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美“汇率战”谁“操纵”?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2月11日消息,美国此次向WTO提起诉讼的主要目的,仍是促使中国为外资企业提供更为开放的市场,同时对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操纵”问题进行施压。而美国上一次将中国“告”到WTO,是2010年1月美国钢铁业对中国提起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诉讼。据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在2010年达到了2731亿美元,比2010年增长了20.4%.而此次申诉刚好发生在该数据公布之后、美国又刚刚断然、宣布中国为非“汇率操纵国”正好一周之后。

  而在此之前的2011年2月4日,美国财政部(U.S. Treasury)则宣布:没有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财政部承认中国增强了汇率弹性,但指出这方面的进展还不够,呼吁中国加快进度。相比去年7月份的报告,美国财政部在人民币汇率改革问题上的措辞更加强硬。财政部在上周五的报告中称,人民币汇率被“严重低估”。之前的报告仅用了“低估”一词。这是美国每年两次、自2005年开始、连续了7、8年的汇率“裁判”报告(目前,全球唯一只有美国政府有审查其它各国汇率“操纵”与否的裁判报告。若是被列为“汇率操纵国”,所有“市场经济地位”国家将群起“制裁”)

  现在,最最根源的中国、美国关键问题是:既然美国政府已经连续审查了7年多都没有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汇率操纵国”规则出笼70多年来,从来没有被实际裁判过),既然中国不是“汇率操纵国”,那么美国政府为什么连续、又于新年刚始的2月11日向国际最高贸易裁判机构WTO提起“人民币汇率操纵”的另外诉讼?中美“汇率操纵”纠结至今超过7年时间,从布什总统到奥巴马总统,一直因绕不过这到底是为什么?

  凸、被列为“汇率操纵国”后

  其实,被美国政府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简直就是易如反掌、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但是,被列如“汇率操纵国”之后,又怎样在全球各国怎样收场?给予“汇率操纵”制裁又怎样来实施?出了美国之门之后,美国又怎样去别的大国去“执法”?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是否“汇率操纵国”的审查、决定,具体由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部具体调查与裁判,但执行的最大限量不过是美国联邦政府,及美国联邦政府、绝大多数盟国以及所谓的“市场经济地位国家”),毕竟是美国国家的一项法律,这种法律又怎样来让国际社会——全球各国来执行?很显然,贴上“汇率操纵”标签,也不如WTO做出的裁决有力度和全球各国的认可度。

  若是中国被美国政府列为全球首开第一先河的“汇率操纵国”,那么中国将会撕破脸皮、不惜一切来用举国全力进行反击(但这种结果决对不亚于“6?4事件”般的联合国一统“国际制裁”),一如当年苏联1950年代末对中国撤回所有专家、一切项目那样,那么中国与美国就可能走向“敌我”矛盾的最尖端严峻的对立面上。“汇率操纵国”对美国自身的损害是一处大于“9?11”的国家利益大事,可美国为什么“拿起来”,又不“打”下去?

  全球谁都知道:中美关系已是全球各国的第一大矛盾共同体,“汇率操纵国”决策必将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第二大贸易国具伤。最最麻烦、历史存在的现实是:实施“汇率操纵国”之后,第一超级大国又怎样向今日世界各国来善后?又怎样消除“汇率操纵国”之后世界经济、国与国全球金融、货币秩序?又怎样在中美两股相向的道路上寻求“一致”?

  凹、中国没有“汇率操纵国”吗?

