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心:中国政治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

  本来很有些灵感,但那是昨天,一觉醒来,还好,记性全没了,但写在手上,似乎还是有点文章出来。

  昨天看完<政治经济学>,说真的,我的很多知识都是从书里来的,并没有太多实践。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用,就事论事吧!昨天书最后的几页说,资本主义就是生产过剩,最后产生消化不良,不可避免的产生通货膨胀,而爆发社会危机。此使我豁然开朗,要不我还一直以为为什么会爆发经济危机,金融危机。这是很正常的,凡是奉行资本主义都不可避免会遇到这个问题。大量的资源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必然会爆发危机,虽然资本主义能很快并很有效的积聚资源并生产,大大超过小农经济并超越封建时固步自封的经济体。使经济在18世纪,19世纪迅速发展,但资本主义是以什么生存的,就是以发展生存的,而市场是有限的,当生产超过市场的时候,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危机爆发。而且社会是公平的,不可能会出现大部分的资源由少部分的人掌握。资源的掌握不平衡诞生了苏维埃。至于苏维埃的那些事就不说了,那是人尽皆知。

  其实我前面说的也是但凡学习了政治经济学的人或学了资本主义的人都知道的常识,但我却在最近得知,实在汗颜,且是我的认识,一定还不全面。说出来的话只因为刚刚学习得到,觉得有种刺激神经的东西,写出来舒服点。结合以前学的,返观到现在的中国,似乎可以对以后中国的走向和出路有点感觉。马克思学说的诞生是为了使人类出现公平的一种博爱的心,在这点上我是很尊敬的。但是也是必然。像欧洲那样的垄断资本主义这么下去,迟早要出事,只是早晚问题。传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结合中国那么多的农民,诞生了新的中国。但是社會主義或说共产主义在中国是一定会失败的,为什么,中国还没经历过资本主义的高速生产,就直接过渡到社會主義,形成共产主义。还有就是社會主義的最高形式还未必就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也许只是斯大林自己想出来的也说不定。中国在经过斯大林式的大跃进式的生产之后,浪费严重,也明白是不行的,但不死心,仍不断试验,什么修正主义,改良主义都出现了,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为以后处理政事也奠定了一定的经验。但根本的矛盾没解决,就是公共生产的乏力,激励的无力,造成生产疲软。生产的断裂造成后续的无力,造成国家的整体贫穷。虽然现在中国仍在试验社會主義,比如华西村,这样好点,不是以全中国作为试验的目标,否则稍有差错,则损失惨重。鄧小平上台实行改革开放,实行私有制,且不说多种制度共存,比如公有制,合营,股份制等等。资本主义在中国开始盛行。于是中国国力迅速提高,借助招商引资,中国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很多人借此发了大财,因为那个年代,就是卖狗屎都赚钱。中国出现很多富翁,贫富差距拉大。资本家,先这么称呼吧!因为从来都这么称呼,只是说资产上了一定的程度才叫资本家,现在叫资本家是个异类,因为有一定资产的人很多。资本家为了赚更多的钱开始更加积聚更多的资源,开始更大规模的生产,于是赚的钱再用来投资,更大更大规模的生产。于是中国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物质更加丰富,丰富到超过人们消费的能力,出现滞胀。人们的消费能力跟不上来,生产的东西卖不上去,于是整体提高工资,可无论怎么提高,人们的消费能力还是跟不上生产的能力。因为奉行的是资本主义,资本家不会因为人们消费能力上升了而停止生产,只会生产更多,因为想赚取更多的利润,于是矛盾产生,物价上涨,社会道德伦理败坏,再加上中国是专制国家,权力导致垄断,更多的资源垄断在权力手上。国家掌握了太多的资源,而不是人民。生产和消费的矛盾因为通货膨胀,资金越来越多,不是越来越富,而是越来越危险,极有可能产生经济风暴。而中国不同于欧美等国家,中国是专制国家,那这样产生的危机和欧美等国就会出现根本的不同,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现在中国就处在这么个十字路口。其实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就知道会有今天,为什么,因为中国是社會主義国家,且不说中间那段曲折。但中国知道资本主义后的社會主義,所以中国知道会遇到今天的两难境地。但那个时候不改革就意味着死亡,所谓开放是死不开放也是死,鄧小平毅然决定开放,这是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比如吃一碗有毒的饭,吃是死,不吃马上饿死,我想明智的人肯定都会吃。中国改革开放到了今天已经30年了,毒饭终于开始显现出毒性来。而当时中国高层是理性的,执政能力是没被腐蚀的,而今天的中国是否还有如此强的执政能力,或者说如此纯正的执政能力。现在的中国的执行能力都伴随着很大的铜臭味。中国不可能再有进行文革时的那种说一不二的执行风格,也就是说中国已经从命令式执行变成了协商行执行,中国政府已经不可能撼动资本主义在中国的生根发芽,因为30年前的放逐就意味着今天资本主义的非常强大。社會主義不再是中国高层想的就可以的了,那时大不了可实行共产主义。现在的中国从里到外哪怕高层,高层的高层在做出这样决定的时候都是慎之又慎。如果处理不好,就是社会危机,就是经济危机,就是政治危机,极有可能威胁到政府统治的根本。中国已经受资本主义控制,或说胁迫。老毛当年就是看到这一层,才极力打击资本主义,妄图把资本主义完全消灭在萌芽,但老毛一人之力岂可阻止人类生产的进步的必然,别说老毛,任何人都做不到,老毛也只阻止了十年。所以中国迷茫,中国不知所措,一味想借助民族主义找到中国的根,找到中国的信仰,因为一个国家是需要信仰的,就是信念,是方向。在中国迷失方向的时候只有寻求最根本的东西,就是民族性,中国不再是社會主義国家,也不是资本主义国家,因为中国从来就没承认过资本主义,这么多年了,还动不动就喊打喊杀。所以中国是民族主义国家,民族主义是很危险的东西,带有偏执性,但有独立性,也带有反叛性。借助民主主义保护国家政权的权力实在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现在中国从下到上或从上到下都是资本主义和官僚主义的结合,再不是社會主義。

