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卫江:以仇报德,义安在哉?

  中国国家主席胡錦濤在访问美国的19日晚上,由奥巴马总统招待胡錦濤在白宫进行国宴,期间还举行了音乐晚会,中国钢琴家朗朗应邀也前往白宫,他演奏了中国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曲《我的祖国》,以及电影《英雄儿女》的歌曲穿插其中。

  郎朗的这一演奏引发了中美两国人士的热议和争议。24日,白宫发言人托米·维尔特通过美国广播公司(NPR)发表声明称,任何关于“郎朗在白宫演奏《我的祖国》是对美国侮辱的偏激意见”都是荒谬的、错误的。托米在发言中说,郎朗在演奏之前曾介绍,他弹奏的这首《我的祖国》是他最喜爱的中国歌曲,旋律优美,在中国广泛流传。郎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自己对这首曲子的背景一无所知,他以前演过很多次此曲,就是觉得很有艺术美,他还称自己从来不知道《上甘岭》这个电影。

  郎朗在网络博客上随后挂出声明,郎朗对此表示:“这就足够了。”

  但是人们的疑窦依然难释,难道是非争端就这样“足够”了吗?

  孔子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诚然,奥巴马总统和他的幕僚,美国的其他政客们,似乎不在乎这次“钢琴事件”背后的政治意向究竟如何,君子的坦荡与超然与小人的忧戚和卑劣呈现完全不同的价值路向,“关公战秦琼”,两者似乎不可通约。

  我在这里需要指出的:东西方文化以及思维模式的绝然不同,使得西方人难以洞明东方人所擅长的意象思维,尤其是中国人,最讲究:“象外之意”、“言不尽意”、“妙象尽意”、“大音稀声”、“弦外之音”,如今的表现就是在于朗朗的“钢琴政治”之中,中共所施展的是政治意淫,个中三味,美国佬实难品味。

  演奏者朗朗面对记者提问的表态,实在不足为信。试想:一个建立了声望的职业演奏家,对于自称“这首曲子也在很多场合弹过”、非常熟悉的曲子,在如此重要的国宴场合、一支中国家喻户晓的曲子,怎么会“不了解内容”?进而,这支“内容不解”的曲子怎么会激发起演奏者本人的“对祖国的浓烈情感”?——在此显露出的正是东方式狡黠、和稀泥、“言不尽意”、“大音稀声”!

  再说,中国的国民在共产党淫威之下其政治生活的自由度实在是微乎其微的。奥巴马邀请胡錦濤来到白宫晚宴,在这样一个十分重大的政治场合,让一个中国公民来演奏乐曲显然是个强烈的政治性参与事件,绝不简单地认作为单纯的艺术表演,按中共的一贯做法,无法想象,会让朗朗所称的“自选曲目”的场景。

  “钢琴政治”的丑陋险恶在于,一则,背离了礼尚往来的公正原则;二则,背离了投桃报李的诚信原则。

  一边,奥巴马总统盛情款待胡錦濤主席,友好礼仪,费厄泼赖,坦诚布公;另一边,笑面虎相迎,两面三刀,幕后阴谋,飞刀冷箭。

  大凡以“德”服膺者相信道义的价值高于、优先于一切事物,具有永恒的光辉,中国古人中不乏深明此道者。《三国演义》中,西晋大将羊祜的军队与东吴大将陆抗的军队相持于襄阳城下,在这个场合,双方进行较量的不是武力的强弱,而是道义的高低。当双方都出猎的时候,都恪守在自己的军事控制区内行动,不犯对方秋毫,相安无事。当“日晚各退”时候,羊祜“察问所得禽兽,被吴人先射伤者皆送还。”作为回报,陆抗将自藏斗酒,赠与羊祜,而羊祜深信不疑,笑曰:“抗非毒人者也,不必疑虑。”竟倾壶饮之。当陆抗生病,在军中卧病数日未出之时,羊祜回赠合成熟药,送与服之,陆抗同样高度信任对手:“岂有鸩人羊叔子哉!”遂服之,次日病愈。

  而今中共的德性却差劲多了,朗朗弹琴,是新时代的“项庄舞剑”,其志何在?“常戚戚”乎小人也,乃惶惶不可终日,自知意识形态资源枯竭,便抓住眼前一颗稻草,都可当做救命的本钱,这颗稻草便是“爱国主义”,为此不择手段。

  任何旗帜的“主义”祭出,都需要合符国民的心意,才能煽动民意。还得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毛泽东)的形式和途径,德国哲学家舍勒指出,“能感悟到生活世界的价值和价值秩序的感情是成为行为意欲最深层的基础部分,而这种感情决定着行为意欲的努力方向。”对于中国国民来说,“生活世界的价值和价值秩序的感情”最迷恋的部分大概是“面子”的情愫了。朗朗能够在国宴上,演奏出“打败美帝野心狼”的意淫来,自然是最为赏心悦目的事情了,面子行情大涨,那绝对是增添“愤青”的好作料,各位看官只需在中国网络上浏览愤青的留言,略见一斑。

  中共的所做所为,乐此不疲,是有先例可寻迹的。

  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当中国大陆体育代表团进场时,场上响起了人民解放军军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旋律,其后,轮到了中华台北代表团入场时,伴奏的乐曲依然是该军歌。这显然不是美国乐队在搞错,而是中共在发泄政治意淫。军队,在中共视之,即为命根子“枪杆子”,乃是“出政权”的要器,军歌是附属于军队的非物质的组织形式,动用军歌去凌驾于对手,即为政治意淫:“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意淫得逞了,面子上即是光彩无比。

