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济:记者,你配叫这个名字吗?

  记者节过去了。这是个不放假的节日,全国有55万新闻从业人员在过它。过的方式千奇百怪,有开表彰会的,有到记者林种树的,还有发钱发东西的,大多都离不了撮一顿。这个节日就这么过去了,至于更深的意义,领导没说,群众也没多想。不禁令我辈感到有点索然。

  8 日那天早晨,一个远在浙江的同人打来电话,我以为是为稿子的事,但不是,他张口就向我祝贺节日快乐。那是我这个节日里收到的第一个也是惟一的祝福,这个祝福不是来自身边的记者同事,而是来自相隔几千公里的浙江衢州,不是来自一个写重大新闻的跑外记者,而是来自一个写了很多杂文的前辈。这叫我很感动,也让我真正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新闻人在关心这个节日,究竟是什么样的新闻人在真正看重记者这个头衔。

  大凡需要以节日来引起人们重视的职业,其社会地位大概也几乎岌岌可危,这是我以前的观点,是我在教师节时的想法,也是近来许多人的看法。看看这几年一些记者的遭遇:采访时被打,被恶势力恐吓、威胁,在压力面前自杀……让你感到记者的权益真的需要好好维护了。但我觉得记者在这个社会上的地位绝对不算低。出入各种会议、活动的是他们,采访(其实是拿了材料就行)之后连吃带拿(纪念品)的是他们,甚至以报道索取好处的也是他们。有的跑线记者,由于所跑的战线较好,比如商业、金融、城建,时间长了,竟成了某些单位的名誉员工,领工资得福利,出门采访非轿车接送不去,甚至长期借用某单位的小车。更有那党报记者到下级单位或下乡采访,被地方政府高接远送奉若神明,说是”无冕之王” 毫不为过,你招待好了,多来两趟,多吹捧你点,招待不好,就不写,闹不好还找你麻烦。这样的记者地位还低吗?这样的记者还叫记者吗?他们是拿手中的报道权在索贿,在进行权力寻租,他们比官更腐败。说记者地位低,那是指记者队伍中那些真正替老百姓干事业的人,是真正说真话的人,是那些把真实报道看得很重的人。只要多做官样文章,多唱颂歌,记者是不愁吃穿的。说记者地位低,是只看到了局部。

  记者,是记录的人,今天的记录,就是明天的历史。而记录,要求真实,秉笔直书,不允许歪曲丑化,也不允许无原则吹捧、一味地粉饰太平。记者应该用萧乾老那句话来要求自己:” 尽量说真话,坚决不说假话。” 邵飘萍、史良才、张季鸾、邹韬奋、曹聚仁,旧中国的一些报人早以为我们树起了一座座丰碑,他们为民请命,不计生死,他们面对黑暗势力,不屈不挠。作为记者,其社会责任就是要让人民知道社会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怎样趋利避害,怎样维护自己的利益,怎样使自己与社会保持更多的联系,增加这个社会的透明度和正义、公正,消除信息的死角。综观历史,但凡那些名字被人们记住的记者,一定是在某种压力下,坚持说了真话的记者,一定是对社会的前进、民众的觉醒起到推进作用的记者。有一次几个同人在一起讨论办报的策略,因为报业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家都有危机感,争论来争论去,一个圈外的朋友一语道破天机,他说:” 只要你们敢说几句真话,老百姓就会心甘情愿掏钱买你们的报纸了。” 看看我们今天的记者队伍,平庸的人云亦云的多,坚持遵照良心说真话的少,以这个职业混饭吃的多,有志做一个好报人的少。记者也不过是一种职业,又是与各行各业、各种人打交道的职业,既然社会上什么样的人都有,记者队伍不纯洁也就不奇怪了。

  有这样的局面,板子只拍在记者的屁股上,显然不够公平,记者也有难言之隐。刚上任的记者,未尝不想写几篇力透纸背的稿子,可到了领导那里,三删两删,最解渴的地方就全不见了。领导说,这是为了安定团结,为了保护记者和报纸。有时,事件一出,主管部门就来了通知,这也不准采那也不准报。有时,上头还没施加压力,报纸领导就出于经验进行高度自我检束。剩下的是什么,不看也知道了。长此以往,记者也有了经验教训,知道什么能写能报,什么写了也白写,写什么样的稿子会名利双收,写什么样的稿子会承受压力、批评,他怎么还会有热情,有责任担当?

  说真话需要允许说真话的环境,在环境不成熟的情况下,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代价,需要有人肯付出,也确有人在付出,如此,这个社会才有希望,才往好里走。

  希望,一年一度的记者节,不会变成一个简单的开茶话会、发东西的例行公事,而是一个促进职业道德、强化责任意识的节日。这样,记者的社会地位,才有可能真正提高。

原载:第三只眼

  作者:张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记者,你配叫这个名字吗?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heart1950 说:,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 09:37:30

    1

    中国记者最配这个称呼了:记录官意者。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