  但资本主义的最高形式是社會主義,我认为也确实是有道理。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是资源是有限的,他不可能使大部分的资源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这种不平衡是难长久维持下去的。现在社会,经济上都出现很多合营,先人说过,也不记得是谁说的来着,这就是社会化,资源向社会化的初级形式,以后逐渐扩大,逐渐普及社会,就是社會主義,大理。但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任何一个制度的过渡都是经过几百上千年的逐渐转变。所以中国的生产方式的改变必然是一段非常长时间的逐渐的改变。但很多福利政策的出台,诸如美国的遗产税的产生都在很大程度上瓦解资本主义,向着社會主義的变化。中国政府既然阻止不了资本主义,就只有随着资本主义并社会的发展和变迁向着前走。而这涉及一个权力分配问题,权力也是资本主义,因为带有垄断性和积聚性,且还有复制性,只是说换个角度去看。如果资本主义以后要垮台的话,要退出历史舞台的话,权力也同样要退出历史舞台,不光只是集权与分权的问题,而是时代演进。资本主义产生的根本矛盾就是大部分的资源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而权力产生的是同样的事情。大部分资源可能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上,国家的权力一定要掌握在人民的手中。这就是现在中国面对的不可回避的问题。再加上现在贫富差距的很大一部分就出在权力的垄断性上。奉行马克思主义的政府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事情。无论从经济上,制度上还是政治上,还权于民都是历史潮流。因为权力的集中和人民各自为主并越来越有主见的心理是有天生的根本矛盾。资本主义产生的是私有制,也就是说产生的是和政府不一样的个体,在资本主义盛行的今天,这么多个体的出现,都在瓦解集权。所以政府在实行很多政策的时候采取的是协商。资本主义天生就是瓦解集权的克星,当然指的不是垄断资本主义。个体的出现出现各自为主的思想,产生新的文化,产生文化新的盛行,再由此产生新的更有主见更独立的个体,这样的个体产生更新的文化。于是人们各自独立却必须联合,如何联合,奉行道德,只有奉行道德才不会产生矛盾,人们之间是平等公平的,互相之间不是上下间的关系,而是平等的。这是资本主义盛行产生的独立下的不互相依靠的一种思想。思想的泛滥就会严重影响政治,使政治的实行采取的公意而不是领导人一个人的意思。协商型社会产生协商型政府,政府职能的转变产生制度的转变。党禁打开只是时间问题。

  在资本主义向着社會主義前进的过程中,就必须使一切集中的东西逐渐向整个社会转变。中国政府放开资本主义,就是为了向着以后社會主義的方向走,这是中国政府的最高理想。可走着走着发现自己在变,连理想都在变,于是寻求民族主义,中国已经不是社會主義国家,而是民族主义国家。这是我前面说过的。如果如此,则国家危险,民族主义是排外的,是保守的,是堕落的,是固步不前的,相对来说,必定带来沉沦,腐朽和死气沉沉。加之各种矛盾,必定忧患重重。如果要走向社會主義就一定要改革,完成共产党交给的历史任务,开放党禁,让其他的党共同参与国事,如此,也就是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會主義”,把集中的还给社会,把权力还给人民。牺牲自己而来走向社會主義。如果做不到,其实就是为了撰取权力,而不是为了发展资本主义而走向社會主義了。丢不掉权力,作为保护权力走向民族主义,国家危机重重必定开始于此。

  写到这吧!累了,真的,写文章是很辛苦的事情。别看有很多学者如何出名,如何风流,只是不知道写文章,文笔的辛酸。这篇文章写得我头晕沉沉,所以很累。此系论文,不属于杂文。

  作者:刺心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中国政治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wxy 说:,

    2010年11月14日 星期日 @ 08:29:20

    1

    此系论文?实在不敢恭维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