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诚:元旦央视高调唱红释放出什么样的政治信号

  2011年元旦,和谐中国以《东方红》开场。我没有看这台晚会——我对央视这样的喉舌型新闻媒体一向很少好感,据看过的朋友说,晚会动用了盛大的老战士歌队,大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大唱永远跟党走,可谓杀气腾腾,火药味之浓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无出其右。著名左派教授张宏良兴高采烈地撰文大加称赞,欢呼毛泽东思想重又回到了中国政治的心脏,颇有“初闻滋泪满衣裳、漫卷诗书喜欲狂”的颠狂意味,让人很容易联想起当年范进中举之后发疯的场面。央视高调唱红之下,左右两派政治力量都有目瞪口呆:中国怎么了?执政党怎么了?总书记怎么了?温总理怎么了?中国是不是又要重回全国山河一片红的文化大革命时代了?

  元旦唱红的确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政治信号,引起各方政治力量强烈关注自在必然。在中国这样高度意识形态化的社会里,元旦唱红不仅是一个晚会,它其实也是一个政治动作,只不过采用了文艺的形式,表明风开始向左的一面吹。用张宏良的话说就是:红潮终于从重庆刮进中央,刮到了中国政治的心脏。

  那么,在执政党第一喉舌央视高调唱红之后,中国会不会重现文革红海洋,至少像中国左派所幻想的那样,沾一点红海洋的红运呢?中国是就此向左转还是继续打左灯向右转呢?

  我注意到,首先这次红歌会,是在重庆唱红打黑之后。 十二月六日 至八日,刚刚当选军委副主席、明确了接班人地位的习近平到重庆视察,高调肯定了重庆唱红的做法,习近平将上任以后的第一站选在重庆,坊间有很多精彩解读,多数认为这是执政党十八大新老交接班前红二代的一次结盟。

  再往前看,元旦央视高调唱红还有一个中国模式的宏大背景。三十年来,由于鄧小平绝对短视的跛足的经济改革,中国权贵集团已经以改革开放的名义,在执政党操控的资本主义(实质是国家资本主义亦即官僚资本主义或者中国特色资本主义)背景下,将中国人民付出血泪代价创造的国民财富的绝大部分席卷一空。在最需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将鄧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事业(邓改革本来就包括政治和经济两大领域)进行到底的时候,改革的既得利益集团停下了改革的脚步(他们摸不着石头了,事实上也不想过河了),试图以“中国模式”为中国现状背书以使其固定化永久化,因而在事实上否定了政治改革的任何可能性。但政治在任何时候都带有浓重的流氓性,执政集团其实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并没有就此将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完全关闭,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敢。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关于政治体制改的的提法是“积极稳妥”,并没有说完全不搞。“积极稳妥”的意思就是再看看。看什么?无非看他们精心包装出来的中国模式,是不是能够被中国人完全接受;看中國人民对政治体制改革的要求是不是真的强烈,强烈到不改就要“造反有理”的程度?如果不启动政治改革不行,能不能慢一点改,或者假装改而实际不改,一晃又是好几年、直到我这一任平安交班?如果必须在政改和政权垮台之间作出选择,那么有无可能采取一种折衷的办法:既搞了政治改革,又不至于丢掉一党执政的对全社会的绝对领导权?还想看看国际上,是不是能够通过巨大的市场交换以赢得美国等西方民主发达国家的好感,多少减轻对中国模式的巨大变革压力?还想看看,除了金太阳的三代世袭式的社會主義,国际社会重返专制暴政的国家是不是能够再多几个,以改变披着中国模式漂亮外衣的专制暴政在国际上日落西山、孤掌难鸣、里外不是人的丑陋猥琐形象?中国权贵集团想看的东西太多,而他们认为留给自己好好看看的时间还有,因为局面还远没有失控,就算有越来越多的反抗(群体事件),他们手里握有巨大的财富,在巨大的高压之下再施以贿赂(对冒死反抗的群众贿赂),不信就不能将反抗的民众各个击破,因为这一招可谓一用就灵,已经尝到了很大的甜头。事实上三十年来他们一直在看,走一步看一步。所谓“摸着石头过河”,摸着石头过河,本质就是走着看。特别自鄧小平去世以后,权贵集团一直在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之间左顾右盼,对政治改革能推就推、能拖就拖。江一任是看,胡溫一任还是看。已经看过了几十年时间,看过了几代人,可是他们还想看。他们看出了什么吗?似乎看出来了,因为他们忽然通过央视高调唱红表达了他们的结论,这就是向左走;因为执政党从地上重又捡起了一度丢弃的毛泽东思想!

