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伯庆:谈谈雷锋

  过去看《资本论》时,发现马导师在书里面多次谈到中国,很兴奋,仔细一看,多是调笑中国。早年间,高贵的欧洲人看不起中国人,中国文化,制造了一些败坏中国人的“神话”,虐待婴儿是神话之一。欧洲曾传说中国父母把孩子遗弃在垃圾堆上,甚至让牲口吃了婴儿。

  于是,这种暴行让善良的欧洲基督徒大发恻隐之心,教会号召:从欧洲幸福的孩子们手中募集零花钱,去拯救中国的悲惨儿童们。在法国,孩子们捐出了自己的半个便士,希望从残忍的中国父母手中买下婴儿,交给在中国的传教士办的“育婴堂”。

  一百多年前,清末名士陈季同先生那时正在法国生活,他讲了一件事。一天他在巴黎,一个老妇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说:“瞧,有一位中国人,谁知道他是不是我的半个便士买下的?”

  陈季同写道:“我恐怕不得不向她的半便士支付利息了。每一次善行难道不应该有所收益吗?”

  姑且不论欧洲人当时误解了中国的父母心,把个别现象当普遍存在,小时候捐了半个便士老掉牙了还念念不忘的这位法国妇女,以为当了所有中国人的恩主,实在是典型的伪善之徒。

  身为基督徒,她应该知道:“你行善的时候,不可在你的前面吹号,象那假冒为善的人在会堂里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荣耀。”(〈马太福音〉)。

  其实,作为西方文化基石的圣经,用了大量的篇幅来揭露伪善,所以在美国,个人和企业的“善举”不再为新闻媒介反复津津乐道,你也看不到报纸电台上面有什么雷汤姆或张南希在宣讲好人好事。这是对真心行善之人的尊重。

  孔夫子认为,做了善事还要到处讲,或为了当善人而行善就是伪善。“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不践迹”是行善不求人知,“不入室”是不要为了做善人而做好事。

  只可惜中国文化的发展,由于功名的引诱,伪善由歧路变成了正道,毛泽东的造神运动,又把伪善事业“提高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学雷锋运动就是其中之一。

  学雷锋运动的发起也许是毛泽东、林彪搞政治斗争的产物。在六二年一月的中共七千人会议上,在大跃进中瞎指挥的毛泽东不得不做了自我批评,刘少奇搞出了一套受欢迎的方针政策,威信大涨。然而,容忍他人挑战自己的权威,这不是毛泽东的修养。林彪很懂得老领导的心思,他在七千人会议上反潮流,说:我们的困难,恰恰就是由于我们没有照着毛主席的指示办事。〖注一〗国防部长林彪开始在军队中大树特树毛泽东思想的权威,毛泽东则在全国大树部队模范。一九六三年二月,解放军总政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号召“创造四好连队”,“四好”的第一好就是“政治思想好”。〖注二〗军队政工人员想起了六二年八月去世的雷锋,于是,六三年三月五日,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学什么呢?学毛泽东他自己,《人民日报》三月十三日发表社论〈象雷锋那样做个毛主席的好战士〉。〖见注二〗轰轰烈烈的学雷锋运动正式开场了。

  所以,与我们平时赞扬他人不同,学雷锋运动一开始就是为了推动“向毛主席著作学习”,是神话毛泽东的一个运动环节。

  《人民日报》社论提出要向雷锋同志学习三点:第一,“处处以党的利益为重,党叫干啥就干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第二,“热爱党和毛主席,热爱社會主義,对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敌人‘要像严冬般一样残酷无情’,永不忘本,永远革命”;第三,“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自觉地接受党的教育,严格要求自己”。有一支歌“学习雷锋好榜样”,歌词就是根据这篇社论编的。

  到此,请问你还想学雷锋吗?六十年代是中国政治的极端时期,夫子讲,为善者的操守是“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雷锋能在无道时成为钦定的天下楷模,可称善乎?

