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峰:用什么来铭记“九一八”

  ——当国耻日祭奠遭遇钓鱼岛事件

  每一次的祭奠都包含着血,花圈和挽联背后,“勿忘国耻”的钟声依然在昭示着一个民族的希望和未来还是沉痛的堕落?

  “九一八”事件已经过去七十九周年,社会大变革下我们的生活已经今非昔比,昨天之峥嵘伴随着尘嚣消逝,而民族凝聚力愈加苍翠繁茂。我们如何将最淳朴的铭记灌注时代的精神血液,而不仅仅是对过去无知的纪念和任凭民族主义的旗帜高扬,最终酿就民族愤青的悲惨局面。

  9月7日,我国捕鱼船在钓鱼岛附近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发生冲突,随即我方船长被捕并面临十几天的监禁。在所谓的敏感时期发生的敏感话题又一次成为时代青年的口舌,于是,所谓的反日情绪再一次高涨起来,再一次的游行示威,再一次的抵制日货,我想也只能是再一次的偃旗息鼓,和再一次的无奈决绝。

  瞥一眼资料,所谓钓鱼岛问题,中方一直强有力的证据便是《浮生六记》,用一本基本上中国人不读,日本人读不懂的书来宣誓中国队钓鱼岛的主权问题,而日本在二战后将冲绳等岛屿交与美国代管,美国在1970年通过《旧金山条约》将此地区岛屿交还日本,这也是所谓的日本对其主权之争的由来。细细看来,各自所持观点从来不曾有过相交之处,如是我同意你讲话的背景,但是话放在我这里不适用。于是,中方不止一次的拒绝对《旧金山条约》合法性的承认。

  钓鱼岛之重症在美国,代宇先生如是认为。没有美国的明确态度,钓鱼岛的争端可能还会无限期的延续下去,而那些自认为深谋远虑的领导人意图将问题的解决方案交付给子孙后代的做法也便可以近乎得意的得逞。

  如果措辞强烈的交涉、严正抗议、敦促能够解决问题,那日本的巡洋舰有什么用处?难不成日本也相信你的金口玉言,以为动辄千金?除了吓唬自己人,好像还没有谁可以吃这一套。

  如是中国的年轻人,如我一般的都被时代的主流群体所鄙视了。最近上网看到群聊天记录到处充斥着反日情绪,我不认为反日不对,但是恰如我的担忧,我只是惧怕我们不是一个会反思的民族。

  姜文的《鬼子来了》在大陆禁播,无可非议。或许广电总局的人们都没有听一下姜文的陈述:面对恶人,我们不能无端的报以善良。说白了,那些作为一个希望发展的大国的自诩,要清楚日本是你们所要迈过的第一一道门槛,如果这都要苟且为之,那么把剩下的高傲的口号当做大时代下放的一记响屁吧。

  我们反思日军侵华,时代的刽子手会告诉我们日军的种种暴行,然后让我们进行自我阉割和自残。我们反思日军侵华,许多标榜的时代民主斗士会告诉我们八年抗日我们死了两千万,而三年自然灾害饿殍遍野何止两千万人口。五十步笑百步的笑话从来没有停止过,在内外夹击的无知无欲无求的可怜的悲悯的,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要拖家带口的在社会大好形势下依然执着于房奴、车奴,执着于不吃日本料理,而选择地沟油、注水肉、苏丹红的时代青年们啊,你们的眼光可在别处?

  在大时代背景下,群众游行示威活动也来得如此猛烈,在日本驻中国大使馆,义愤填膺的群众表现出大英勇和大无畏,在被政府划定的区域内叫嚣着,挑衅者,当我们把中国政府对此行动的默许当做是一种伟大的进步之时,他们发出的是弱国的尊严还是时代的呼声?

  当日本海上防卫厅的军舰驶入钓鱼岛的时候,我们大陆的保钓队伍依然自筹资金,租用民船英勇无畏。当官方发言人站出来说钓鱼岛是我们的领土的时候,我们近乎期盼的看到了所谓官方远去的背影。垂足顿胸的人,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民间。

  前不久读到一个资料,我们国家大型军舰的无缝刚才几乎全部依赖于进口,可见中国的综合实力还需要怎样的提高。在浩浩荡荡的生产大军中我们需要从哪里看到希望?谁还在希冀用弹弓和石头对日本的坚船利炮开战?

  用什么来铭记“九?一八”?“九?一八”,不只是一个名字。祭奠,也不只是一朝一夕。如果没有反思,没有前进,那么我们经历无数次祭奠,燃烧无数次花圈,鞠无数次躬,只能是我们得软骨症,甚至于一俯身而再也挺不直自己的腰。

  在时代价值观念倡导下和民族主义大旗下成长的青年们,让我们更加关注自己切实的成长,关注时代需要我们养成的正道骨格,从此而后,我们的国家,自然伟岸挺拔。

  2010/9/18

  作者单位:西南科技大学

  作者:朱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用什么来铭记“九一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