蓁桦:中国知识分子,你们欠中华民族一个下跪

  1. 现代中国知识分子并非是没有错误的圣贤

  与其他民族的知识分子相比,中国知识分子有许多非常显著的特点,尤其是现代知识分子——所谓的专家学者、大师权威,其中之一就是他们从来都不道歉——我们可以发现很多西方国家的政府、机构或社会群体常常为自己的不当行为公开道歉,例如澳大利亚政府向土著人认错、德国前总理勃兰特为希特勒迫害犹太人下跪、在南非制造种族隔离残害黑人的种族主义者为自己的暴行而自责。而美国政府的道歉更是多得难以枚举。即使是最为蛮横的无理的中国政府也有道歉的时候,它公开为右派平反、否定文化革命就是无法否认的实例。然而非常奇怪,迄今为止,我们很难找到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现代公开道歉的记录,恰恰相反,我们能找到的只是他们吹嘘标榜自己正确的豪言壮语。例如上海有一位所谓的大师,虽然他曾经有过一段光荣的“历史”,是著名的“石一歌”——那个在文化革命中以文章杀人的一组刽子手——中的一员,这些人们都不曾忘记,然而这位大师却居然还大言不惭地公开否认自己在文化革命中有做过任何错事。他们就像二次大战时的意大利总理墨索里尼一样,“总是有理!”

  其实任何人都会犯错误,中国古语中“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说的也就是这种意思。不过就是圣贤也会犯错误。举例而言孔夫子就是一个公认的圣贤,但是他也曾经说他每日都“三省吾身”,如果圣贤不会犯错误他还有什么必要每日三省自身?由此可见,从理论上来看,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也不可能没有错误。因此他们不道歉实在是与阿Q忌讳头上的疤一样,是一种典型的阿Q特征。

  如果我们从现代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来看,我们更完全有理由对中国现代知识分子——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大师权威说,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贯正确的,你们不仅犯了一系列的原则性错误,而且你们中部分人更可以说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你们不仅应该立即公开地道歉,不仅应该像胡耀邦对那些被打成右派的人士三鞠躬,更应该像德国前总理勃兰特给犹太人下跪一样,给中华民族下跪!

  2. 知识分子必须对中国当前的政治腐败负责

  如果我们对现代中国社会的发展史做一个回顾,并不难发现,中国当前的社会政治腐败,与你们有着直接的关系。诚然,你们反对蒋介石政权的贪污腐败是有道理的,可是事实证明:根除腐败,不应该是建立一个新的专制来取代旧的专制,而是建立民主制度。而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从中国政治力学上来看,抗战胜利后社会上产生了两种基本相当的政治力量,恰恰是在中国建立民主政治制度的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而你们却是天真而竭尽全力地支持共产党建立政权来取代国民党。如果你们有良知,理性而远见地主张民主,而不是偏激而短视地走向极端,国民党会不会如此短命地垮台?共产党能否在1949年建立一党专政?中国会不会出现国共互相牵制的民主制度?相信只要有些基本的判断能力,都会做出结论。就这种意义而言,你们是不是应该对中国今天的专制、贪污腐败承担责任?也许你们会说,你们没有能力,而是国民党是在太无能,共产党实在太狡猾。可是事实上在国共两种政治力量之间,知识分子恰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性力量,你们倒向哪一方,哪一方就会取胜。而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应该是一个民族最为理性的群体,是一个民族真正的灵魂,尤其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大师和权威,你们应该也必须为中国社会的正确发展承担你们的责任,这是你们不可推卸的社会历史使命。如果你们不能承担这种社会历史责任,你们就不配做为知识分子!因此对于中国今天的局面,你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你们的责任是非常重大的,因为你们当时根本不理解中华民族是需要的民主制度,而不是改朝换代,不是用一个新的专制来取代一个旧的专制,不是用一种新的腐败来取代旧的腐败!

  所以,你们缺少做为知识分子所必需具备的理性和远见,你们实际上也是“义和团”!你们对于中国发展的理想和对共产党的竭尽全力的支持,你们的所谓民主革命,实际上就像鲁迅笔下的阿Q所进行的革命一样,根本没有理解民主革命的真正含义,你们比阿Q还要阿Q!(说得不客气些,你们简直就是阿Q的正宗私生子!)难道你们不应该认真反省,不应该向中华民族道歉吗!难道你们不应该为自己的阿Q行为深刻反省吗?

