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迟到的回想

  由于多日事忙,故本文迟至今日才发出。本文所针对文章《美国朝鲜战争纪念碑前的思考》。

  看了该文,我感到深深的遗憾和悲哀。从作者的字里行间,看得出作者已在美国生活多年。虽然从表面看,作者是在看了美国朝鲜战争纪念碑后,开始对自己过去在国内接受的朝鲜战争史观发生了疑问,甚至是彻底“改观”,实则是作者多年来身在美国吸收的深藏于内心的美国意识形态及美国思维方式的不经意反映。可以说,美国意识已深入其骨髓了。

  虽然作者声称“熟读课文《谁是最可爱的人》”、“看了无数遍电影《英雄儿女》”、“哪怕是在美国打工,我们只要一张嘴,都会不假思索地唱出《上甘岭》的插曲”等等,然而在我看来他从来不曾真正懂得这些作品,仅仅是耳熟能详而已。他所以为的那些信念并未深入其心,在外力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一旦走入大洋彼岸的设计者所刻意制造的所谓具有历史真实的感觉的战争纪念园区,便完全地坍塌了。

  自由与和平,无疑是文章的主旋律。而它的捍卫者,作者无疑是将之授予了这场战争中我们的对手——美国。在那座纪念碑上写着这样的碑文:“我们的国家以它的儿女为荣,他们响应召唤,去保卫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国家,去保卫他们素不相识的人民。”而其主题则是“自由不是无代价的。”毫无疑问,这已为作者所接受。

  并且作者还告诉我们:“在二次大战刚刚结束五年,人们享受和平还很短暂的时候,1950年 6月25日,北朝鲜突然打破国际公认的划分南北朝鲜的三八线,进攻南朝鲜,并且长驱直下,几乎灭了南朝鲜。在这样的情况下,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派出联合国军援救南朝鲜,其中包括作为主力的美国军队。美国人至今自豪的,他们的儿女去保卫的那个‘从未见过的国家’,就是南朝鲜,而南朝鲜人,就是美国军人保卫的那些‘素不相识的人民’。1950年 9月15日,美军仁川登陆……”。“基本事实在是太简单了:战争之前,是和平,是国际公认的,南朝鲜和北朝鲜也承认的,划分它们边界的三八线;战争之后,恢复了和平,维持了同一条三八线。三年的时间,唯一被改变的,是上百万生命的丧失,几百万人致残,无数和平的家庭被毁坏。”

  于是,这场战争便成了美国人为和平自由而战,一如她在二战中所表现的那样。虽然作者没有说,但其潜台词显然是北朝鲜是侵略者、是这场战争的挑起者、是和平的破坏者。

  事实是如此吗?

  朝鲜半岛自公元一世纪起,就出现了独立的国家。十四世纪,定国号为“朝鲜”。1910年,沦为日本的殖民地。

  1943年12月1 日,中美英三国发表《开罗宣言》指出:“我三大同盟国轸念朝鲜人民所受之奴隶待遇,决定在适当期间,使朝鲜自由独立。”1945年2 月,雅尔塔会议期间,美国提出有中美苏三国共同托管朝鲜。而苏联方面则提出加上英国,由四国托管朝鲜。

  1945年8 月8 日,苏联对日宣战。苏军迅速越过中苏边境,向驻扎于我东北境内的日本关东军发起强大攻势。并进而向朝鲜挺进。14日,美国提议以北纬三十八度线为界,其南北分别为美国和苏联对日受降区。16日,斯大林接受了该提议。迟至9 月8 日,美军才进入三八线以南地区。

  此后,同盟国曾达成一个托管协议,同意建立一个临时民主政府,并由该政府负责与朝鲜各党派及社会团体协商拟定托管协定,交托管国定夺,以期使朝鲜最终成为统一独立的国家。然而,由于美国的阻挠,该托管协议始终未能执行,成为一纸空文。

  美国为什么一方面与其他同盟国达成托管协议,一方面又阻挠它的实施呢?前者是做给世人看的,后者才是美国的内心写照。美国扶植的李承晚“专横”、“任性”、“不得人心”(美国总统杜鲁门语),完全不能和深得民心的共产党领导人金日成同日而语,而一时又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按照同盟国协议,朝鲜将进行普选。按照当时的情形,李承晚根本不可能成为统一的朝鲜的一把手。如此,美国竭力阻挠也就毫不奇怪了。

  至此,包括同盟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从未提出将朝鲜分裂成南北两个国家。所谓“三八线”并非两个国家的分界线,只是美苏两国军事行动的分界线。

