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寻找台湾海峡的支点

  台湾五都选举联想:给我一个台海支点,我就能撬动中国统一的大门。

  美国放弃了台湾,就等于放弃了半个太平洋;中国丢失了台湾,就等于丢失了半个太平洋。台湾是祖先留给我们中国人的非常理想的安全出海口。只要台湾在手,中国东入太平洋就豁然开朗。然而,台湾本来是中国天然的门户,但如果搞不好就可能成为别人攻击中国的跳板。

  这个跳板现在被美国人控制着。

  如果说人间还有伟人的话,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1913-1992)当之无愧。他清楚地了解到,冷战结构乃是美国所创造的结构,而真正受害者则是德意志人民。因此,在他当选西德总理后,即致力于和东德及苏联和解。他在波兰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跪下,就这么一跪,举世震惊。在那种时代的气氛下,他付出的惨痛代价是,他被保守的基督教民主党责骂为“德奸”。由于他是西德的总理,他夹着西德日益壮大的经济势力,不断地采取“东进政策”,以追求两个德国重新统一的最终目标。因为他是西德的总理,美国对他无可奈何。

  两德的统一和今日的世局已经证明了勃兰特的政治智慧。

  德国1949年阿登纳政府就成立“全德事务部”(Bundesministerium fuer gesamtdeutsche Fragen),1969年改名为“德内关系部”(Bundesministerium fuer innerdeutsche Beziehungen),其职能就是内政部的延伸,主理民主德国(东德)地区人民的事务。德内关系部一贯以达成基本法(宪法)序言中对全体德国人民的要求,作为部务发展的方向,虽然两德关系的很多重大政策由总理府决定,但是,两德重新统一,德内关系部功不可没。

  联邦德国宪法法院 1956 年 (vgl zB BVerfG, 1956-08-17, 1 BvB 2/51, BVerfGE 2, 266 (277),1973 年 [BVerfGE Bd. 36, 1-37 (LT1-9) BGBl I 1973, 1058] 和1987 年 [Bd.77, S.137,150,154,160,167] 先后判决:德国的国家法人和概念源自德意志帝国(dass das Deutsche Reich 1945 nicht untergegangen sei, sondern fortbestehe. )。东西德是分裂“国家”,单独一方都不能代表整体德国(Das Deutsche Reich besitzt nach wie vor Rechtsfaehigkeit, ist allerdings als Gesamtstaat mangels Organisation, insbesondere mangels institutionalisierter Organe selbst nicht handlungsfaehig … Verantwortung fuer Deutschland als Ganzes” (= Deutsches Reich) tragen )。

  两德于1972年签署基本条约 (Grundlagenvertrag),做成3项原则:1、统一是两个德国的历史使命;2、东西德彼此不是外国;3、基本条约是政治及历史行为,完成之后就要透过法律行为来完成。

  传言,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

  “一个中国”的支点在哪里?两岸首要任务是寻找公约数,双方要理清楚“一个中国”的国家概念和法人人格源自哪里?若双方都没有确定“一个中国”的国家概念和法人人格,那么,“开启政治谈判”是假话;若双方明确了“一个中国”的国家概念和法人人格,那么,“一国两制”“九二共识”是废话。

  “一个中国”的国家概念和法人人格就是台湾海峡的支点,两岸人至今都没有找到这个支点,原因是两岸没有勃兰特,有伟大胸襟和政治智慧者才能找到这个支点。在没有找到这个支点之前,“陆委会”“ 国台办”这种视对岸人为“外人”的构架,都在浪费两岸中国人的感情。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寻找台湾海峡的支点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