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以德报怨”话日本

  打开罐头

  1945年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的“停战诏书”正式播发,宣布无条件投降。同一天,蒋介石亲临重庆中央广播电台,面对着麦克风,发表了《抗战胜利对全国军民及全世界人士广播演说》。蒋介石指出,我中国同胞们须知“不念旧恶”及“与人为善”,为我民族传统至高至贵的德性。我们一贯声言,只认日本黩武的军阀为敌,不以日本的人民为敌。

  这篇讲话是蒋介石亲自起草的,可以说是他的肺腑之言。这个讲话后来被日本媒体称为蒋介石的“以德报怨”演讲,蒋在二战以后的对日政策,特別是放弃战争索赔,也都统统被称为“以德报怨”政策。

  蒋介石日记的这个罐头被打开,里面是“空”的,根本没有“以德报怨”这四个字。

  其实,蒋介石在广播讲话里,并沒有直接使用“以德报怨”这一词语。根据当天他的日记,放弃战争索赔,不是蒋介石“以德报怨”政策的一部分。抗日战争爆发以后,国民政府就开始为战后索赔做准备。抗战胜利后,紧接着国共忙于內战,由于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美国逐渐对国民政府失去信心,最终在1949年8月5日发表白皮书,将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责任,全部推到蒋介石和国民政府身上。

  中日恩怨

  一位研究捷克人文的学者认为,捷克民族是最容易投降的民族。无论在一战的时候,还是在二战的时候,捷克总共不也就这么几百万的青壮年男人、十几万军人,派去打仗都牺牲了,捷克就没有种子了。留得种子在、保存捷克文化,捷克民族就存在。存在就可以发展,发展就可以壮大。真正具有“占领”意义的武器是文化,而不是军队。他甚至断言,若日本侵略中国成功,也许今日的日本已经不是日本,而是中国。只要土地在、种子在、文化在,侵占不可怕,弄不好你日本就被我们中国人、中国文化同化了。

  这位文化工作者的观点很有趣,不过,放在政治学、社会学、法学里头,根本无法站住脚。因为他忽视了行政“一刀切”以后的文化现象,比如强制教育。两个简单例子:一个是大陆人1956年以后使用简体字;另一个,1928年以后的土耳其人,以“国际”拉丁字母取代此前的阿拉伯字母。

  如果日本侵略中国成功,今日的中国人恐怕已经不讲中文,都讲日语了。

  余英时教授认为,中国之所以没有完成现代化的任务,最根本的原因是被日本人耽误。第一次是甲午战争中国的失败,第二次是抗战的耽误。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展开了最凶残的屠殺,对中国的物质财富进行了疯狂的掠夺与破坏,对中国文化遗产进行了罕见的摧残与毁灭,大大地延缓了中国社会现代化的进程。

  中日两国隔海相望,相互交往超过2000年。直至19世纪中叶,中日两国一直在以华夏文明为中心的东亚政治、经济、文化圈内长期共存、交流和发展。如果没有19世纪中叶的“西方的冲击”,中日两国的传统社会形态,及其发展进程,还将维持一定的历史时期。

  清朝在鸦片战争中被英国人打败后,日本在为之震惊之余,迅速决定掉转船头,改学西方,而中国则迟迟未能作出这一转变。

  日本在古代 2000年间,始终处于先进的大陆文化的边缘地位,形成了虚心学习外来先进文明的传统。曾长期学习中国文化的日本,在“西方的冲击”面前,没有中国人那样沉重的文化包袱和心理抵抗,得以迅速确立了“向西方学习”的观念和体制。日本人不因顾到空虚的面子,而拒绝模仿外国文化的事物。保全面子的要求,阻挡不住日本人模仿外国文化的要求。这是对现代化有利的心理条件。

  所以,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走上了“富国强兵”之路,跻身世界强国之列。

  日本元素

  大学同学、日语班班长,现在日本东京当教授,几次到寒舍雅会,他每次到德国,似乎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他:“日本人对德国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相反啦,德国人对日本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日本人和德国人的确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打开德国和日本的历史地理教科书,都是在灌输一种“居安思危”:我们的土地面积狭小,资源缺乏,我们需要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能获得一样的成功。

  德国人和日本人希望做到“为知己者死”,他们至少有两样东西,是世人无法超越的,第一是读书求知。

  国际图书协会每年公布的读书购书状况,中国大陆总是排名第一百名以后,富有的台湾、香港、新加坡也不先进。每年的第一名第二名总是由德国日本轮流坐庄。难怪德国人和日本人,在自然资源这么贫乏的情况下,也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原来,人家读书长知识,有知识科技就发达,科技发达,国家民族就强大。

  根据德国书商和出版商协会最新的数字显示,三分之一的德国人认为自己读书很多,平均每人每年至少读十八本书,每四人当中就有一人藏书200至500 本,14% 的德国人家庭拥有自己的“图书馆”。

  第二是“呆板认真”。德国媒体报道,日本灾区民众仍然坚持垃圾分类,我读后感触良多。地震灾区,满地垃圾,而灾民丢垃圾时,仍然坚持分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公民文化?

  我们一起来阅读,《朝鲜日报》驻日记者鲜于钲的现场报道。他说,从千叶到仙台的400公里公路,尽是挂着仙台牌照的汽车长龙,是归心似箭,要回乡寻找消息,担忧断绝家人的行列。但没有一辆车子插队,或超速行驶。他们依然保持沉着和循序。否则汽车一旦扎堆,整个道路就会瘫痪。

  记者体验的是东北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大部分加油站都已停业。由于炼油厂储油罐爆炸,加上交通瘫痪,汽油运输中断。一些还剩有汽油的加油站外,汽车排起了两三百米的长队。等加油需要一两个小时,一次只能加10公升或2000日元的汽油,等待加油的汽车,就只能像传送带般移动。但没有一辆车插队,也没有看到要求“多加点”的人。需要更多汽油的人,须前往其他加油站,再排一两小时的队。不仅是加油站,在限量供应饮用水的学校、限量出售矿泉水的超市、限时开放的厕所等等,随处可见排起数百米长队的人群。

  德国人和日本人,“排队”成了一种文化,他们“为悦己者容”,排队就是为社会打扮。在德国和日本,人们早就有了共识:排队就有收获,排队等于希望。这是守秩序的前提,也是诚信的表现。人类经验证明,排队是公民社会的好习惯,也是自救的最有效办法。当然,这必须有个前提,就是有互信的基础。

  不论是国家与公民,社会与个人,个人与个人之间,只要有互信的默契,社会就能井然有序,处变不惊,即使是遭遇天然灾祸,最终都能化险为夷。内存“互信元素”,外表终归会恢复健康。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以德报怨”话日本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