  1971年美国尼克松总统访华时候,在机场上,中国总理周恩来停留在离美国“空军一号”飞机有段距离的地方不动,偏要等着尼克松迈步迎上前,然后才开口说,“总统先生,你把手伸过了世界上最辽阔的海洋同我握手,······”。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过招。

  因为在中国人的“生活世界的价值和价值秩序的感情”中,究竟是谁走向谁,是有着严格的价值区分的。一般言之,小辈须要主动走向长辈;平民须要主动走向官僚;级别低的官员须要主动走向级别高的官员。引而申之,道义价值低级的需要主动走向道义价值高级的。那么要让尼克松主动走向周恩来,其政治意淫是明摆着的。

  面子的热衷是“精神胜利法”的一种。荣誉和耻辱是人之与生俱来的情感,人人均有之,但是人们的倚重点是各不相同的。在一个缺乏形而上学的至上体如宗教那样引导的价值体系里,就如中国人那样,人们自然只注重于形而之下的人伦等级名分,显然是较为低级等级的价值,却难以洞明高级的崇高价值。

  舍勒的价值类型学,将物价值和价值物二分,犹如亚里士多德的“质料”与“形式”学说那样,构成价值的体系,并指出,价值是分成各种等级的。

  人的行为是个“目的——手段”的因果之链。通常是个复杂的多层次的体系,可划分为多级的阶段。当前的目的只是相对的、暂时的,它自身又是其他更高一级目的的手段(即如亚氏的“质料”与“形式”兑现说)。如,中共用意淫手段来塑造出来的“面子”,就是成为巩固自身统治的、强化名分的“目的”的手段之一。但由于这种“手段”之“手段”的极其低劣无趣,以至于在较高精神品味的人士看来,其实是冥顽不化、拙劣不堪的低俗“手段”而已,反而显得在骨子深处的“目的”肮脏无耻,而中方却洋洋自得。所以精神品味的落差大了,高低人格之间难以通约。阿Q宣称自己“胜利”了,却不知自己无论在肉体(质料)上,还是人格(形式)上全是失败者。

  又如,中共鼓动愤青的“爱国主义”说教,总是强调:西方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使中国受尽屈辱,并使得中国落后不发达。但是中共刻意回避史实,极力掩盖真相:中国在精神面貌多方面的落后,才显得自身内在深度上的无耻和无礼。1793年大英帝国的马戛尔尼来访大清皇朝,本着通商双赢的良好愿望,却被勒令须“行三跪九叩”礼节,饱受耻辱,这是诱发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之一。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由于清廷一步步将“巴夏礼人质事件”推向野蛮暴行,才直接导致火烧圆明园的事件。谁的荣耀,谁的耻辱?

  如今,朗朗的“钢琴政治”,不亦斯乎?

  2011-1-29于纽约

  作者:施卫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以仇报德,义安在哉? 浏览数

9 条评论 »

  1. adfsdf 说:,

    2011年01月30日 星期日 @ 13:24:14

    1

    美国的丑事比这多多了,五十步笑百步耳。

    回复

  2. A 说:,

    2011年01月30日 星期日 @ 17:35:06

    2

    美国的丑事多了你就要和他比丑?什么逻辑?

    回复

  3. Samuel 说:,

    2011年01月30日 星期日 @ 18:50:42

    3

    这位作者的逻辑确实搞笑。朗朗明确表示了不了解曲目背景,您给出一个不足信解释。白宫明确表示这是钢琴家自由选择曲目,您给出一个钢琴政治解释。您就这样自己噫断出观点再进行批判,谁也拿您没辙~~

    回复

  4. jono 说:,

    2011年02月02日 星期三 @ 02:32:18

    4

    奥运会入场式那一段,存在明显的偏颇!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是国共都认可的歌曲,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体就是国军(共军仅是八路军),在那种场合这歌是最合适的

    回复

  5. lianghongyu 说:,

    2011年02月02日 星期三 @ 04:31:54

    5

    大陆中国人敌我观念太强了。政治第一。根深蒂固。

    回复

  6. kunluntongshou 说:,

    2011年02月05日 星期六 @ 01:53:40

    6

    希望施卫江先生加强学习,尊重郎朗先生的人权和选择!希望郎朗先生,捍卫自己的权利,原谅施卫江先生的无知、无礼、无德!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把优美的乐曲同政治分开。《我的祖国》真正代表了中国的形象,在《上甘岭》的电影里,的确有点政治色彩,但是一旦离开《上甘岭》,就没有政治色彩,人们听到只是那动人的音乐。就像《三大记律八项注意》那样,是国共两党都认同它的乐曲,没有政治色彩。

    希望施卫江先生能努力学习,有所进步,认真改变这种无知、无礼、无德的偏激状态!

    回复

  7. asdf 说:,

    2011年02月05日 星期六 @ 05:41:42

    7

    美国人对朗朗的真实反应如何,只需看往后他在那里混的更多就知道。搞艺术的玩政治把戏,站错边的后果是很容易想象的

    回复

  8. A 说:,

    2011年02月05日 星期六 @ 06:14:22

    8

    想一想,如果有个美国钢琴家在中南海奏一首青天白日旗飘扬或是三民主义一统中国,你们这帮乌龟王八蛋又会怎么叫?

    回复

  9. 过来人 说:,

    2011年02月07日 星期一 @ 04:51:35

    9

    中国领导人访问日本,演奏义勇军进行曲,怎么没有人嚷嚷!歌曲就是歌曲,不要老是階級斗争为纲!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