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可:帝国主义对华炮舰外交的进与退

  美国航母开进中国黄海经济专属区实施军事演习,仿佛驶过黄海未曾留下任何水痕。中国的主流媒体以及有关方面似乎明显地缺乏兴趣向公众报道或者讨论此一事件。它如同此前发生的炸馆、撞机等等事件一样沉寂于“冷处理”。可以预见,新的类似事件一如既往仍将发生。妥协、绥靖从未能使帝国主义消停。昨日东海、今日黄海、明日南海,美国纠集其仆从国在东亚、在中国周边地区所谋划的对华炮舰外交远未结束,而将持续展开。

  美帝国主义无视中国政府十数次“坚决反对”,执意将其航母开进黄海施行美韩军演,遂即又驶向日本海实施了以中国为假想敌的美日军演。美国蓄意操作黄海军演,是其高调“重返亚洲”政策的一部分,是美帝国主义及帝国主义国家集团在后冷战时期继续实施推进其反华战略的又一个步骤。

  二十世纪末期,苏共修正主义领导集团公开背叛馬列主義、社會主義,导致苏联解体、社會主義阵营溃散。与此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势力在欧亚大陆组织起反共的战略大反攻。一进一退,彼消此长。美国将其航母开到中国的家门口,舞刀弄棒,耀武扬威,对中国和中国人民进行公然的战争恫吓与战争挑衅以敲诈勒索中国。纸老虎成了真老虎。这一场景,在这一广大的社会历史背景下展开。

  帝国主义倚仗洋枪洋炮结伙打上中国国门的场景,史已有之,今又有之。历史是否重演?

  一、晾在美国海港的苏联潜艇

  美国西海岸的旅游城市圣地亚哥的海港里,“晾”着苏联潜艇“福克斯超特B-39”。游人只消花几个美元,便可以登艇随意游览,从导弹发射舱到官兵起居间,袒胸裸腹,一览无余。海港里供人游览的其他舰船,不管是经历了百年风雨的“印度星”号商船,还是两三年前荣誉“离休”的“海豚”号美军潜艇,一个个都收拾得干净利落、齐楚光鲜,唯独进入“B-39”,抬眼望去,不是尘封的导弹发射装置,就是粗陋而破裂的水兵卧具,或是狼藉凌乱的餐厅,唯有透过挂在导弹发射舱里的英文游览简介,人们才能依稀想见“B-39”当年的雄姿。

  苏制潜艇“B-39”曾是冷战时期世界上建造的最大的柴电潜艇,能够配载和发射较其它潜艇更多的导弹和鱼雷,静音效果好,曾在世界五大洋以及包括圣地亚哥在内的美国沿海游弋、跟踪、威慑美军舰船,令敌人深怀忌惮。

  如今,“B-39”作为供人游览的展品受到了主人别有用心的关照:蓬头垢面,丢盔弃甲,落魄狼狈。美国的资本家似乎并不珍惜其“物业”,却颇有政治头脑。如同朝鲜将其俘获的美军间谍船“普韦布洛号”展览示众一样主人,新主人有心要“晾晾”昔日强敌的落魄相,以此羞辱被“俘获”的敌手,嘲讽它所曾经捍卫过的那个强大但已解体的国家,嘲讽那个曾经并仍在使美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世界深受威胁的新的社会制度。

  苏制潜艇“B-39”被敌手“俘获”,非经战败,而是缘于“被出卖”。这艘潜艇于一九七二年编入苏联太平洋舰队服役,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之际,服役期未满便被新主政者勒令“下岗”而失业。西方对手早就瞄上了壮年“下岗”的“B-39”,随即收买疏通新朝的官员,将“B-39”辗转忽悠到了美国。