  以上是这一次中央台高调唱红的两个背景。那么向左走,这就是他们经过长时间犹豫和观望之后找到的结论吗?在此以前,执政党一直在左顾右盼,在左右两派之间走钢丝,有时候利用右派打击左派(因为左派一直称他们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要求重回毛泽东思想,使他们没有办法招架);有时候又利用右派高唱普世价值要求民主自由来打击左派(因为比较左派的原教旨社會主義,右派坚定地要求民主自由,实行三权分立、多党轮流执政的宪政民主,这直接是要了执政党的命)。那么现在,与重庆模式高调唱红相唱和,是不是意味着中国一定要重回毛泽东时代呢?我认为左派很可能高兴得太早了一点。理由如下:一、向左走是一步死棋,意味着对鄧小平改革开放的背叛。历史已经证明,毛泽东思想不可能救中国,强行贯彻毛泽东思想只能给中华民族造成巨大的灾难。在目前的中国社会,除了底层不开化的左派愚妇愚夫,重回毛时代绝大多数中国人不会答应。以重庆模式为例:重庆自薄熙来主政以后,借打黑迅速积累起巨大的人望,成为政治明星人物,由一个政治权力斗争中落败者(京官沦为地方官)一改颓势,重新成为强势政治人物,连习近平都不能不急急忙忙予以笼络的封疆大吏。在薄治下,重庆人民是不是就一定有好日子过呢?回答是否定的。首先重回红色意味着重回贫乏,不只是精神的贫乏,其实也将是物质的贫乏,重庆人民生活质量的下降是必然的。在重庆这样的红潮中,一个不跟上红色潮流走的人,一定是落落欢,与人群格格不入。大家都跟红歌走,只有你不信也不唱,不是彻底孤立又是什么?这样重庆人民实际上被红色狂热绑架了。一个被绑架了的人,还有什么自由和尊严可言?这是第一层。就算农民交出了土地,大开绿灯支持重庆官府发展资本主义,资本家收了钱财,政府收割了财税和稳定,农民得到了想要的工作岗位,还可以住上廉租公寓,是不是就一定幸福万年长呢?答案还是否定的。重庆模式本来就是人治,也许因为领导人的品质和能力,有可能摊上一种比较好的人治,可是只要是人治就决无稳定可言,谁出来打保票都没有用。薄书记不可能永远不调走不高升,不调走不高升也不可能永远不退休,退休了怎么办?一旦他的继任者另搞一套,又怎么办?一旦他的继任者利用政府的无限权力大搞腐败你又怎么办?退一万步,即使薄永远主政重庆,可是一旦重庆模式在经济上难以为继,又怎么办?谁出来从头收拾旧山河,都是巨大的难题。所以在重庆模式下是决无稳定可言的,它的发展和稳定建立在一系列并不可靠的假设之下,而这些假设随时都可能生变。重庆人民不要很久就会发现,辛苦建设起来的重庆模式,只不过是沙上的城堡,随时都可能在风浪里轰然倒掉,收拾烂摊子的痛苦甚至更甚于原来。小小的重庆倘且如此,举国重新回到文革毛体制时代又会好到哪里去呢?二、人不可能第二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历史也是。中国不可能重回文革,因为重回文革不具有任何可操作性。重回文革要求有举国狂热失去理智的民众,要求较长时间的个人崇拜培养,要求领袖建立巨大的远远压倒现存一切政治人物的功绩和威望,这一切现在都没有。现有领导格局是一个英雄退场之后的无主(即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谁都可以上)的平庸格局,谁要跳出来复制毛泽东无异于自找没趣,除了一群被人卖了还要帮着人家数钱的左奴,决不会有多少人跟随。再说玩文革这步棋是一招险棋,弄不好要引火烧身(正如玩爱国这张牌是一把双刃剑一样,弄不好会伤及自身)——真要重回文革,无异于执政高层自己找死,愤怒的人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将遍于全国的贪官污吏统统抓起来,然后四出寻找必须为这件事负责的人并振臂高呼口号:“绞死国王!”如此甜蜜而血腥暴力的果实请君入瓮,现任和继任的共和国公仆们只怕没人答应,即使有这样胸怀也决无这样胆量吧。

