也要生存,他们的生活来源除了从收取的33%所得税中提成之外,还得要制定非常多的“乱收费”项目才能勉强够铺支,因为中央政府拿得太多,轮到他们再拿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他们必须要把收费范围扩大才能生存。其中,房地产就是地方政府最大的收入来源,但房地产价格一升再升,加工企业和老百姓的生活就会越来越困难,所以,中国政府一直拉不动内需。
    还有,中国的每年财政收入增长速度远远高于GDP的增长速度,那么这个速度差是怎么来的——是政府克扣老百姓的口粮产生的。再有,除了中国政府公开的财政收入之外,还有与之相差无几的灰色收入并没有包括到财政收入之中,估计今年中国政府的灰色收入高达9万亿。
    2、中国企业出口产品,价格基本上不是企业制定的,而是由那些假洋鬼子定的。比如某纺织厂出口产品,因为企业不能直接派人到国外做生意,那只能通过国外代理来进行交易,这些国外代理大部分都是假洋鬼子,他会勾结出口企业的老板,把价格压得低低的(然后给老板回扣),或者故意不卖,先把产品压在仓库里,让企业每天都要交压仓费,逼得企业最后还是要降价。很多国内的纺织企业就是这样被假洋鬼子搞垮的。那么,企业出口产品不经过假洋鬼子可以吗?——不行!因为,那些假洋鬼子大多数都是当年中国政府以政治目的派出去的商人,他们虽然已加入外国国籍,但一直都是为中国政府服务,如荣氏家族,也许中国经过多次改朝换代,他们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商人,但他与政府的特殊关系还在;另外,如果企业自己派人出去进行贸易,企业老板和中国政府就更不相信了,谁知道那些被派出去的销售员,是替企业办事还是替自己办事,因为,出了中国边界,中国政府就无法控制你了,他们跑了怎么办?
    3、中国是一个进出口都要进行控制的国家,企业进出口产品必须要经过中国进出口公司,但实际上现在的中国进出口公司基本上已经对出口企业不太怎么管,他只管大量卖出口证书和报关表来赚钱。由于中国还是一个外汇管制的国家,政府最需要的就是外汇,对于价格谁能管得到,政府并不关心这个,如果中国的企业不能派自己的人到国外去做生意,出口价格从何谈起。尽管如此,中国政府还把企业出口产品赚来的外汇,全部装到了自己的口袋,然后大量印刷一堆废纸塞到出口企业的口袋里。这样,中国企业的出口,就相当于出口到中国政府的口袋里,既然中国政府口袋里的钱只进不出,郎博士何以认为,是美国人在剥削中国人,货物还没进行过交易,单凭中国政府口袋里的钱的数目,就能说是美国人剥削中国人吗?只有中国政府把口袋里的钱换成货物运会中国之后,才能证明,亏了,还是赚了。难道中国政府把口袋里的钱弄掉了,也算在美国人的头上吗?
    对于中国政府的口袋里为什么要装这么多钱,我想12个郎博士也无法解析清楚。我只能告诉你——这是政治需要,不是人们需要。
    读者有时间最好去读一读王晓阳博客中的《骗子郎咸平的三大法宝》的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6d5860100l6vu.html。

    回复

  3. A 说:,

    2010年09月17日 星期五 @ 01:36:14

    3

    请不要混淆视听。即便美国象某人说的那样,我也不觉的有什么问题,为国家利益而耍阴谋诡计有何不当?反倒是把寻求国家利益的美国政府和出卖国家利益的某zf相提并论是否有混淆视听之嫌?是谁更不应该?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