  苏制潜艇“B-39”被敌手“俘获”,非经战败,而是缘于“不战”而败。在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苏共领导阶层日益发展成为在国家和社会生活中享有政治和经济特权的特殊利益集团,生活上和思想上日益脱离群众,蜕变为共产党内新生的资产階級。他们对外出于对帝国主义的恐惧,一面加紧军备竞赛,“象生产香肠一样生产原子弹”,一面又被可能同美帝国主义发生核战的前景吓破了胆,幻想并鼓吹同帝国主义“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少搞武装斗争”;戈尔巴乔夫上台更是抛出“新思维”,鼓吹“民主”社會主義,公开背叛馬列主義,曲意拥抱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以致数百万红军、拥有先进舰艇的强大海军、成千上万颗足以同美帝国主义“确保相互摧毁”的原子弹,一弹未发,转眼间土崩瓦解,党亡国灭。在这一广阔的社会历史背景上看,“B-39”实质上是被苏共修正主义领导集团对帝国主义列强奉行机会主义、投降主义路线所出卖的,是苏共修正主义领导集团面对帝国主义的颠覆、围剿、进攻“不战”而败的牺牲品,是“三和一少”的牺牲品,更是苏共修正主义领导阶层资产階級化的牺牲品。

  苏维埃政权曾多次粉碎西方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和入侵,曾击败纳粹德国的侵略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但在苏共修正主义领导集团背离馬列主義、背离社會主義之后,拥有先进潜艇和航母的苏联红军、对帝国主义列强“确保相互摧毁”的核威慑力量,都未能保卫苏联或挽救国家于崩解败亡。

  二、美国航母开进中国黄海

  伴随着苏东巨变,帝国主义列强伙同原蛰伏在社會主義国家内部的“自由”力量从政治、经济、军事和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在欧亚大陆展开了围剿社會主義和共产主义的战略反攻。越战失败后被迫实行战略收缩从亚洲后撤的美帝国主义反守为攻,挺进欧亚,进逼中国,遏制、围堵、攻击,不断制造事端。银河号事件 、炸馆、撞机、抵近中国领空或领海的军事侦察等直接的军事挑衅与军事攻击因“九一一”事件而略加延宕,借“九一一”而展开的所谓反恐则将美军直接屯驻在中国西部边境,从侧翼部署了对中国的军事围堵。等到美国从伊拉克刚一脱出身来,便急不可待地“重返亚洲”,接续此前的动作,外交挑唆、黄海军演、诺氏“和平”奖、逼迫人民币升值,多管齐下,蓄意要象搞垮前苏联一样搞垮中国。

  就东亚地区形势看,美国“重返亚洲”操作美韩黄海军演、美日军演有多重用意。冷战结束之后,近年来,韩国国内要求美军交出战时指挥权、日本国内要求美军撤除冲绳基地的呼声日益高涨。美国意在通过制造地区紧张局势,压制韩日国内反美或疏离美国的倾向,抓牢其仆从国;破坏或终结此前韩国数届政府尝试的“阳光政策”,以便继续赖在东亚; 赖在东亚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遏制围堵中(苏)俄,因此美国航母黄海军演的主要用意是,借在中国周边地区制造紧张局势,对经济势头看涨的中国加强军事威慑,试探中国政府和民众应对如此事态的立场、意志和能力,为其反华战略的后续推进摸底铺路。

  从美韩军演本身看,朝鲜战争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美军依旧赖在朝鲜半岛,年复一年地纠集着仆从国进行战争演练。美国政府的理由是,协同南韩防御北韩的攻击。苍蝇喜欢叮有缝的鸡蛋。美国热心于维持他国分裂或分裂他国以便借机驻军,协同一方“防御”另一方。它曾驻军西德协同“防御”东德,驻军南越协同“防御”北越,驻军台湾协同“防御”中国大陆,进军科索沃协同该地区分裂主义势力“防御”南斯拉夫联邦政府。有争端、有分裂,便有了美国插手他国内政从中渔利的机会。制造争端、制造分裂便制造了紧张局势,制造了敌人。制造了敌人,便制造了战争。战争是美国军工复合体所物色的大客户,是美国垄断资产階級财团的福音。美国的军火出口生意占世界第一位,美国军工企业的年产值占国民生产总值的5%,美国的军费支出占联邦政府年财政支出的15%.○1制造战争,便为美国的军工企业制造了市场和产品需求,为美国资本家制造了利润,为工人制造了就业机会,为政客制造了选票,为美国制造了经济繁荣和科技进步,尽管象制造伊拉克战争那样为他国人民制造了灾难。美国政府经营战争就是替美国垄断资产階級开发和经营生意。借助武力进行对外扩张、掠夺、控制、占有,意味着战争,也同时意味着生意和暴利。经营生意,意在牟利,无须其他理由,如同帝国主义列强当年贩运鸦片、贩运黑奴一般。

