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就在中国2011农历新年未到来之前,1月29日,中国姑娘李娜于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决赛中,1:2不敌比利时选手克里斯特尔斯,而获得亚军;她同时还在2011的WTA赛季正式比赛中还没有吃到败仗,也是世界女子网坛第一沃兹尼亚奇、美网冠军克里斯特尔斯、乃至大小威、海宁这样的高手所无法企及的。这是至今中国网坛取得得最好成绩。更具60多年中国不曾有过的标志意义是:李娜不是作为中国国家体制内运动员而参加比赛,而是与大多数国家体育、网坛好手一样,以自由自之身在自由的打体育比赛,也不像刘翔们必须打赢夺取得冠军来“为国争光”,而一旦输了又无法承受“举国体制”下的“为国丢人”……。但现在,这种“举国体制”终于遭遇举世无奈的逆转奇迹,正从铁板一块的中国向世界各国大同相同的环境走去。

  李娜,中国网球好手,在她纹在胸上的一小朵穿心玫瑰也许在女子著名澳大利亚网球巡公开赛上算不上扎眼,但在纹身凤毛麟角、并不普遍的中国,这却是十足的张扬个性、自由的伸张。很早以前,李娜还会用胶带把纹身遮挡起来,但现在再也不用费这个麻烦了。在打入2011这轮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决赛中、并由此成为中国最成功网球运动员之前,李娜就已因她的纹身而在中国名声大噪,她已经改变了中国60多年不变、那老死的“举国体制”而挡不住这块奇芭、一举惊天。

  “年轻时,教练和领导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而“现在我为自己打球”。李娜言外之意是:她是以自由之身在自由的打球,自己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谁也管不了。李娜在今年首项大满贯赛事中的表现,已引起人们对她另一种反叛行为的关注,而这种行为可能对中国体育的未来产生更重大的影响:两年前,李娜等四名女网运动员脱离了中国僵化的体育体制,获准自主经营网球职业,第一突破了中国“举国体制”,可也断了由国家出钱来参加全球各国的体育竞技。李娜的成功,引起中国媒体新一轮的狂轰滥炸,给中国占有举国资源、掌有“举国体制”的引发了风暴。据中国体育总局网球运动中心主任孙晋芳告诉《中国日报》记者,李娜的成就证明了中国体育在朝着正确的、全球大多数国家都实施的竞技环境、共同方向在前进,中国女子网球已经打开了中国这一60年不变的“举国体制”,开出了全球最耀眼的自由之花。

  中国女子网球取得了全球共睹的奇迹:取得全球网坛女子排名最前列的均为体制外的佼佼者,从李婷、孙甜甜(2004年雅典奥运会冠军),到郑洁、晏紫(澳网公开赛大满贯女双冠军),以及中国女子网球在国际网坛家最好成绩的获得者,几乎全被体制外所垄断,再到2011年李娜获得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决赛中获得亚军,还首次捧起了世界顶级赛冠军杯,中国女子网坛可为星汉灿烂,而唯独排名全球女子网坛最好成绩第92位的张帅依然保留在中国体制内的“国家队”,却在所有国际赛事中却一事无成与全球各国体育竞技环境的大势已去。中国女子网坛的奇迹还证明,这不仅仅是这个国家女子网坛“举国体制”走向一花独放或是一花不放的问题,而是整个13亿人泱泱大国女子网坛盛世——“举国体制”的崩溃或凋零!

