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如果轮子下的是省长”折射出的两个深刻危机

  昨天中午,在博客中国一篇置顶文章《如果已知证据都为真,这是起交通事故》一文的评论栏中,看到了这样一条评论:“现在的问题就是,死在车轮下的是村长,民间认为是蓄意谋杀,但如果车轮下的是省长,民间会认为是在为民除害。”

  这条评论太刺目,很有些“反动”,但却说出了当今中国一个令人沉重、令人深忧的事实:

  一、长期的“政治忽悠”和谎言宣传,导致政府公信力和官方媒体公信力几乎荡然无存。现在,民众对政府和官方媒体的一切言论,都持强烈的怀疑态度。甚至完全拒斥态度。换言之,执政者和官方媒体说什么,公众都怀疑。或者都不相信。

  看到“长期的‘政治忽悠’和谎言宣传,导致政府公信力和官方媒体公信力几乎荡然无存”这句话,负责网络舆论监管的党工同志和网站网管同志或许会神经紧张起来……这里,我想对说一句的是:亲爱的党工同志和网管同志,你们不要紧张——因为事实确实如此!为了你们的切身利益,你们更不要“和谐”老李此文!

  难道不是吗——当今中国,甭说老百姓不再相信政府说的话,将心比心,负责网络监管的亲爱的党工同志,还有网管同志,你们又信吗?这里,不谈敏感的政治话题,而谈尊敬的领导同志平日最喜欢挂在嘴巴上的“民生”问题吧——这里不多谈,只谈一个可能你们这些阶层人士最关心的房价问题吧:这些年来,中央政府一再说要控制房价飞升的局面,要设法将房价降下来。然而,地方政府作为房地产最大的直接受益者,他们将自己手中掌握的土地拼命卖个高价钱的同时,还将房地产作为地方GDP的标杆,作为政绩的筹码——当然,更是第一把手日后“挑更重担子”的筹码。正因为利益攸关,他们不但不干预一涨再涨的房价,还默许、甚至怂恿房地产商通过不良媒体编造、发布种种诱骗老百姓上当的新闻和信息……所以,严格地说,高房价,是地方政府与开发商一起合演的一出基本不含一丝人性的双簧戏——买票的是老百姓,受害的还是老百姓!而你们这些处于白领阶层的同志呢?更是直接的受害人!——想想有没有道理?本来,前些年房价在4-5千/平方米的时候,你们这些白领同志“供房”压力还基本不大嘛。现在,房子涨到1-2万/平方米的时候,不是领导同志的你们,心头还不压上一块沉重的石头?

  嘴上说一套,行动是另一套,叫老百姓怎样还相信政府说的话呢?

  或者有人会说:中央政府的政策和出发点是好的,只是地方政府“歪嘴和尚念经”。纵然如此,这又岂能成为一个理由?虽然,中国老百姓一直是最体贴党和政府的——纵然党和政府把天捅了个洞,老百姓还当成是自家的孩子做错了事——“能改就好”!就拿老李本人来说吧,一个最容易被领导同志感动的老百姓,——常常在胡总的最高指示面前振作起来:“看来,胡总、党中央终于要动真格的了”……更经常被温总饱含深情的表态感动得老泪抹了一把又一把的:“这才是人民的好总理!”……然而,一次又一次我发现:自己的老泪原来白流了——“政令不出中南海,下面的同志们原来压根不听胡总、温总他们的……”

  “政令不出中南海”,导致老百姓一再上当受骗,明明是制度之过嘛!但是,有些领导同志却仍然一再高喊“绝不”——唉,在如此严酷的现实面前,老百姓的智商再低,中国人再有“百忍成金”的“优良传统”,也断不会再相信,也断不会再抱希望了吧?