  近日所谓的“天安舰事件” 、延坪岛炮击,以美国的战争扩张史为参照,不过是蓄意制造事端或借机启动战争机器的借口,可以为美国借战争扩张的历史续写新的章节。一八九八年,时属西班牙殖民地的古巴发生内乱,美国借机派遣“美因号”军舰停靠哈瓦那港,随后“美因号”神秘沉没。美国以此为由发动了美西战争,掠取了西属殖民地的古巴、波多黎各、关岛和菲律宾。一九陆肆年,美国政府声称,美国军舰在越南北部湾海域遭到北越攻击。美国国会与美国总统随即签署法案下令轰炸北越,借此使战争升级扩展到北越。二零零三年,美国政府宣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美国及其盟国的安全,借此发动了侵占伊拉克的战争。历史证明,这些不过是美国政府为发动和扩大战争而编造的故事。历史也一再提示人们,所谓擦枪走火的“事件”,不管是属于前台演员们的即兴演出,还是属于规定动作,对随后发生的历史事变而言意义不大,剧情通常是按照编导们在后台早已策划好的脚本展开的。

  帝国主义列强策划战争不需要理由,但列强们总会为其战争找到理由。这就是狼吃羊的理由。

  三、帝国主义列强的对华炮舰外交:过去、现在、未来

  自鸦片战争以降,帝国主义列强对华奉行炮舰外交,反反复复经历了三个历史性阶段:敌进我退;我进退敌;敌复进,我复退。

  帝国主义列强对华奉行炮舰外交,开枪放炮,杀人放火,耀武扬威,对中国进行战争恫吓、战争讹诈和武装侵略,其来有自。一八四零年,英国资产階級为向中国倾销毒品发动了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帝国主义的炮舰侵入中国领海,沿广州到天津,一路轰炸中国的沿海城市和百姓。一八五八年,英法结伙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帝国主义的炮舰再次武装入侵中国领海,开枪放炮,杀人放火,耀武扬威。满清政府禁止西方列强在华贩毒的努力在帝国主义列强的炮口下失败了。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于是“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敌进我退,满清覆亡。

  此后,民国,国民党蒋介石政府对内镇压工农,对外向帝国主义列强或投降或依附,引列强为“友邦”,认贼作父,引狼入室。帝国主义列强的炮舰由中国领海侵入内河,肆意横行于中国。英、美、法等国的炮舰居然麇集盘踞在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城下的长江边上。标榜“法制”的西方人迄今仍然声称,英美炮舰当年横行的长江是“国际水域”。○2敌逾进,我逾退。腐败无能、丧权辱国的国民党政府终于垮台。

  中国,近现代史上,直到毛泽东领导的人民革命兴起才第一次彻底地改变了帝国主义对华炮舰外交下“敌进我退”丧权辱国的局面。帝国主义列强对华奉行的炮舰外交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断然反击粉碎了。

  一九四九年,英帝国主义依然将中国的内河长江视为“自由航行水域”。英舰“紫石英号”恣意游弋于长江阻挠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解放军断然炮击该舰以及前来救援的任何英舰。英舰鼠窜,从此绝迹于长江。

  一九五八年,解放军炮击金门。美帝国主义蓄意插手中国内政,对中国和中国人民发出赤裸裸的战争挑衅和战争威胁。时任美太平洋地区武装力量总司令菲尔特叫嚣说:始终存在着在台湾问题上同共产党中国人发生一场有限战争的危险。美国海军公然为蒋军护航。毛泽东指示对美蒋海军联合编队“照打不误”。 美帝国主义的军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炮击下仓皇逃窜。○3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大炮从内河追击到沿海,将帝国主义列强的炮舰驱逐出去。一九五八年十月,中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发布文告:“呆在台湾和台湾海峡的美国人必须滚回去。他们赖在这里是没有理由的。”“不走是不行的。”○4

  一九七二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走进了毛泽东的书房,接受了中国政府的严正要求:同蒋政府“断交”、“废约” ;从台湾“撤军”。

  毛泽东领导下的社會主義中国,明白布告列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毛泽东领导下的社會主義中国,以大炮回应了帝国主义列强的对华炮舰外交,开创了对外关系上社會主義中国节节前进、帝国主义列强步步败退的历史新局面。社會主義中国,凛然正气,巍然矗立。