  很显然,学雷锋的初衷就是学政治。现在新长征时期搞不了毛泽东式的階級斗争了,才只剩下了学他做好事这一条,你我也不必问清对方家庭成份便可以“春天一番”了。如果国人真的按当时的《人民日报》社论的三条干成了雷锋们,海外分子还敢回国去经受雷锋们的“严冬”吗?等着替国内的亲戚办移民吧。

  有些人以为,雷锋是死后才成模范的,至少,他死前不是为了当善人才做好事的,不是先贤们讲的那种伪善人。

  其实,雷锋去世前就是“行善”有名了,《人民日报》在他活着时就“曾经多次介绍过”。他在农村,在鞍钢,在部队,生前三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五次被评为红旗手,十八次被评为标兵,并获青年社會主義分子称号,在部队立二等功,当选为抚顺市四届人大代表。〖见注二〗一九六二年去世时,他才二十二岁,得这么多的善人头衔,他一定忙得很:忙着背更多的毛主席语录,跟同志们谈心去掉非无产階級思想,去做更多的好事,在日记中写下做好事的体会,这样才对得起党和人民给他的荣誉。

  雷锋的事迹被美化,《雷锋日记》也按革命的需要被红色秀才们修改了,即使从修改了以后的《雷锋日记》来看,为了无愧于自己的荣誉称号,为了成为无产階級先锋战士,才是雷锋“为人民服务”的动力。

  为了荣誉去做好事,按圣经和孔夫子的说法就是假冒为善了。

  雷锋也许有向善的愿望,一开始做善事也不是为了善名,但是,无论雷锋最初的愿望多么良好,他所得到的鼓励让他扮演了伪善者的角色。评先进,树样板的制度把真变成了伪,雷锋叔叔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报纸还说,雷锋做了好事有时不给当事人讲。譬如悄悄给战友的父亲寄去二十元钱,把中秋月饼送给医院病人,给受灾人民寄去二百块钱。

  奇怪的是,无论雷锋多么“谦虚”,他的善事很快就被同志们和组织上知道了,成为雷锋“争取更大光荣”的评比业绩。有了这种良好的反馈机制,雷锋同志做好事留不留姓名也无减于他的光辉了。想想看,短短几年就干了二十九个荣誉头衔,业绩不让革命群众知道能行吗?评比时能服众吗?

  也许,雷锋真的是不是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雷锋这个象征,学雷锋运动使得共和国的人民越来越善良了。

  真的吗?这一点我还不敢肯定,不学雷锋中国人就会少行善了吗?那么,雷锋又是向谁学的善呢?

  相反,学雷锋运动助长了中国社会的假冒行善。从上小学那时起,你我就被要求写“周记”和暑假作文,记一件学雷锋做的好人好事。由于要求太多,很多小学生就是从写“学雷锋”作文时学会了第一次书面撒谎,学会了文过饰非,夸张自己。有一学期我“写了”四次拾金不昧,才对付了四个星期的“周记”,有的同学“老实地”省下零化钱交给老师,说是路上拾到的。

  有幸进了学堂的儿童,却不幸地承受了说假话的压力。我真希望,中国的小学以后能还给孩子们一份诚实的清白。

  参加了工作,撒谎就由文字提高到了行动:平时不做好事,到了每年三月学雷锋季节,各行各业的青年们放下工作,在街上摆个好人好事摊位,拿出听诊器,理发剪,补轮胎的胶水,这些东西是演出好人好事的常用道具。第二天报纸就登出了一大堆学雷锋的主旋律统计数据,美其名曰“精神文明”。

  培养吹牛撒谎风气,学雷锋运动是功不可没,虽然,学雷锋运动本来不是为了鼓励伪善。

  怕你腻味,各单位还要树“活雷锋”,全国搞几个残疾人当标兵更好,让手脚利索的你我感到羞愧,认识到自己是心残身不残。其实,善迹一旦被拔高到雷锋标准,当事人常常就丧失了最初的淳朴,学会了周旋于名利与权贵之间的狡诈。我们曾听到过许多“活雷锋”的内幕。最近有报道,哈尔滨市的一位张海迪式女青年开设色情电话被查处。

  在哈尔滨,这位大妹子也算是个“名人”。她身患罕见的全身性神经肌肉萎缩症,导致高位截瘫。命运之神似乎从没有眷顾过她,她在与残酷的病魔斗争的日日夜夜里,以惊人的毅力,自学完大学本科的全部课程。身残志坚,自学成才——“张海迪式青年”的赞誉和鲜花曾一度紧紧地簇拥着她,在整个哈尔滨,她都因“杰出青年”的感人事迹而被多家媒体报道。警方称,这次查处色情热线,在黑龙江尚属首次,即使在全国也并不多见,色情热线的不良影响甚至要超过卖淫嫖娼。

