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重:请为中产减负

  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在全球各大经济体中,表现上佳。这不是说,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冲击小,而是政府“太给力”的缘故。有人计量过,中国经济增长的至少一半,是政府投资的贡献,甚至可以说,是政府的独角戏。

  不过,自凯恩斯以降,当危机来袭,政府都会自动采取的另一招,中国从来没试过,这就是减税。减税有用,在于它可以激发消费者和投资者或者更准确说是市场的需求,凯恩斯主义的精髓,就是一句话:在短期,经济的好坏,是由需求而不是供给决定的。

  中国不减税,不是说,中国的消费者和投资者,对减税没反应,更不是没有减税的空间。而是,不愿意减!

  中国是否已经产生了一个中产阶层,是可以存疑。不过,30年改革的成果之一,是中国已经有一大批富人。这里我们不考虑原罪的事,并且将腐败致富和垄断致富,排除在外。

  如果你成为中产者,你应该能体会到税重猛于虎。

  中国的税负有多重?《福布斯》有一个全球的税收痛苦指数(大体就是税负)排行榜,中国最近几年稳定在第二位,第一名是法国。这是制度因素决定的。税收大体是两类,一类是对商品、劳务征收的,一类是对个人所得和财产征收的。虽然,税收应该是全覆盖的,但是,一般说,一个国家的税收要么以商品税为主,要么以所得税为主,不能两者等量齐观。中国的情况是,既征收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商品税,又征收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所得税。比如中国商品税以增值税为核心,配合消费税和营业税。增值税的税率是17%,因为基数大于其发源地欧洲,致使平均税负高于欧洲;中国的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等)的平均税负高于美国,而美国并不征收增值税(只征税负极低的零售税和货物税)。

  以购买房子为例,在房价里,至少包括营业税、契税、土地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印花税。此外,还包括土地出让金和数十项各部门的收费。业内人士认为,房价起码一半以上是税费。

  所以,如果你有幸成为中产阶层,你不但富裕了自己,更重要的是,你还主要富裕了政府。

  成为中产阶层难,但是,消灭起来却极容易。比如最近北京上海动辄三五万一平方米的房子,就是很便当的消灭富人的手段。

  制造业的中产们最可怜。金融危机以来,企业纷纷破产倒闭,那个时候,有一句流行口号,叫“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可是,真金白银的政府资金纷纷流入国企的腰包,民企们只能望洋兴叹,怎么能让他们有信心呢?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冷暖远近。到现在,中国的GDP超过日本,似乎经济更强大了,但是,那只是国企们的荣光,借着金融危机,原先只有计划经济才能搞的东西,正在发扬光大,这是一种悲哀和危险。也因为此,民企们的风光却已如明日黄花。

  其实,危机时,民企和国企缺的,都是流动性,如果考虑到民企贡献了75%的GDP和就业,怎能如此偏袒呢?减点税,也许就可以救活一大批企业,可以让一大批中产受惠。

  中产阶层的重要性在于,它是改革和发展经济的阶段性胜利标志和目的,是中国走向共同富裕的必然路径,因为事实明摆着,国进民退,非百姓之福。下岗职工也好,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也好,到城市寻求机会的农民也好,他们的希望和“救世主”,其实是中产阶层。中产阶层的重要性还在于,中国经济所有的症结,在于结构的严重失调,把拉动经济的力量由国企和政府转交消费,才是正道。而没有庞大的中产阶层,这不可能做到。

  与心里从来没底的中产阶层相比,政府的日子实在太滋润,全口径的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名列世界前茅,并长期保持每年15%以上的增速,远超GDP,更超居民收入。每年近万亿的“三公”消费,随处可见的豪华办公大楼,看不见的公务员高福利,不但官员门以为该当如此,就连纳税人也已经麻木认了。如果按照公共财政的要求,重新甄别财政支出的合理性,我想,结论一定是,我们用不着这么多的税。

  终究我们能见证,国企并不那么可靠(“两桶油”就是明证),没有一个强大的中产阶层的稳定崛起,任何国家的经济都不会长治久安。无论是羞羞答答,还是干干脆脆,早晚都要承认这一点。当不能给予他们应得的关照时,少剥夺一些,似乎是中产们一点也不过分的要求。

  诚如是,请开始照做。

  来源: 南都周刊 http://www.nbweekly.com/print/article/11663_0.shtml

  作者:王福重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请为中产减负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