  据知,中国人民币汇改,经过两次最大的历史步骤:被称为第一次“人民币汇改”的是,在2005年7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人民币汇率由市场供求决定,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此后人民币进入升值通道,由原1美元兑8.4人民币到7.8人民币左右,一直持续到2008年9月15日嘎然而止,然后是全球金融海啸全面爆发。第一次“人民币汇改”的背景是,全球经济处于上升周期,中国经济更加繁荣、开始大量外汇储备的上升时期,外需和内需全球两旺。正是在此背景下,国内房地产与股票市场都掀起了波澜壮阔的创纪录大牛市,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人民币升值背景下的资产重估行情”。

  时隔五年之后,2010年6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继续完善汇率制度改革,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这是全球第一“金融海啸”之后,“人民币盯住美元”所出现的非正常之举宣告结束,恢复到有管理的市场浮动汇率制(这是所有“市场经济国家”必须采取的货币、汇率体制)。这就是第二次“人民币汇改”,其背景是全球经济稳步复苏,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以及欧债危机开始渐行渐远(在此必须理清的根源是:不管是全球第一金融海啸爆发,还是欧元区爆发的严重债务危机,都与中国没有任何必然、根源的干系)。第二次“人民币汇改”,本质上是中国政府货币政策的退出,或者说是中国最高层货币政策正常化、经济问题的一种重要的国策失误而没有继续。

  自所以中国政府分别启动了第一次、第二次“人民币汇改”,那么为什么非要称之为“第一次”、又“第二次”接着“汇改”呢?中国政府“人民币汇改”,这一上、一下,又再一上,到底是为什么?退一万步来讲:若上“人民币汇改”时,没有“操纵汇率”的话,那么下“人民币汇改”时就是“操纵汇率”;你总不能讲:上与下、再上,都没有操纵汇率吧?不可能:你上与你下,都没有政府“操纵汇率”了吧?上下自由浮动的市场汇率机制,是所有“市场经济国家”的一个当然、必须具备的市场经济的大环境。

  中国“人治”的第一次、第二次“人民币汇改”,是国家经济决策的一次少有重大的决策失误,不管是愿意承认或是不愿意承认,但结果是历史、将始终如一不懈的给予证明。也是中国由“计划经济体制”转轨“市场经济体制”一个重大源头的临界“点”。

  历史已经证明、并还将不容置疑的永恒证明:人治“人民币汇改”的“上、下、上”有历史悲惨的“漏洞”和决策的严重失误,授人以无法原谅的国家法律之“柄”。请问,一个诚信、有责任的一个人和一个国家能这样“出尔反尔”的反复吗?

  事实上,不管中国实施“人民币汇改”的上与下,都是中央政府“操纵”的结果,只不过这一上、一下留下来历史无法磨去的历史记录——这是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留下的最大经济、金融货币的国际失误之作,这完全是中国一党举国体制所决定。试想:若是中国没有经历过这一上、又一下,又第二次汇改的历史步伐,世界各国及美国政府又怎样涉及“操纵汇率国”这国际不曾有过的美国政府议题呢?外在国际环境、根本原因在于,全球各国所处的经济背景不一样,第二次汇改所处的环境是全球第一金融海啸后各国政府强烈刺激政策导致的经济复苏,并非经济自身形成的繁荣周期。就中国经济而言,外部需求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已不太现实,房地产市场泡沫压缩还需要一个过程,其对国内经济的影响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因此对第二次汇改后的人民币升值空间以及资产重估,都不应有太多的期待,最最根源的问题在于这一“上”与“下”、再“上”的机制,有什么“法制国家”的必然或程序可以昭告这个人民政权的国家、这个国家当然要经过的法律程序以及所有有权“举手”的每一个公民们、世界人们?

  做出“汇率操纵国”决定,是235年美国(1776年7月4日建国)不曾有过的重大国略,这不仅要美国联邦政府有超越当年的尼克松政府与华建交一样的胆略,还要有布什政府两打伊拉克这样敢想、敢干的飞扬跋扈与冒死精神,奥巴马政府以及实地操作者盖特纳还没有能力做出这样举国不曾有过、这样深谋远虑、保障打赢全球第一大国与第二大国贸易大战的方略和准备。

  至于,2011年2月11日,美国奥巴马政府就“汇率操纵”再次将中国诉至WTO,目的就是中国更深、进一步的开放13亿人的大市场。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美“汇率战”谁“操纵”?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