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罡:中国人五千年没想明白的一个问题

  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但我们在科技上的成就不及古希腊,在宗教方面的创造力不如古印度,中国真正能引以为豪的是政治哲学,中国古人把凭什么得江山、靠什么守江山的问题,总结得那是“相当”深刻。

  汉高祖曾经总结自己得江山的经验说,他虽然治国不如萧何、出谋策划不如张良、带兵打仗不如韩信,但由于他能够有效使用这三个“人杰”,所以能得天下。唐太宗则对自己守江山的诀窍作了生动说明,他说,国以人为本,庶人者水也,君者舟也,水能载舟,水能覆舟。从这两位史上明君的政治经验中我们似乎可以得出结论:打江山靠得人才,守江山靠得人心。

  但人才这个东西很奇怪,没有的时候千呼万唤出不来,以至于清朝中期的龚自珍曾经发感慨说,时下不仅没有良相和良医,连合格的小偷也没有。而人才涌现的时候往往又扎堆诞生,比如建立汉室的刘邦君臣大多出自小小的沛县,明太祖朱元璋的开国元勋许多都是凤阳人,以至于《明史纪事本末》的撰写者不禁慨叹,难道是老天爷为了让朱元璋得天下故意把那么多人中龙凤降生到他的周围?我们还可顺着这个思路问下去:被毛泽东评价为“封建皇帝里边最厉害一个”的刘邦,他这个“人才”又是为谁准备的呢?

  至于人心,则更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按理说,新野县百姓能冒着被曹军“包饺子”的危险追随刘备渡江,蜀汉政权无疑要比曹魏政权更得人心,但历史的结局却是蜀汉为曹魏所灭。客观地说,魏能灭蜀靠的不是比后者更得人心,而是靠比后者人多,人多自然兵多。唐太宗的那句 “国以人为本”常被后世儒家解释为要注重老百姓的人心向背,但没准人家李世民的本意却是“有足够多的老百姓才是国家的根本”。

  因此,如果不怕与正统理论抬杠,我们也可以说打江山靠老天爷安排,守江山靠人多势众。近段时间,“中国经济奇迹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这一问题引起了众多读者的浓厚兴趣,其实,如果我们孤立地看中國经济总量在过去30年中迅速跃居世界前列这一现象,确实可以称之为奇迹,但如果看看中國治乱相替的历史就会发现,只要别人不来折腾我们,我们自己不折腾自己,中国的经济总量基本总能保持在世界前列,而其原因也很简单,并不是因为我们比其他文明的科技水平更高、生产关系更先进,而是因为我们人多。

  但人多并不一定意味着人才多。我们中国人历来有个认识误区,以为人才和人口有个固定不变的比例关系,人口基数越大,人才就越多,于是历代帝王总是像篦头发似的想把全天下读书人都召集来参加科举考试,以为这样就能做到“野无遗贤”,但他们却忘了“刘项原来不读书”的古话,真正的开创性人才往往存在于人们的常规视野之外,他们不是谁能刻意培养出来的,更不是下功夫找就一定能得到的。说实话,以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和经济增长趋势,GDP总量即便2012年不能超越美国,2022年、2032年也差不多了,但读者都明白,真正的超越不是GDP高过美国,而是综合实力的超越,这有点像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能引领中国实现这类超越的人才,自古至今还没有一位出自挤挤挨挨的公务员应试队伍。

  打江山靠什么,守江山靠什么,这在中国五千年的政治哲学里似乎已有定论,然而暮然回首,却发现这仍是个中国人没想明白的问题。

  中华文明为何总在野蛮面前屈服?在笔者看来,我们中国人似乎有一种集体印象,即文明就该是脆弱的、文雅的,就该是总被雨打风吹去的,而我们中国的历史也一再印证了这种看法。被公认为中国封建社会文明程度最高的两宋,恰是中国历史上最孱弱的王朝,它虽然坐拥雄厚的物质财富与精神文明,并拥有当时领先全球的科学技术,却先亡于女真,再亡于蒙古,一而再地屈服于蛮族的铁蹄之下,绝对堪称中国最屈辱的封建王朝。中国其他朝代虽然不像两宋那么不争气,但国力随着国家文明程度的提升反而不断变弱却是共同的现象。

  毛泽东评论明朝时曾说,明朝搞得好的只有明太祖、明成祖两个皇帝,一个不识字,一个识字不多;以后到嘉靖,知识分子当政,反而不成了,国家就管不好。毛泽东这番文盲、半文盲比知识分子更会管理国家、“野蛮”统治比“文明”治理更能使国家强盛的话,虽然值得商榷,但某种程度也是中国几千年王朝循环史的客观反映。当然,中国在这方面并不形单影只,一部印度古代史,也几乎是一部不断被北方蛮族暴捶的历史。

  好在人类总的历史进程是文明战胜野蛮,文明不仅仅是制礼作乐、德化四方,更要有足以自卫并战胜蛮敌的力量。很可惜,引领人类走上这条正确道路的不是一度科技、文化领先世界的中国,而是西方文明。尚武的西汉打败了野蛮的匈奴,但汉朝的国力却开始走下坡路,实行民主制的雅典城邦打败了野蛮的波斯,古希腊却迎来了全盛期。中华文明一次次在新时代黎明就要到来的时刻败倒在蛮族的铁蹄之下,而西方文明却总能借着战胜野蛮、落后势力的东风使文明水平和综合国力双双迈上一个新台阶。

  不过中国人也不必过于妄自菲薄,或许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就像同一种作物两个各具特性的品种,能几千年繁衍生存下来就说明它们都是成功的,无所谓优劣之分,不过是各有千秋罢了。五胡乱华对中华文明的打击丝毫不亚于日耳曼蛮族对欧洲文明的冲击,但中华文明只经过200多年的调整就迎来了唐朝的再度辉煌,而欧洲文明却一蹶不振陷入了长达千年的黑暗中世纪。近代以来,中国经济从总量世界第一跌落至崩溃边缘,但仅仅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GDP便已跃居世界第二,反弹速度之快令许多西方老牌强国望尘莫及。

  话虽如此,但中华文明只要改不了总在野蛮面前屈服的老毛病,就难以成为人类文明的主流,可我们为什么总在黎明前倒下呢?这个问题迄今没有中国人能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刘罡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人五千年没想明白的一个问题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Roylin 说:,

    2011年01月07日 星期五 @ 15:19:03

    1

    不太清楚本文要表达什么道理,现在的野蛮是谁,是美国还是日本?或者是落后的朝鲜或蒙古?好像都说不通,相比之下好像自己倒是相对野蛮的。

    回复

  2. A 说:,

    2011年01月07日 星期五 @ 17:23:33

    2

    这是出自哪个山寨版的华尔街日报吧?I’m totally confused of what the author want to express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