  毛泽东之后,中国进入了改开派主导的“改革” 、“开放”时代。对内改革,全面颠覆和革除毛泽东时代所确立的基本政治路线,经济上,瓦解社會主義公有制和集体经济,扶植资本主义私有制;政治上,捧资本家上台,赶工农大众下台,人民民主专政蜕变为资产階級专政;在意识形态领域,一面极力攻击和否定馬列主義、毛泽东思想,攻击和否定社會主義,一面鼓吹和宣扬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资产階級意识形态,将之捧为“普世价值”。对外开放,国门向列强敞开,向资本主义世界输诚“接轨”,西方资本主义、垄断资产階級被请进中国社会各个领域、各行各业;对外关系上,面对帝国主义列强,奉行“韬光养晦” 、“不搞对抗” 、“消气”外交。

  美帝国主义对改开派主导下“韬光养晦” 、“不搞对抗” 、“消气”外交的中国给与了回应:银河号事件;有恃无恐地炸馆;抵近中国领空与领海明目张胆地施行军事侦察;肆无忌惮地撞机;没完没了的“南海事件”。

  一九九五年,台獨空前猖獗,台海浮现危机。美帝国主义为给台獨势力打气壮胆公然派遣其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向中国炫耀武力,对中国进行赤裸裸的战争威胁和战争挑衅。

  二零一零年,美帝国主义无视中国政府再三、再四、再十地“坚决反对”,执意将其航母开进中国黄海实施军演。与此同时,美国政府提出要求:“中国应该对朝鲜施压”,“中国应该”这样,“中国应该”那样。○5

  在毛泽东时代已经“滚回去”的美帝国主义在“改开”年代杀回来了,一步步由远而近,再一次将炮舰开到中国的家门口,炮口瞄准了假想敌中国,对中国进行赤裸裸的战争威胁和战争讹诈。

  中国的改开派对帝国主义奉行“韬光养晦” 、“不搞对抗” 、“消气外交”,较之苏共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对帝国主义所奉行的“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少搞武装斗争”,所持的态度更加恭顺、更加谦卑、更加轻贱;较之“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满清政府,较之引帝国主义列强为“友邦”实则尊之为“太上皇”的国民党政府,中国的改开派接续了鸦片战争以来但凡腐败无能的统治階級一体奉行的投降主义外交路线的谱系。

  中国资改派主政下的中国,对美帝国主义的对华炮舰外交“不搞对抗”、“韬光养晦”的结果是,敌进我退,我退敌进;敌逾进,我逾退,步步败退。

  纵观历史,自鸦片战争以降一百七十年间,在对华关系上,帝国主义列强奉行的炮舰外交经历了三个历史性阶段:敌进我退;我进退敌;敌复进,我复退。在这三个历史性阶段,帝国主义列强奉行的对华炮舰外交指示着两个截然相反的取向:一是,由远而近,杀进中国;一是,由近而远,从中国以及邻近中国的周边地区“滚回去”。

  历史上“杀进中国”的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的土地上烧杀抢掠,陷中国于任列强宰割、予取予求的半殖民地境地,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深重的民族灾难和屈辱。帝国主义列强当此之际是吃人的真老虎。从中国以及邻近中国的周边地区(朝鲜、越南)“滚回去”的帝国主义列强,同中国在包括武装较量在内的斗争中遭受到无可挽回的挫折、失败,无法继续倚仗向中国开枪放炮实现其利益扩张欲求,不得不败退后撤,不得继续为害中国和中国人民。帝国主义列强此时成了吓人的纸老虎。豺狼虎豹的本性不会改变,“吃人”还是“吓人”取决于对象是武松还是李鬼。在对华关系上,决定帝国主义对华炮舰外交取向的力量不是帝国主义列强,而是中国。一百七十年以来,或者以远,帝国主义列强的本质没有丝毫改变。帝国主义是真老虎还是纸老虎、帝国主义从中国“滚回去”还是“杀进来”取决于中国自身的状况,取决于中国强弱。中国弱,则帝国主义列强趋进为害;中国强,则列强远遁。因此,帝国主义列强对华炮舰外交的取向是帮助衡量中国强弱的一个客观标志。

  二十一世纪,美帝国主义的对华炮舰外交是“滚回去”还是“杀进来”呢?