  像中国的“举国体制”60多年一样,有关中国体育体制及其所有的其他体制一样,社會主義体制悖论中国60多年,而绝大多数中国农民祖祖辈辈都可能是体制外另一端的永远弱者,如“城镇户口”与“农村户口”永远鸿沟着这两种人的悲喜交加,再如党的领导永远都不要中国公民来投上合法与否的这一票,一直与当初60多年前的“暴力革命”一样,来通过“法律程序”……中国体育“举国体制”、国家金钱致极少数一个人去创造一个又一个的“世界纪录”,被安排到冠军、亚军等的位置上,而李娜的突破,则象征着中国社会追求张扬个性、自由主张的年青一代与目前仍盛行的家长式党风独大之间一种更普遍的矛盾冲突,是中国“举国体制”的一种空前突破。有著名中国社会问题学者评论道,这可能是中国一党专制、“党一切”体制倒下的第一块多米尼骨牌,是开始富有中国阶层崛起、向上的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们的领导也好,媒体也好,都喜欢那种听话的、没性格的、八面玲珑的、温良恭简让的人,而李娜显然不是”诗人赵丽华在微博中如此表示。“(我)喜欢她的随性……喜欢她的一意孤行和独孤求败”。而中国体育“举国体制”60多年,原苏联式体育体制在中国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顶峰——主办国在金牌榜上位居榜首,其实中国体育连全球的二流国家也不如。有前途的孩子在小小年纪就被挑选出来,去接受“举国体制”的全日制训练,成立夺金牌的机器人。教练控制着运动员职业发展的方方面面,从几点起床到打什么比赛,而运动员赢得的奖金有一半以上被上层领导拿走了。

  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一方面遭遇了全球各国特别是“法制国家”的一致病垢;另一方面也与国家《宪法》所赋予“国民待遇”所一统“公正、公平”,但“城镇户口”与“农村户口”又划出中国60多年至今不改的天然鸿沟。中国却60多年如一日、一直持续着这极少数——用百万人、甚至千万分之一比率都不到来扛举着这个举国国家体育精英的辉煌。而李娜们的举世成功启示是,没有用“举国”资源、金钱却照样可以创造“举世”公认的奇迹!

  中国“举国体制”搞体育,本该用在这个国家整体国民健康素质、提高整体国民健康水平的举国策略,去造就13亿人、每一个国民的健康、参与体育健康的提高身体素质,然而一个国家却凝聚了60多年来让几百人去冲击世界体育高峰,却要由这个国家举国的财力、国力来造就2008“奥运会”的51块金牌?而这个国家对每一个公民身体的健康、参与体育普及、提高身体素质却根源无法顾及,全球各国几乎没有这样的“法制国家”体制。

  但自从2002年姚明赴美国打球以来,这一体制就一直面临着跨塌的压力。不仅一些高奖金项目的运动员想留存更多的奖金收入,而且在一些运动中,遵循当前体制的结果只会令人一代代人失望。当姚明刚到美国打球时,教练让他用扣篮来震慑对手。“他当时非常不情愿,因为扣篮被当作一种个人主义,在中国是不被认可的”布鲁克?拉尔默(Brook Larmer)这样表示。拉尔默曾撰写过一本讲述姚明的书。后来,姚明每次拒绝扣篮后,教练就让他的队友在场内跑圈,他终于妥协了。而李娜却不同,她承认在她成长初期,如果没有领导们的压力,她年轻时不会去打网球。但她也曾因为对中国僵化的体制不抱幻想,而告别体坛两年。2008年,当她和另外三名顶级球员获准脱离体制、并可留存逾90%的奖金收入时,体制内的批评声音举国四起,尤其是一开始她们的成绩都不甚理想。

  “举国体制”喂养的体育精英、新贵中国体育高官蔡振华(约为国家副部长级待遇)当时曾表示:“从目前来看,金花们单飞之后表现并不理想。至少我个人认为,单飞目前不适合继续推广”。中国蔡振华们还在费尽心机、千方百计维护着自己享用并长成的“举国体制”——用“举国掏钱体制”去让刘翔团队们“突破世界巅峰”美梦。但在获得2011年澳网亚军、如此骄人的成绩之前,李娜去年就和队友郑洁用双双杀入澳网半决赛回敬了批评者。她们的成功还导致中国——尤其是富裕都市人——对网球运动的兴趣、以及自由参与体育活动、不受官方任意摆布急剧在升温。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