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一个社会自由主义者自述

  谢盛友(德国)、高行健(法国)、余英时(美国)、艾未未(大陆)、南方朔(台湾)等被评为2010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政右经左版]。

  公共知识分子是《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 公共知识分子50人”首先推出的一个概念,此后自2005年起“政右经左工作室”每年推举当年度富有影响的“‘政右经左’版公共知识分子”。其共同标准为: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人家的善意,但盛友深知,我们这代人生来就挨饿,上学就停课,离开书本实在太远,盛友何德何能称为知识分子?面对100个名单,实话实说,没有一个能称为思想家,新时代中国未能生产思想家,能不让中国人感到伤痛?

  不过,盛友比较欣赏许小年博士, 2010年,许小年博士提出:几十万亿国有资产应分给13亿民众,敬佩他的胆识。2010年,最令我感动的是,蔡定剑教授最后的一句话:“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盛友至今只做两件事:做自己有能力改变的事情;包容自己没有能力改变的事情。因为缺乏智慧判断以上两样事情,所以喜欢阅读思考写作。盛友把自己定位为“社会自由主义(social liberalism)的追随者”, 盛友非常欣赏丹尼尔?贝尔的那段话:“本人在经济领域是社會主義者,在政治上是自由主义者,而在文化方面是保守主义者。”

  盛友主张,人的尊严通过个人的独立自主而得到保障;社会通过个人的理智而得到进步;民主通过公民社会的成熟而逐渐成熟;自利的资本主义通过社会自由主义而得到改善。

  在经济上是社會主義者

  盛友相信的社會主義,并不是我们小时候的社會主義,至少不是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盛友希望弱势群体得到扶助,寻求社会(机会)平等。盛友认识“社會主義好”是到德国了以后,当年盛友还是穷学生,妻子、我和儿子居住两室一厅的房子,房租600马克,由于我们收入低微,市政府住房津贴每月260马克。因为我们是外国人,也得到德国政府的住房津贴,我切身感受到德国的“社會主義好”。对德国社会的再认识是,德国不是资本主义,而是真正的“社會主義”。

  德国的“社會主義”制度不仅扶贫,在金融海啸中也扶富。德国政府采取200亿至250亿欧元的配套措施,削减利率,为汽车制造商和建筑装修业提供资助,同时通过减税以让企业能够注销一部分的投资。

  盛友再次深刻体会刘少奇的“资本家养活了工人”。

  在政治上是自由主义者

  二十多年来的书写表达,无非希望有所保留和有所改变。

  希望有所改变,首先是中国高层的改变。盛友八十年代提出“和平演进”的概念,建议中国共产党学习德国社会民主党的经验,和平演进;盛友八十年代建议中国取消宣传部,建立新闻局;盛友八十年代呼吁中国应尽早成立政治特区;盛友至今仍然呼吁中国应该建立宪法法院;盛友至今仍然呼吁中国应该根据宪法,允许民间互益性社团存在壮大;盛友至今仍然呼吁中国应该根据宪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信仰自由;盛友至今仍然呼吁道德重建、成立真相和解委员会(比如针对反右、文革、陆肆);盛友至今仍然提出讨论:一个政党能不能始终代表最大多数人的利益?

  至于两岸,盛友二十年以来一直坚持提出的“中华事务部”。盛友始终认为,“陆委会”、“国台办”工作做了很多,而且做得不错,但都不是站在一个中国的构架下思考和运作,都是视对岸人“外人”的一种思维架构,“陆委会”、“国台办”可改名“中华事务部”。两岸下一个甲子,首要任务是寻找公约数,双方要理清楚“一个中国”的国家概念和法人人格源自哪里?

  希望中国底层得到改变,提出“白血病”的概念,指出中国国内权力腐败、权利贫困就是“白血病”, 盛友十几年前就呼吁彻底取消“农民工”制度,获得国内高层的支持。根据2009年7月6日广州日报报导,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副书记、深圳市代市长王荣说,“农民工”的概念已发生变化,深圳“农民工”概念将消失。“农民工”的第二代现已成年,他们在就业时会选择留在深圳。国内媒体撰文报道,引述谢盛友的文章认为,要“消灭”“农民工”称谓,必须配套相应的行政管理条例,只有从制度层面全力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帮助他们享受到城市发展与改革的成果,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才是概念后面真正应该实现的实质变化。

  在文化方面是保守主义者

  盛友希望保存中国古老文化,2010年盛友为与张爱玲同辈的女作家苏青(冯允庄)的故居宁波冯家大院请命,希望能够保留作家的故居,协助徐芳敏教授(苏青的外甥女)、高丽娟等,通过宁波日报、共识网等媒体呼吁两会关注老房子的保护,2010年3月底宁波市政府决定:不拆除苏青故居。一个老作家的老房子得到保留。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一个社会自由主义者自述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