  四、“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

  自鸦片战争到当代,伴随着帝国主义列强对华奉行的炮舰外交,伴随着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一次次军事挑衅和武装侵略,中国社会内部有关“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之争、“术” “道”之争、社会发展道路之争、制度与文化优劣之争、中国强弱或中国何以强弱的争论,时伏时起,从未止息。

  帝国主义列强倚仗洋枪洋炮为祸中国。清末民初,中国一些人将之归因于“技不如人”。以李鸿章为代表的洋务派于是努力兴办洋务,兴办水师,但满清海军仍在中日甲午海战中失败。中国一些人又进一步将之归咎于中国社会制度落后,主张全盘西化,于是又有了清末民初之际的一系列社会政治制度改革实验:君主立宪、议会共和,不一而足,一一夭折。当此之际,中国面临着选择、确立社会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的斗争。以蒋介石国民党为代表的地主资产階級选择了资本主义,选择了由地主资产階級少数人继续剥削、压榨工农大众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及资产階級专政的政治制度;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和工农大众选择了社會主義,选择了由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工农大众居主导地位的社會主義经济公有制和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政治制度。两条社会发展道路、两种社会制度相互斗争的历史结局是,毛泽东领导的工农大众战胜了蒋介石为代表的地主资产階級,社會主義战胜了资本主义。

  建设社會主義社会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社會主義国家内无产階級同资产階級的斗争仍然存在,社會主義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颠覆社會主義、复辟资本主义而导致社会倒退的事,有可能发生,并象在前苏联等国那样已经发生。毛泽东之后,邓主导的“改革开放”,是对毛泽东时代已经确立的社會主義道路和社会发展方向的政治颠覆。革除社會主義经济公有制,复兴资本主义私有制,呼唤同西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接轨”的所谓政治改“制”,只是接续百年前清末民初的“西化”政治实验,接承六十年多前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的政治衣钵。

  从百年前的民初到眼下的“改开”年代,从始于引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科学技术到进而图谋引进照搬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制度,在国内外新旧资产階級政治势力的撺掇撮合下,中国在全盘西化、全盘资本主义化的同一条道路上试走了两回,或者说正在尝试第二个来回。这两次仿佛类似的历史演进过程都伴随着一个共同的社会现象,即中国的“西化”或西式资本主义化,外部,都伴随着帝国主义列强蓄谋以武力干预中国内政、以对华炮舰外交施压促变的助推或曰“催生”;内部,都经受着来自中国社会工农大众的普遍不满和反抗,引发出激烈的階級矛盾和社会矛盾。第一次西式资本主义化,引发了由毛泽东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的兴起和社會主義在中国的胜利。第二次由中国改开派所谋划的中国社会资本主义化, 在国内正不断激起民众的反对和抗争,激发出日益普遍、日益频繁的“群体性事件”。这是一个值得玩味和发人深省的社会历史现象。

  对工农大众而言,少数人剥削多数人、代表和维护剥削階級利益的资本主义制度是“苛政”、恶政;废除人剥削人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由人民大众当家作主,集体互助、共同发展的道路是社會主義道路,社會主義对人民大众而言是“仁政”,是惠及民众的“大仁大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行社會主義之道,则得人民大众之多助;行资本主义之道,则得剥削階級少数人之寡助。多助则中国强,寡助则中国弱。中国强,帝国主义列强则不敢对华造次,不敢轻启战端,就会从中国和中国周边地区“滚回去”;中国弱,英法联军、美国航母则对华舞刀弄棒,开枪放炮,肆无忌惮,打上国门。满清治下的大清国,蒋介石治下的民国,对内推行“苛政”,站在民众利益的对立面。他们所代表的剥削階級少数人的力量是虚弱的,中国由此而弱,帝国主义的对华炮舰外交由此得逞,列强对中国的入侵由此加剧。毛泽东领导下的社會主義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确立了工农大众在社会政治经济生活中的主导地位,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一致,保家卫国融为一体。中国人民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凝聚起来,上下同欲,万众一心,彻底改变了封建主义或资本主义制度下旧中国 “一盘散沙”的局面。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列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全伙第一次品尝了中国人民铁拳反击的力量,领会了社會主義中国的劲道。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小米加步枪、炒面加手雷击败了由现代化飞机、坦克武装的全世界帝国主义列强;社會主義中国的人民志愿军战胜了资本主义美国的美元雇佣军。帝国主义的对华炮舰外交由此失灵,帝国主义对华炮舰外交的取向由“杀进来”转向“滚回去”了。满清和国民党时代吃人的真老虎,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面前成了吓人的纸老虎。一个刚刚经历了上百年动荡战乱、百废待兴、物质极端匮乏的中国,挺身抗击了全世界的帝国主义列强,战而胜之。它载于社會主義新中国的历史,载于世界历史。它使人们重新审视并匡正自此而后面世的中国“技不如人” 、“制度不如人” 、“落后就要挨打”等等一切“学说”和论调。它帮助善良人澄清某些糊涂认识,同时曝晒汉奸、洋奴借此鼓吹投降主义、卖国主义的险恶用心。