  二、长期的强权政治和没有底线的公权滥用,导致当今官民对立情绪已到了一个临届点。——纵然是事实,民众也本能地产生一种拒斥心理。

  谈到“长期的强权政治和没有底线的公权滥用”这个话题,这里同样不谈发生在六十一年间的太多敏感政治话题,同样不谈太多让老百姓伤透了心的事情,而继续谈房地产——当今中国,一方面,地方政府将自己手中掌握的土地拼命卖个好价线;另一方面,强势集团又与地方政府勾结,采用强横、暴力手段贱价征用的农民土地,强拆民房。各级“人民政府”一个个成了“东霸天”、“西霸天、”南霸天“”北霸天“……这些年访民如潮,恶性群体事件不断,绝大多数都因强拆、贱卖而起。而钱云会惨案的受害人钱云会老哥,就是贱价征地、暴力强拆的受害人——这些年,因不满贱价征地,因不满强势集团与他后任的黑幕交易,钱云会老哥义不容辞为民请命屡屡为上访。结果呢?在”人民民主专政“制度下,他却没有遇上一个”包青天“,而是被当地的”人民政府“三次送进”人民民主专政机关“——五年中有三年多时间在”机关“中度过!

  自己手中的土地,往往是“待价而沽”,要变成一块块“地王”;老百姓的耕地、房屋呢?却硬要当成番茨、当成萝卜买进来!——如此情况之下,叫官民关系不如同水火也难!想让老百姓再相信政府也怪!

  再回到钱云会事件吧——

  这些天看了太多钱云会惨案的报道,我宁愿相信这是纯粹的交通事故——真不愿看到人心险恶至此。其实,从太多案件的详细报道来看,交通事故的可信性确实很大。然而,看到这些年当地政府对钱云会实行的种种令人难于置信的恶行,又确实让人不能此案产生强烈的质疑——果真是交通肇事吗?为什么死者偏偏是当地政府的‘死对头’钱云会老哥?

  而这些天网民一边倒的强烈质疑和愤怒,正是当今政府公信力荡然无存的结果。

  政府公信力尽失到了这个地步,纵然请美国的神探李昌钰博士前来侦办钱云会案,并得出确是交通肇事的结论,相信仍然无数老百姓不会相信这是事实。

  话到这里,使我不禁想起了此前不久同样激起巨大民怨的“李刚门事件”,以及更早的“邓玉娇事件”、“杨 佳事件”——本来,只要是一个公信力稍存的政府,在案件的终审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民众断不会如此群情激愤。然而在中国,不但民众立场绝对的一边倒,而且有举国愤怒之味道。

  执政者目前面临的尴尬处境,让我想起了‘狼来了’的故事。谎言,是一面双刃剑——一方面,它可以暂时瞒过公众的眼睛,骗取人们的信任,为自己谋得巨大利益。另一方面,说谎者的脸孔一旦被人们所认识,他就会受到人们的鄙视,使他的公信力尽失。

  执政者目前面临的尴尬处境,又使我想起了“民心不可挡、民意不可违、民情不可没、民生不可黑”这句话——再强大的统治者,如果强逆民心,强忤民意,强悖民情,强压民生,最终必将成为覆水之舟!

  政府公信力尽失,严重的官民对立情绪,是引发社会大动荡的两个极为严重的信号!

  从胡风高唱“时间开始了”之日起,到“走进新时代”,中国老百姓像容忍自己的孩子做错事、做坏事一样容忍了肉食者的太多过失。容忍了无数不堪言说的痛苦和辛酸……然而,老百姓的容忍,却换不到肉食者的幡然悔悟。漫无边际的强权政治,没有底线的公权滥用,导致民众从失望走向绝望,再从绝望走向愤怒、仇视。在无数次受骗的教训面前,在长期毫无悔意的顽固、强横面前,绝大多数国人同胞已经失去了起码的耐心与耐性,这就是群体事件动辄引起举国愤怒,对政府的解释和“主旋律”媒体报道持强烈拒斥态度的最重要原因。

  毛泽东时代,每当面临“美帝”、“苏修”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的“无耻挑衅”时,中国的官方发言人和主流媒体总会“义正词严”地警告说:“中国人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想,此话今天用来警醒中国的肉食者们再也合适不过了!

  来源:博客中国

  作者:李悔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如果轮子下的是省长”折射出的两个深刻危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