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革学:低廉的著作权,沉重的稿酬税

  中国人税负之重,在世界上居于前列,而稿酬税即是一个人所诟病的税种,对知识分子是一个严重伤害,对创新创造是一个巨大的制约。

  解放初,我国是没有稿酬税的,那时老舍等作家出版一部作品,所得稿酬可以在京城买一处四合院,而且不用缴税,大多数作家生活过的很好,真心赞美社會主義。

  后来,改革开放了,鼓励创新了,尊重知识分子了,却出台了稿酬税,有识之士创作一部作品,出版一部作品,十分艰辛,得不偿失,而所得的寥寥稿酬还要缴纳高额的稿酬税,这个税不但可恶,而且可恨,与变身为人头税的个调税一样应该废止。

  举例来说,一个人用5年时间,创作出版了1部著作,付出的成本无数,所得大约15000元人民币。这对于一个作者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很多书的稿酬只有几千元,甚至是负数(自费出版)。15000元稿酬要缴纳多少稿酬税呢?按照现在的税法,稿酬及非经常性劳务报酬扣除标准仍然执行1980年的个税起征标准,也就是说扣除800元,纳税金额是15000-800=14200(元),税率为14%,应缴税额为14200X14%=1988(元)。如果分解到每个月,则此人的收入和缴税分别为15000/5X12 =250(元)和1988/5X12=33.13元,也就是说,他每个月收入250元,还要缴纳33.13元的税,这样的话,他不饿死也要赔死!稿酬税很不合理,有人曾想拒交,但出版社告诉他,这是直接扣除的,所有人都一样,没有办法。

  一个白领,每月收入5000元,这已经较高了,按照现在的个调税,扣除生活费标准为2000元,他每月需缴纳个调税(5000-2000)X20%-125=475(元)。在大城市里,在物价不断上涨的时代,这2000元很不经花,也许只够自己吃穿的消费,却没有赡养、抚养和购房的能力。上有老,下有小,现在每个就业人口赡养、抚养人口在2个以上,随着计划生育独生子女政策影响及老龄化的到来,赡养、抚养人口系数还会增加,房价飞涨,所挣的钱根本不够花,还要缴纳个调税,而且是从工资中强行直接扣除,没有商量,令广大工薪层悲愤而又无奈。大多数人达不到这个收入水平,蓝领的月收入则更低,月薪1000-2000元的比比皆是,按照国际标准,实际上处于贫困水平。

  中国的个税其实是工资税、人头税,大款、老板、有着巨额黑色收入、灰色收入的人可以不交税,税法规定年收入12万以上的自行申报,是否申报取决于他们的自觉性,大多数人并不申报,或不敢申报。有的老板通过做账将巨额收入隐藏起来,达到避税的结果,贪官也从不申报贪污受贿金额,而工薪阶层、著作权人、打工者则被强行扣除,而且凶狠无比。

  个税已经不合理,稿酬税更不合理。比较一下,可以看出稿酬税的实际税率远远高于个税,起征点远远低于个税。如此低的稿酬,如此高的税收,谁还费心费力去老实创作?职业作者能够拿到高稿酬的寥寥无几,大多数人只能业余创作,或者以丰补歉,用科研经费、工资、赞助补贴出版著作。如果靠稿酬谋生,那样中国大多数作者都得饿死、赔死!

  个税当及废止,稿酬税更应尽快废止,它不仅不公平,还深刻地伤害了中国人的创造性。这个荒谬的税种,何时寿终正寝?期盼着那一日早日到来!

  2011年3月6日

  作者:刘革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低廉的著作权,沉重的稿酬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