  报纸也报道过那位从老山前线回来,到处唱歌宣讲的残疾英雄的劣迹。不当模范,他们也许不至于如此。标兵们也是“评先进”制度的牺牲品,扛名利难呵。

  还有一位洋雷锋的故事。这位洋人是美国白人,有个将军爸爸和律师妈妈,去上海一所大学留学。每天早晚一声不吭地在公共场所义务打扫卫生,还替大家打开水,中国学生们都看见了,好感动大家,“洋雷锋”的名声就传开了。后来帮过一个中国女生的小忙,女生就跟他恋爱上了。女生后来又跟他吹了,因为他经常骂中国人,给女生讲:“中国人里面,我就爱你一个,其余的我都看不起。”还大骂“中国人什么都管不好”,女生的舅舅来坐了一下,洋人还要这女生掏钱给他的寝室消毒。

  你说这位洋纨绔不喜欢中国人为什么还给我们做好事?他说,他是个天主教徒,来到中国后一直学雷锋。

  他故意在公共场合做好事,会不会是教育野蛮的黄种人要向白人文明学习,卖弄他那份属灵的骄傲?圣经是这样教导他这个天主教徒的:“你们要小心,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让他们看见。”(〈马太福音〉)这小子不好好学习圣经,他倒学会了雷锋精神,为了让大家学习他而做善事,为了善名而做善事。在日常生活和国际政治中,有些人爱以美好的名义行伪善之事。

  其实,那位法国妇女和美国青年的行为都不是他们所信奉的神所喜悦的,人信奉天父实在是为了自身得救,为了永生,而不是出于公心,也不是加入“好人好事俱乐部”,更不是通过自己的好人形象去拯救其它化外之民。在这个世界上,血肉之躯哪有资格担当救世主呢?

  真正可怜的是这种假冒为善的信徒们,辛辛苦苦做了一辈子“善人”,众口皆碑,原以为功德圆满,进天堂的门票到手了,到了门口才知道神说“不认识他们”,不让进,于是他们委屈地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马太福音〉)

  “学先进”运动,象中国的许多官方组织的社会活动一样,最终成了弄虚做假的游戏。“学先进”运动还导致:人人从小争当先进,评上了先进,或三好学生,或五好战士,你就是英雄;评不上你就是普通群众,狗熊。到了美国来,你还可以看见争气斗狠,你赢是我输,不为他人的成功感到高兴;夸奖他人好象是替人家当先进评功摆好,把自己给搞成了落后分子一样,不干。

  “学先进”运动,也把亿万人形形色色的价值观统一到了几个红色标准上,丰富多采的生活被视为离经叛道,中华民族朝气蓬勃的创造性被冰冻为万众一心的盲目追随,到了文革极端时期,一个人犯病,全国人民发烧。现在还有那追风成性的,没有“学先进”就过不了日子,硬要在左右邻舍找一个模范来攀比。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活出自己来呢?

  简单地把“学先进”运动归因于四九年以后的大陆政府是有失于偏颇的,就象很多官方组织的社会活动一样,它可以追溯到千年以上,或以革命的名义,或以道德的名义。只不过四九年以后“学先进”运动变得更广泛,更有组织性了,其结果当然是更糟糕了。反省中国的“学先进”运动,抛弃好人标兵的神话榜样,有助于重建中华民族求实之心,为善之道。

  平生不求播善名,到处何须说雷锋?善由心随,善事该做而不必自己去宣讲,“善人”之名不可求也。

  〖注一〗 邱石编,《共和国重大事件和决策内幕》,经济日报出版社,1997年

  〖注二〗《20世纪中国全记录》,北岳文艺出版社,1995年

  作者:王伯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谈谈雷锋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6日 星期一 @ 09:32:24

    1

    中国大地上弥漫的不是空气,是谎话!

    回复

  2. 莫名 说:,

    2008年08月10日 星期日 @ 12:46:22

    2

    中国是一个假大空的国家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