  3. 知识分子必须对中国现代的社会灾难负责

  在共产党取得政权的过程中和取得政权后不久,中国就接二连三地出现了一系列的灾难,几千万军民的鲜血洒满了中华大地,而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则更使得几千万人成为饿殍,尤其可悲的是所谓文化大革命,除了“红太阳”之外整个中国几乎没有不受伤害的人。然而对于这种民族的灾难,你们先是(对所谓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等)拍手称快,因为和自己无关;而在历史开始宿命般地报复你们(如反右、四清等),你们则沉默寡言,装聋作哑,企图蒙混过关;甚至于不惜出卖灵魂,无耻地表示忠心耿耿,更有一些人在反右和文化革命中充当文化打手,残酷无情地造谣、中伤、污蔑、陷害无辜,恶狠狠地用手中的笔来杀人(我们前面所提到的上海的那位所谓大师实际上就是如此),不惜用同伴的鲜血和身躯奠定自己爬上高层的阶梯;而在文化革命结束之后,你们也并没有对自己的各种错误和罪行公开反省(最多也就是通过所谓的“伤痕文学”哭哭啼啼,哀嚎什么“祖国我爱你,可是你爱我吗?”),向那“伟大的母亲”哭诉你们是多么的忠心耿耿,而“伟大的母亲”则是冤枉了你们!你们完全“忘记”了你们自己也曾帮助那“伟大的母亲”残酷无情地迫害无辜!你们中有几个站在被害人面前发自内心地忏悔过:“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我!”?没有几个(除了巴金等极少数人扭扭捏捏地忏悔之外),你们甚至于还无耻地公开否认自己的错误和罪行,例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上海的那位大师,甚至于还公开表示自己在文化革命中没有任何错事!

  也许你们会说,当时我们也是为了生活,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啊!不错,我们并不否认你们当时已经身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也不苛求你们为了我们舍死忘生,可是难道你们就不能对那疯狂的“母亲”的罚款表示沉默,而却要献媚和推波助澜?更为重要的是,今天事情已经过去,尤其是你们那位“伟大的母亲”也并不禁止你们否定文化革命时代的错误和荒唐,甚至于胡耀邦都向所谓的右派三鞠躬,因此公开反思和承认自己在文化革命中的错误与荒唐,并不会给你们带来什么危险,难道你们还不应该道歉吗?

  你们不道歉,关键就在于你们自己,在于你们在于你们根本没有胡耀邦、勃兰特、孔夫子一样的伟大胸怀,在于你们本质上就是现代阿Q——你们就像阿Q忌讳头上的疤一样忌讳自己所犯的错误和罪行,更为坦率地说,是你们做为知识分子的良心有问题,你们中的一些人连阿Q都不如——简直就是没有生殖器的文化太监,你们中的一些人直到在今天还在继续出卖自己的灵魂,继续作孽!例如上海的那位大师,不仅无耻之极地否认自己在文化革命中的错误,甚至于直到今天还毫无人性地要那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把失去自己最心爱的孩子这种世间最为悲惨的事情当作“红白喜事”,因为“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试问大师,你们的基本人性何在?难道你们不知道对人们来说最悲惨的事情之一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吗?你们和那些只会服侍皇室的没有生殖器的太监相比难道还有什么区别吗?你们还算是真正的人吗?你们难道你们不就是一群令人恶心之极的文化太监吗?

