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竹:愚民与愚官

  少年时期我所在的班里唯一的读物是《中国少年报》,那里面有个专栏叫《社會主義好,资本主义糟》,这个专栏每期都以漫画的形式告诉我们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儿童是多么多么受苦,而生活在社會主義里的儿童是多么多么幸福,其中一幅便是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的翻版,当然那是说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儿童,而生活的社會主義的儿童当然是坐在温暖的火炉子旁。而那时正是我的肚子闹饥荒的时期,我当时就想,我并没有和社會主義过不去呀,为什么它要和我过不去,也许是我个子小,社會主義的阳光不屑照耀我,这样想着心情是愉快了些,可是肚子还是依旧地饿。

  长大了才知道全然不是那么回事,这并不是说我长大了就得出了社會主義糟,资本主义好的结论,而是说我知道了一些比较客观的事实,并且知道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饿死多少多少人,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类似上面的做法就叫作“愚民”,当然愚民古今中外皆已有之,不然就没有秦时的焚书坑儒,也不会有美国的“麦卡锡主义”,也不会有美国人当时谈“共”色变的“红色恐怖”,只是愚民愚到了一遍童贞的孩子头上,那样的报纸主编和编辑太缺德了,都该统统拉出去“死了死了地”,考虑到他们当时也是不得以而为之,我也就原谅他们了。

  但最近一种论调让我重温愚民的噩梦,是一种典型的愚民行为。幸运的是我现在有了成人的判断力,我和他们智力的高下也还很难说呢,他们愚不了我。当然我这里所说的愚民只是一部分人的个人行为,我相信我们的党没有愚我,不然就没有在《人民日报》上公开发表的有关几个部委的审计报告了。

  这种愚民的论调就是“关键在于律已”,我不相信这种论调,也许他们也觉出论调的苍白,竟恬不知耻地和总书记的“三讲”教育扯了起来,这样说来他们不仅在愚民,而且在愚官,并且有欺君之嫌,这些人应该马上拉出去枪毙。

  请看“关键在律己”主义者的愚民之言:

  “在社會主義市场经济大发展的今天,一些领导干部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倒下了,有的甚至是整个领导班子烂掉了。之所以出现这种令人痛心的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领导干部不能在使用权力的问题上严于律己。”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们举了两个例子以示说明:

  “宁波市原副市长谢建邦就是这样的人。他在悔过书中写道:‘在权力上,在一片赞扬声中,在歌颂和吹捧中,言行不一,使权力变成了金钱的工具。’由于不能严格要求自己,谢建邦被拉下了水。假如在第一次接受贿赂的时候,他能意志坚定,严格以领导和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拒绝诱惑,那么也许今天的他仍然是一个好领导,但是生活中没有那么多的假如。

  山东菏泽地区原副专员卢效玉在犯罪后也曾说:‘主观原因是自己的无产階級世界观没有牢固树立起来;其次是受小农经济思想的影响;三是受资产階級利己主义思想的影响;四是没有很好地学习法律。’前三个原因,都是思想上的原因,归结起来就是没有严格约束自己,没有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最终被腐蚀。”

  卢效玉的话简直就是“社會主義好,资本主义糟”的一种小小的变种,我不相信他会愚蠢地说过那样的话,如果真的说过也决不是心里话,我宁愿相信他是这样说的:“我只知道腐败到今天如此地步可能会死,我不知道绝对会死,如果我知道绝对会死,白痴才会这样干呢。”

  这也许说明我们的道德教育确实不够得力,但更说明我们的法制不够键全,如果是法制还算键全那更进一步说明我们执法不力,并不是每一个贪官都受到了严惩。道德只有对那些自愿接受教育和约束的人才有约束力。而法制的约束力是强制性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前几个月进去的原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副董事长兼香港嘉华银行董事长金德琴就很能说明问题。金德琴可是身为有60年党龄的高级领导干部啊,他受党的德化教育可不能说是不深,怎么一下就堕落了,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种事那些“关键在律己”主义者不可能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还那样说,那就是在愚民,同时也在愚官。

  只有可怜的老百姓们,他们既不会愚民,也不会愚官。愚民他们没有必要,因为他们自己就是民,吃得饱不饱,过得幸福不幸福,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他们也不会愚官,因为他们知道愚来愚去,最终总要愚到自己头上。只有那些有一官半职或当今姚文元之类的政客们才会愚民、愚官,借以捞取点政治资本、经济实惠,或者逃避法律的严惩,而不论是愚官还是愚民,最终苦的总是老百姓。

  上个月宣判的湛江特大走私、受贿案相信我们每个人都还记忆尤新,相信贪官们在犯罪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愚民、愚官,但陈同庆好酒好色,“连湛江最偏远的农村的老百姓都知道”,他们的作案过程长达六年之久,我们的公、检、法都那儿去了?在老百姓的眼里他们无一例外可都是官呀,他们怎么都那么好愚,如果他们不好愚,那只能说明他们愿意被愚,因为这样对我们的一部分执法人员来说,他们能从犯罪分子的犯罪过程中得到某种好处,只能这样解释。

  而为什么他们敢这样的胆大妄为?

  看来在愚民和愚官之外,还有许多我们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前几天在看了李金华审计长在审计报告对财政部、水利部等有关部委如何浪费、挪用人民的血汗钱之后,心中大喜了一阵,满以为又该许多位高官该进去了。但看了下面的话差点没把我气的过去:“从目前情况看,对个人涉嫌经济犯罪的问题,有关部门一般都能依法进行处理,但对部门单位严重违法违规和决策错误、疏于管理造成损浪费等问题,往往只是收缴违纪款项。针对这种情况,国务院将研究制定部门违法违规责任追究制度,对挤占挪用财政专项资金以及由于严重失职和官僚主义造成的的重大损失浪费等问题,予以严肃查处,并依法追究部门和单位有关领导的责任和直接责任人的责任,对执法犯法的严重腐败行为要予以严惩,公开曝光。”

  这好象就是说:“从目前情况看,对于个人强奸行为呢,我们一般都依法进行处理,但对于集体强奸或轮奸行为呢,我们还没有相应的法律,一旦我们有了相应的法律,肯定会对这种犯罪行为进行严惩。”

  你说气人不气人? 原载:春夏评论

  作者:瘦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愚民与愚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