  1948年2 月,美国为了避免苏联投否决票,违反联合国章程,绕过安理会,强行将有关在朝鲜南部单独进行选举的提案交由小型联大表决。并与其同伙操纵该大会使其获得通过。同年8 月15日,李承晚正式就任“大韩民国”总统(此次大选是否公正合法很值得怀疑,恰如米洛舍维奇在南大选中的舞弊,我们不难想见美国人的“猫腻”,否则“专横”、“不得人心”的李承晚怎么可能当选?)。在此种形势下,朝鲜北方于 8月25日进行选举,并邀南方选民代表参加。9 月9 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金日成任首相。

  在此,我们看到美国分立“大韩民国”于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在后——美国正是分裂朝鲜的罪魁祸首。这是朝鲜战争以及其后长达半个世纪的半岛冷战的根源。

  对所谓“北朝鲜突然打破国际公认的划分南北朝鲜的三八线,进攻南朝鲜”的说法,我有两点置疑。

  其一,关于北朝鲜进攻南朝鲜。这个说法最早应该来源于美国和南韩,现在好象已经成了公认的定论了。但是这个观点已经在今天的韩国受到了怀疑。那么就让我们看看现代韩国学者的观点吧!韩国一部分学者认为李承晚政权对韩战爆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韩战之前李承晚政权陷于政治危机之中,可以说已到了风雨飘摇之境,为了转移人们的视线,摆脱困境,李政权在公开场合大肆鼓吹武力“北进统一”,并将“先统一,后建设,不统一,不建设”奉为治国方针。韩国国立汉城大学教授金贵玉在去年出版的专著中披露,在韩战前一年,即1949年6 月29日,隶属于韩军虎林大队的252 名反共游击队员越过“三八线”,袭击了北朝鲜雪岳山和金刚山附近的一些村庄,甚至渗透到北纬39度的元山附近。此外,北南双方在三八线上的冲突一直不断。所以,战争之爆发是迟早的事。韩国学者更进而认为议论谁打响朝鲜战争第一枪是没有多少意义的,1950年 6月25日的全面战争只是一系列武装冲突的扩大和升级。

  其二,关于国际公认的三八线。如前所述,对于三八线,当初国际公认的一直是一条受降分界线,而不是国家分裂线(当然现在后者既成事实,确实已为国际公认了)。退一步说,即便是国际公认三八线为划分南北朝鲜分界线,那么全体朝鲜人民为什么要接受这种强加于他们的分裂?作为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为什么还要遭受生离死别的痛苦?那些大国的领袖们在决议分割朝鲜时,有没有征求过朝鲜人民的意愿?在这里,我只看到自居民主的捍卫者的美国如此地漠视全朝鲜人民的民主权利;在这里,我只看到伫立着自由女神像的美国如此地无视朝鲜人民表达统一愿望的自由;总而言之,在这里,我只看到强权再一次战胜了公理。

  如果说“国际公认”即代表真理、代表正义、代表公理,那么是否可以认为1919年,中国人民应当接受巴黎和会强加于我们的屈辱的和议?那么我们是否也应该接受三十年代国际联盟偏袒日本的、绥靖的调查报告?那么我们是否也应该认为同盟国雅尔塔会议上有关出卖中国(外蒙)权益的条款是合理的?

  当然美国人还是相当精明的,他是很懂得利用所谓的“国际公认”的。打着联合国的旗号,便是其中惯用的一招。试想当年联合国只有几个国家,以苏联为首的社會主義阵营人单势孤,美国率领下的欧美众兄弟人多势众。当苏联缺席安理会时,美国就趁机大展身手;当苏联回到安理会时,美国又施妙计绕过安理会,不让苏联有所表示,而他照样如鱼得水。联合国只是美国人胳肢窝下夹着的护身符,用来堵世人的嘴。当今天联合国对美国碍手碍脚时,他就时常惦记着怎么踹开它。

  至于说到美国去捍卫南朝鲜的自由,保卫那里的人民,则更是无稽之谈。美国自从踏上朝鲜半岛之后,就从来不曾受到过欢迎。自由和民主是一对孪生子。美国人光临伊始,就破坏了当地的自由民主。首先解散了已成立的人民政权——各级人民委员会,其次是重新启用日本的殖民统治机构,日本警察居然戴上美国“军政府”的臂章招摇过市。这些都引起朝鲜人的愤怒。美国驻朝鲜占领军司令官在写给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报告中说:“在南朝鲜,人们把分裂的局面归罪于美国,这个地区的人民越来越憎恨一切美国人。”杜鲁门也在回忆录中承认:“1946年秋季,在我们占领的地区,曾发生过几起骚乱和示威运动,在少数情况下,我们的军队还不能不向进行示威的群众开枪射击。”