  4.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对中国社会问题负责

  如果我们再从学术造诣和社会要求上来看,你们更是令人齿寒!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有着近四分之一的世界人口,可是迄今为止,你们究竟有多少在自己的领域可以在世界上独占鳌头?除了对中国历史的研究之外,现在你们中在世界上有影响的大师,就是电影界和艺术届的少数几个(如艾未未、张艺谋)而已。在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社会学、教育学、社会保障等基本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你们几乎没有一个提出过自己系统而完整的理论,因此几乎没有一个在世界上着令人尊重的地位,甚至于没有几个人的著作翻译成为英文(只要比较一下你们翻译成为中文的著作、又有多少西方知识分子的著作翻译成中文就更可以明白这一点),更别提影响世界了!而你们的人数却并不少!你们不觉得羞耻吗?更为可悲的是,即使在一些非常具体的中国社会问题上,你们都拿不出一个像样的解决方案来。例如医疗乱收费,自从医疗保障改革以来就成为中国社会的严重问题,民众极为不满,政府虽然也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努力解决,可是却根本无法解决,因为它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社会问题,并不是政府官员的长官凭自己的主管意志就可以解决的。所以它需要专家学者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可是你们一直到今天都没有拿出一个可以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案来,以至于直到今天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例如人民币升值问题、户籍制度改革问题、教育改革问题等等等等。或许你们会为自己辩解说,这是政府责任而不是你们的责任,你们的责任就是发现问题,就是批判,可是如果说这是政府的官员可以解决的问题,那么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政府官员们的“长官意志”可以解决一切客观存在的社会问题,而无需专家学者提出方案?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请问你们是不是忘了,难道不是你们自己在反对长官意志决定一切吗?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或许你们又会为自己辩解,不是你们无能,而是问题太复杂了!而这又会使我们不由得想起《南征北战》中国民党军队的那位参谋长在被共产党打败之后的名言——军座,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了!你们和这位参谋长还有什么区别?你们还知道羞耻二字吗?

  所以,实际上你们根本不是什么大师,你们对于中国社会大大小小的社会问题实际上是胸无一策,你们实际上就是一群二三流庸才,甚至于就是一群滥竽充数的草包而已!你们中的大多数甚至于连二三流的草包都不如,而只是些就会拾拾西洋人牙慧、哗众取宠的寄生虫而已!尤其是像上海的那种所谓大师,更是一群无耻之极的骗子!试问大师,且不谈你有没有一点陈布雷自杀(须知在西安事变时他就几次三番地要自杀)的勇气,单就文采而言,你究竟能比陈布雷还是能比郭沫若、李敖?你配得上大师的名称吗?你根本不配!你的大师美名实际上不过就是慈禧夸太监李莲英而御封的而已!你就是一个文化太监大师!

  5. 中华民族的落后首先是知识分子的落后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知识分子的落后,而不是民众的落后。因为知识分子是一个民族的良知、良心和智慧所在。所以,中国社会当前的问题,中华民族的落后与灾难,就一定的意义而言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更是那些以上海那位御封大师为代表人物的大师——阿Q和太监通奸生下的私生子的难以否认的罪过!

  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很多伟大而杰出的知识分子,例如孔夫子,就是人们公认的圣贤。可是这些圣贤还是会每日三省自己。大师们,你们是圣贤吗?你们的道德文章能够和这些圣贤相比吗?对比他们,你们难道不应该忏悔吗?更何况无论从良知、良心还是从智慧上来看,你们都是错误连连,甚至于就是罪行不断,你们难道不是欠民众、欠中华民族一个下跪吗?

  佛语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大师们”,人人都会犯错误,即使圣贤也不例外,而且我们也并不要求你们一贯正确,可是当你们错了的时候,就应该勇敢地道歉,应该承认自己的错误。唯有如此人们才会原谅你们,你们的灵魂才会高贵。须知,正是因为勃兰特向二战中无辜被纳粹党杀害的犹太人下跪,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他才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如果你们不道歉,甚至于继续狡辩,继续作孽,历史也会记住你们,甚至于会无情地报复你们——不是直接报复你们,就是通过报复你们的子孙儿女来间接报复你们。反右和文化大革命难道不就是对你们的一种报复吗?这是任何作孽者都难以逃脱的历史宿命。所以,你们必须忏悔!你们只能忏悔!

  最后,我们也要奉劝那些迷信和吹捧大师的一些中国小知识分子,尤其是媒体从业者和某些人,你们和你们的父辈所遭遇的悲剧、你们的兄弟姐妹所面临的困难,都和这群二三流的草包和那些阿Q与太监通奸生下的私生子有关。你们应该要求这些人道歉,而不是吹捧这些迄今不愿意认错的历史罪人!如果你们还是将他们当成大师来顶礼膜拜,实在是做贱你们自己,实在是在被这群骗子把你们和你们的子孙都当成猪猡彻底卖掉以后还在帮助他们数钱——这岂不是比阿Q更加阿Q?!岂不是真的是蠢到家了?!

  作者:蓁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知识分子,你们欠中华民族一个下跪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过来人 说:,

    2011年02月07日 星期一 @ 04:56:59

    1

    蓁桦,你还是人吗!中国知识分子首先是受害者。你不同情受害者,不去谴责罪魁祸首,你还有良心吗!我看你就是知识分子中的败类!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