  一八四零年以来,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历代的统治階級或割地赔款或委身依附甘作洋奴,唯一能够喝令帝国主义列强从中国“滚回去”的是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社會主義中国。毛泽东应该比任何其他人更有资格评价帝国主义和帝国主义列强,并确实对帝国主义的本质有着鞭辟入里的剖析和精辟论述。

  在毛泽东看来,帝国主义如同景阳岗上的老虎,刺激它或不刺激它都一样,总归是要吃人的。为了对付帝国主义的侵略,必须建设强大的人民军队,努力提高科技与装备水平以装备人民军队,扭转“技不如人”的劣势。打虎需要哨棒,打狗需要打狗棍,为了打破帝国主义的核威胁与核讹诈,“当了裤子也要搞原子弹”。但是“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很可怕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因为决定战争胜负的力量是人,不是物。“战争之最深厚的伟力存在于民众之中”,一切革命战争都是民众的战争。包括美国在内的帝国主义列强都是侵害和掠夺各国人民利益的反动派,因此也是纸老虎。如果一个政党维护并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依靠并组织起民众同帝国主义作斗争,也就获得了战胜帝国主义并将帝国主义势力驱逐出中国的力量。那么,帝国主义的对华炮舰外交也就只能面对“滚回去”的方向。反之,如果执政者漠视、背离、侵害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遭到民众唾弃甚至起而攻之,则势必无力抗御帝国主义列强的入侵,势必对外妥协、投降、丧权辱国;帝国主义列强的炮舰也就“杀进来”,逼迫腐败无能的统治階級进一步出卖更多的国家权益和民族利益。

  从帝国主义列强对华进行战争挑衅、战争威胁、战争讹诈与中国进行反战争威胁、反战争讹诈的相互态势看, “改开”年代的中国同毛泽东时代的社會主義中国有着黑白分明的强烈反差。

  一九六五年九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陈毅在北京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针对美帝国主义逐步升级扩大侵越战争以及国际反动派的反华声浪,陈毅说:“如果美帝国主义决心要把侵略战争强加于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他们明天就来。…… 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十六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或许我没有这种幸运能看到美帝国主义打进中国,我的儿子会看到,他们也会坚决打下去。”陈毅一席话,让世界上头号帝国主义强权感受到了足够的反威胁的力量,从此将数十万美军挡在了北纬十七度线以外。因为,美帝国主义仍然记得当年无视周恩来的警告狂妄地将战火烧到鸭绿江边所遭受的打击。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面对美帝国主义对华炮舰外交所处的态势。

  二零一零年,“改开”年代的中国。针对美国航母开进黄海军演,数月之内,中国政府进行了旷日持久一次又一次的“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执意将其航母开进黄海。中国政府收起了“坚决反对”霸主之声,奔到其仆从国“斡旋”熄火,在玩弄战争双簧的帝国主义主仆间跌跌撞撞,进退失据。中国有百姓鄙夷:丢人现眼;有百姓气愤质问:“原子弹咋就撑不起(外交部)‘发言人’的软皮囊?”○6时光仿佛倒流回一百多年前。这是“改开”年代的中国面对美帝国主义对华炮舰外交所处的态势。