  当年的金日成将军确实是全朝鲜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须知在五十年前,社會主義是深入人心的,共产党在世界各地也深孚众望(这可从二战后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中各色社會主義大行其道得到印证)。美国在南朝鲜扶植李承晚是违背了朝鲜人民意志的,更何况李政权是实行不折不扣的专制统治的,直到1960年爆发的“4.19革命”被推翻。而其后的朴正熙、崔圭夏、全斗焕、卢泰愚都继承了李承晚专制独裁的衣钵。事实上,美国人在世界各地维护专制独裁政权早已不是秘闻了。中国的蒋介石政府是其一,还有南越的吴庭艳政权,印尼的苏哈托、伊朗的巴列维、西班牙的佛朗哥、巴拿马的诺列加、古巴的巴蒂斯塔、尼加拉瓜的索摩查,以及南非的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南美的各国军政府等等,不一而足。可笑,许多人包括美国人自己都把美国看作世界自由民主的旗手!更为讽刺的是,上述独裁政权均被列入美国主导的“自由世界”大家庭之中。

  美国人若自认是保卫了他国人民,显然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照我说,那个纪念碑还是造的早了些。如果晚几年,美国佬大概也不会刻上那句话让世人贻笑大方。因为就在去年九月,韩战中美军在韩国老根里杀害大量韩国平民的事件被曝光。这些重大的历史情节恰恰是被美国政府隐瞒了将近半个世纪。其实早在朝鲜战争战尤酣的时候,美军的种种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罪恶行经即被揭露过。

  1952年 1月,美国公然践踏国际公约,对我国的东北和北朝鲜境内秘密实施细菌战。随后,“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和“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先后赴现场调查,收集美军进行细菌战的证据。上述“国际科学委员会”由英法瑞典等各国知名科学家组成,其中包括中国人熟知的英国的李约瑟博士。该委员会在调查报告中指出:“朝鲜及中国东北的人民,确已成为细菌武器的攻击目标;美国军队以许多不同的方法使用了这些细菌武器,其中有一些方法,看起来是把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进行细菌战所使用的方法加以发展而成。”

  此外,在朝鲜战争中,美国还违反国际公法,对中朝军民发动毒气袭击。今天在国际裁军谈判中俨然以反对生化武器的中坚自居的美国,当年正是大肆使用生化武器的黑手。这些都是事实俱在、证据确凿,不容抵赖的。

  这位老兄只看了一个纪念碑和一句碑文,便断定那些当年的美国鬼子也是美国人民心中的“英雄儿女”,这未免太草率了一些。还是用美国人自己说的话更具说服力。

  今年 6月25日,美国政府纪念朝鲜战争爆发五十周年的活动上,现任副总统戈尔说:“长期以来朝鲜战争变成了一场被遗忘的战争,它在二战的荣誉和越战的伤痛之中被埋没了。”

  事实上,在美国民众心目中,朝鲜战争是不受欢迎的,不值得多谈。美国政治家艾夫里尔。哈里曼谈到朝鲜战争时,称其为“一场苦涩的战争”。美国学者约瑟夫。格登在《朝鲜战争——未透露的内情》一书中说:“在美国不愉快的经历中,朝鲜战争算是其中的一个:当它结束之后,大多数美国人急于把它从记忆的罅隙中轻轻抹掉。”

  既然美国人急于忘掉韩战,那当然不可能去顾念他们的“英雄儿女”了,所以几十年来参加朝鲜战争的美国老兵一直得不到承认。所谓“我们的国家以它的儿女为荣”云云更多的是后人的粉饰之辞。

  美国人在五十年中有没有认真地反思过那场战争?我不是太清楚。但我知道美国人的信念是始终如一的,这种信念不但表现在朝鲜战争中,也表现在越南战争中,以及最近几十年来的许多局部战争中——那就是美国为了捍卫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可以随意地干涉任何国家的事务。这种新干涉主义其实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萌芽了,它和老殖民主义一脉相承,是大国维护强权的工具。这种信念化作文字,便有了韩战纪念碑上的碑文。

  五十年前的朝鲜战争,早已硝烟散去,但关于这场战争的议论不会结束。人们可以从各个侧面观察这场战争,得出自己的结论。不同的人可能持不同的观点,我们不必强求一致。但是,某些人类共同的准则是应当遵守的。如果今天我们大力铲除毒品,打击毒贩,明天我们“换一个角度”观察得出的结论竟然是毒枭对社会贡献大大的,这究竟是人类之进步,还是倒退?是幸焉祸焉?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竹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迟到的回想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