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星斗:重评毛泽东,建立“毛泽东学”

  在现代中国,毛泽东留下了长长的身影。

  在中共党内中,如何评价毛泽东,历来存在着争议和重新评价的讨论。据报道(以下参见国防大学辛子陵教授著作中之“鄧小平、胡錦濤关于重新评价毛的谈话”等文章):1985年1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决议:根据鄧小平同志、胡耀邦同志建议:鉴於党内对毛泽东有关功过的评价、对毛泽东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争论,在目前政治环境下,如果争议继续,会导致党内分裂,影响党的中心工作,也难得出经受历史检验的评价,留待十五年或二十年再作结论。

  1986年7月,在北戴河中央政治局、中顾委的联席会议上,鄧小平说:“作为共产党人,以马克思主义对毛泽东作一生政治评价,我们是唯心的,是搞了中庸,是照顾到当时的政治环境,顾及到部分同志的思想认识和情绪。我们是错的,这错误要由我们的一代来负责,主要由我来承担。但要说明,我们是清醒的。毛泽东作为主席,集党政军大权于个人身上,政治生活不正常,党内机制不能正常展开,我们都有责任。毛泽东从部署、策划,到展开文化大革命,到要达到的目标,我们大多数人是不知的,连周总理都难知道。这当然毛要负很大责任。中央对文化大革命予以全盘否定,并定为浩劫,是符合事实的、是严肃的、是尊重科学的马克思主义作风,实际也包含了对毛的评价。党内对文化大革命结论的争议基本没有;但对毛的评价还是有争议,这里面有多种因素。再过十五年,要不二十年,对毛再作评价是必要的,时间成熟了。”当时,陈云提议:将鄧小平同志的意见,作为一项建议性决议讨论表决。出席联席会议的政治局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军委委员共五十六人,表决结果:五十二票赞成,二票反对,二票弃权,通过。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五日,鄧小平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说:“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是违心地接受的。历史是我们走过来的,不能颠倒,不能改变。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谭震林、陆定一说了: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当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做出全面评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着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的一生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着意见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做出纠正,是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

  鄧小平讲话之后,江澤民总书记在会上提出,对鄧小平同志这一谈话纪要及其他同志的发言纪要,作为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通过的议题存案,会上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2004年7月,胡錦濤总书记与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的前人大委员长万里谈话时说:“当年中央政治局和鄧小平同志的意见、决议是存在的,我个人是理解的,迟早要解决好的。这是建国后很主要的政治问题、党的组织问题。我们这一代人或许能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处理好。”

  近年来,毛泽东热回潮,甚至极左毛派大肆叫嚷要为“四人帮”等人平反。

  如果不能反思毛泽东,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也就迈不开步伐。

  毛泽东的以党代政、个人崇拜、不讲规则、愚民洗脑、人身控制、不容异见、践踏法律、残酷斗争、群众运动以及户籍制度、劳教制度、国有制度、官僚制度、人治制度、文字狱制度等影响深远,严重地阻碍了当今中国政治与社会的健康发展。

  有必要建立“毛泽东学”,深入研究与剖析毛泽东的思想、言论与行为,与“文革学”一道,揭示中华民族当代灾难的根源,探讨如何避免毛泽东悲剧的重演。

  针对毛泽东的反思恰恰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大好局面,体现了现代领导人吸取毛泽东的经验教训、保障公民权利、维护言论自由的开阔胸怀。

  作者:胡星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重评毛泽东,建立“毛泽东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