  人人都明白,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改开”年代的中国,成就了王石们、赖昌兴们、陈良宇们、建龙集团的资本家们、年薪千万的国企高管们,成就了层出不穷的窃国大盗、富豪劣绅和贪官污吏,养肥了郭台铭们和高盛等跨国资本财团的大亨们,与此同时,造就了成千上万下岗失业的工人、失地农民,造就了亿万弱势群体,造就了社会階級分化。假如富士康的雇佣工人们活不下去被迫跳楼,假如为下岗工人维权的赵东民们被投进牢狱,指靠谁来卫国?美帝国主义的炮舰卷土重来,要“让中国倒退一百年”,果然如此,天欲堕,赖谁拄其间?能否指靠王石们、郭台铭们、高盛集团的合伙人们、资改派们“跨过鸭绿江”,“打败美帝野心狼”?如果不能,中国当局“坚决反对”美国航母开进黄海军演何来底气?对一个根基错落、内里掏空的中国,美帝国主义的炮舰只会是“杀进来”而不会是“滚回去”。

  钱学森、邓稼先等一代爱国的科学家呕心沥血牺牲奉献铸造了护卫中国的依天长剑。然而,伟大的科学家深知,单靠原子弹不能保卫中国,正象原子弹未能守卫住苏联一样。钱学森看到的是,中国“离开了毛泽东思想和公有制,…… 就完蛋了。”一代科学宗师留下了警世恒言。

  美帝国主义无法战胜社會主義中国。尽管当年一穷二白的中国在“改开”年代遭到百般诬蔑,却实在是顶天立地的强国。对此,有世界上头号帝国主义强权作证,证诸帝国主义列强连同它们奉行了一个世纪之久的对华炮舰外交从中国“滚回去”了,证诸“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证诸历史,帝国主义列强能够入侵或攻陷封建主义或资本主义的中国。尽管中国的资产階級将“改开”年代吹捧为“特别是”的盛世,中国却实在是虚弱的、折断了脊梁。对此,有世界上头号帝国主义强权作证,有银河号、有炸馆、撞机等等不了了之的帝国主义孽案作证,有一次次“坚决反对”却被美帝视如放屁一般的“消气”外交作证,证诸美帝国主义对华奉行炮舰外交,卷土重来,“杀进来”了。

  帝国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已经并仍在继续给世界上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制造着灾难、贫困和战争。中国人民、第三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掠夺的斗争远未结束。前苏联同美国之间相互斗争的历史表明,即便在“确保相互摧毁”的“恐怖平衡”的前提条件下,帝国主义同社會主義之间的所谓“和平共处”,也不过是从平衡到不平衡的过渡。资产階級同无产階級的斗争,资本主义同社會主義两种制度、两条道路之间的斗争是无法“和谐”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因为,“树欲静而风不止。”前苏联置身其中而不自知,终于败亡;已经改“制”希望入伙的俄罗斯今天仍然继续处在帝国主义列强的遏制围堵中。人吃人的制度下狗也咬狗。

  美国航母开过来了,美帝国主义的对华炮舰外交“杀过来”了。“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中国又一次面临着内忧外患。然而,“季孙之忧,不在颛顼,而在萧墙之内也。”

  殷鉴不远,前苏联镜子一般映照着中国。

  2010,12,22

  ○1张云:《美国衰落与霸权延续的逻辑》,联合早报网,2010, 12, 06http://www.zaobao.com/special/china/sino_us/pages8/sino_us101206.shtml,last accessed 11/12/2010

  ○2TheFreeDictionary,Amethyst Incident, last accessed 20/12/10 http://encyclopedia.farlex.com/Amethyst+Incident

  IMDb.com,Yangtse Incident: The Story of H.M.S. Amethyst (1957),last accessed 20/12/10,http://www.imdb.com/title/tt0051209/

  ○3○4叶飞:《叶飞忆金门炮战:毛主席决策所有人都没懂》,历史屏道,河北新闻网,摘自《毛泽东生平全纪录》(上卷),柯延,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 http://lishi.hebnews.cn/2010-11/25/content_1283710.htm

  ○5Shin Hae-in and Song Sang-ho,Allies pressure China to warn North Korea,TheKoreaHerald,December 7, 2010,http://www.koreaherald.com/national/Detail.jsp?newsMLId=20101207000823

  ○6就不比嘴:《原子弹咋就撑不起“发言人”的软皮囊?》,乌有之乡,2010,12,02http://www.wyzxsx.com/Article/view/201012/199541.html

  作者:赵大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帝国主义对华炮舰外交的进与退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A 说:,

    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 @ 06:11:12

    1

    脑子有毛病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