  那么,元旦晚会高调唱红释放出了怎样的政治信号呢?我认为,复杂的现实常常具有一个简单的内核,无他,只为了平安顺利交班。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这台晚会应当是习副主席出场前的杰作。就是说执政党第四代领导群体正在让位于新一代领导集体(类似扶上马送一程),现在台前的第四代领导核心,事实上已经退居看守内阁位置,第五代领导集体的大戏已经开场。这是一向老谋深算的执政党高层在这个新旧交替而国内矛盾极其尖锐敏感极具爆炸性的非常时期不得不采取的一个权宜动作。从这一台晚会开始,原有领导集体重在维稳,不可能再有大的作为;新一代领导集体则通过制造向左转的强势姿态以攻为守(守而已,除了守还能有什么攻的动作?多年折腾下来民心丧尽,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有原子弹又能怎样,武装到牙齿又能怎样,借你一万个老虎胆,也未必敢有人向人民扔原子弹)。除了论证接班的合法性,高调唱红还有两个作用:一是以高调唱红的迷幻剂给中国左派以幻相,你们看我们就要重回毛时代了;让工农联盟,让工人重新成为领导階級,这样可使闹腾得很凶的中国左派暂时安静下来(先稳定一部分)。二是借此对国家总理七唱政改之后坚决要求实行宪政民主、要求启动政治改革的所谓右派势力构成强力打压态势,让你们暂时失去强势进攻的势头。这个党虽然极其固执不知变通恋栈权力到执迷不悟程度,但它运筹帷幄的狡猾灵活身段(权术)其实是足够的。这么做的底牌是明摆着的:时局到了这个时候,确保十八大顺利接班(平安交班、平安接班上位)才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符合新老两代领导集团的共同利益。

  基于以上理由,我的判断是:元旦央视高调唱红,只不过为了给第五代领导集体强势上位造势。现政权已经被中国现实逼上了向左不是向右不是的绝境,高调唱红只不过是因应复杂现实的一种权宜之计,并无长远指导意义。一切以确保顺利上位为重,一旦第五代领导集体顺利上位,再适时向空抛出一个民生的红绣球,稍稍缓和一下官民对立的激烈情绪(反正中国人贪小便宜是出了名的),然后一切照旧。

  由此看来,新一代领导集体上位仍然采取了在左右两大势力之间走钢丝的危险战略,并无过人新招。在实用主义的既得利益权贵集团武器库里,一切都只是工具(连公有制、共产主义这些神圣大词都可以是工具,还有什么不能被用作维持统治的工具呢?),左派右派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只要有利于维稳,即使是玩弄十四亿中国人于股掌之中也在所不惜,何况左派右派。到了某一个时候左派势力感到不满,还可以利用右派势力对民主自由的强烈要求给左派以狠狠打击,让它们甘拜下风,收敛起咄咄逼人的进逼势头。第五代的如意算盘是:在左派和右派之间,至少再玩出第二个十年。至于在这十年里,又将有多少中国人倾家荡产、死于非命,大可以忽略不计。

  天不变,道亦不变。是吗?没错。中国的专家和学者已经找到了一个新名词,叫作中国模式。这个新词好就好在有利于保持现状,只要有利于维持现状就可以支持政权,能延续几年就是几年,能传之千年万代那就更好,我猜想这才是元旦高调唱红的潜台词、第五代领导的活思想。

  中共以往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不就是这么书写的吗?

  2011年1月2日

  来源:博客中国

  作者:刘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元旦央视高调唱红释放出什么样的政治信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