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远:必须继续围观钱云会之死

  12月25日,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村主任钱云会被一辆大型工程车压断脖颈。当地村民称,“村主任是被4个人抬起,扔在工程车前轮下压死”的。5年来钱云会为征地的事情不断上访,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官方当时通报是交通事故,昨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仍然坚持是“交通肇事”的说法(今日本报A18版)。

  钱云会之死到底是“交通事故”,还是“谋杀”,是亟待揭开真相。正如两日来,钱云会的死已经在网络掀起了巨大波澜。网民关注钱云会之死,并不是因为他的村主任身份,而是作为一个为了村民利益的上访人,钱云会之死到底与征地有没有关系。因为,联系既往在拆迁、征地领域发生的悲剧事件中,在和权力和资本抗争后落败的公民下场,与钱云会的死都存在着某种相似的“基因”。

  网民分析的五大疑云条条有理:工程车逆行撞死人,反常!死者倒下的角度,反常!事故路段的村口原本有的‘天网’摄像头突然失效,反常!工程车连一点刹车痕都没有,反常!肇事司机神速被“武警”带走,反常!

  然而,面对如此蹊跷的死法,乐清市蒲岐镇党政办工作人员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这只是一起交通事故,是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它和之前的上访联系起来。发布会上,这些疑点一点都没解释。但需要质疑的是,既然是普通交通事故,那么蒲岐镇为何“放风”禁止村民打电话传递消息?这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真相?

  并非我们有权力被迫害症和妄想症,替民请命的钱云会曾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他虽然是个村长,但其上访经历,与媒体报道过的许多事例难道没有一点相似?

  当然,网民任何的猜测和认为的“或许”,都还不是正确、权威的答案。但很显然,钱云会之死已然成为公共事件,公众期待一个权威调查结果。

  去年云南“躲猫猫”事件中,云南省委宣传部会同相关部门组成调查委员会,其中包括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10名,往事发地调查真相。不问效果如何,总是一个姿态。笔者认为,如今钱云会之死形成的网络风暴不亚于“躲猫猫”事件,建议当地政府调查此案,也可考虑邀请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参与钱云会之死的调查,或授权第三方独立组织调查此案。总之,在公民监督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语境下,网络的焦点,按照网络的规则解决,或许真相可以更快的揭开。

  网民的“围观”已经成为舆论监督一景。在这样蹊跷而惨烈的死法面前,在这样糊涂的发布会面前,我们有必要保持“围观”的姿态,直到一个令人信服结果的出现。

  作者:鹰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必须继续围观钱云会之死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