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我们为什么害怕药家鑫不死

  药家鑫在落网那一刻,已经死了。

  如此残忍,他已经丧失了作为人活下去的可能。

  奇怪的是,他竟然一直活着,尽管他由于恐惧死亡而不堪一击,但他的家庭背景表现出强悍的姿态:我们有能力让自己的后代活下去。

  “药家鑫”,这个名字含义明晰:他是家里的贵人,药家命脉所在,他将继承无尽的财富,光耀祖宗。药家人怎么能眼看着自己的香火,就这样断在太平盛世里?

  在我的感觉上,似乎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但他还活着。七年前,连杀四人的大学生马加爵,从被捕到赴死也就三个来月。马加爵决绝,主流舆论也很决绝。我知道药家鑫不想死,他就是想死,家人也不会让他去死。而死者张妙女士已经不可能复活了,她是多么愿意再活过来,照顾丈夫和年仅两岁的儿子。在好多语境里,她不再是一个生命,只是一枚讨价还价的筹码罢了。

  在某些热心媒体眼里,她的家人和药家人只是两个可用的道具,他们要齐心协力完成和谐这出大戏。这些机敏的媒体于此轻车熟路,他们知道怎样揭开受害者的伤口赚眼球,又怎样抚顺施害者的心绪,以此赢得自己的影响力;他们知道怎样把一出没有悬念的事情,演绎成精妙的连续剧,从而获得持续的关注,并巧妙变现。他们揣摩出一套抹平仇恨和痛苦的万能秘方,通过皮条客式的老练经营,使当事双方相逢一笑泯恩仇。宣泄,讨价还价,握手言欢。

  说穿了,让双方笑的就是钱。施害者多数几张印有毛泽东头像的钞票,做几个尽量诚恳的道歉仪式——苦肉计是常用手段,受害人即可放弃责任追究,在极难实现的正义与伸手可及的利益面前,做出“正确的选择”。

  忍气吞声的受害者,见利忘义的受害者,辜负了“网络正义”的受害者。

  围观者或许不知道,作为受害者没有别的选择。在被告知不能实现他们所要的正义之后,他们只能选择侮辱性的“积极补偿”——明知是诱饵,也只能张嘴去含。这是一出规定情节,你不配合,将什么也得不到。

  人民币在飞扬,那是扇向他们的坚硬的耳光。

  药家鑫故意杀人一案,比原先的演出更精彩。

  这次的导演已经从冯小刚式的煽情大片里获得了应有的启发。

  他们预先已经预备了纸巾,不是让你为受害者落泪,而是让你为杀人者而伤悲。

  先把被抓改为“自首”,顺便安排一场药家鑫母亲的真情专访,将不屑与受害者家属打交道的药家,魔术般塑造为心怀愧疚的积极筹款者。请注意,男主人一直蒙面隐身,不时释放出一丝含糊而低调的信息,但我们知道他绝非等闲之辈。

  药家“家境一般”,“尽力而赔”,张家便显得得理不饶人,既要钱又要命。这种转换不经意间便完成了。

  然后才是审判大戏开锣。

  出示各种证明药家鑫是好孩子的证据:十三张奖状,同学及邻居的褒奖陈述。总之,药家鑫是一个比正常人还要优秀的好青年,前途无量,他仅仅是意外撞了受害者,恰恰受害者又要记车号,他由于害怕农民受害者纠缠起来没完没了,才用弹钢琴的手,强迫性地连续刺杀,捅死了一个比自己大三岁的女人。

  法院破天荒地进行现场问卷测试,在凶手母校——西安音乐学院学生占绝对优势的旁听人群中咨询民意,结果还用问吗?

  与此同时,央视在自己王牌节目中把药家鑫推向前台,他口述自己上进的过去,特意穿插一段父母强迫弹钢琴的讲述,被心理学专家李玫瑾锐利地发现:这孩子原来是教育不当,心里委屈,把人当钢琴一样刺杀了。

  “这孩子——”“唉,这孩子!”

  女专家和女主持人的母性大放光辉。观众在媒体充溢的人性之河面前,绝望地呻吟。

  在这样的煽情面前,死者一家背负沉重的道德包袱:你能忍心让这么一个心理受害者,因教育和社会失职而犯错误的孩子去死吗?

  舆论又杀死了一次张妙。这次是在道德上——你的死让刺死你的人难堪。

  媒体和法院对同情心的运用令人叹为观止。一方面诱导人们忘记死者的苦难,尽快把生命和精神损失转化为看得见的人民币;另一方面,苦心引导大众同情行凶者,忘记他是一个残忍的罪犯,要把他作为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加以体谅。“错误”“孩子”,一个二十三岁的刽子手摇身一变成了无辜的弱者。

  当下的心理学分析,已经成为和谐社会的得力助手,由于它的频繁参与,人们迷糊了,不知道该同情罪犯,还是该同情可怜的死者。“有种感觉,所有的犯罪,沾了心理学,就都是有道理的了。”网友“着急的妈咪”说,“关键是,这个很少被弱势群体用,却更多的为强势群体服务。”

  这些霹雳手段本来是有效果的。自“杭州七十码”以降,人们已经原谅了多少暴虐的凶手。但这一次,大家不想再滥用同情心了,并非是因为有药家鑫同窗女生李颖为之辩护的无耻之词:“我要是他,我也捅……怎么没想着受害人当时不要脸来着,记车牌?”而是大家从心底感到恐惧,觉得那把匕首就将捅向自己,强势人群一旦觉你不顺眼,刺死你时,更加没有顾忌,还有那更加可怕的黑手,越过法律的挡箭牌,直接把“特立独行”的你弄走。

  他们害怕这个社会真的被丛林法则主宰,弱者彻底丧失了法律的庇护。他们是良民,在还不想或不敢做暴民的时候,难以自保。

  不能退了!这已经成为不是底线的底线。药家鑫不死,法律、正义全死。

  所以,那些主张宽容的学者,惊愕于自己的碰壁:我们是不主张以暴易暴的啊!废除死刑促进社会和谐。

  人们斩钉截铁地回答:即使废除死刑,也不应自药家鑫始!

  药家鑫在法庭上痛苦流涕,一副怕死求生的可怜样。对此,我只有鄙夷,并不愿使用我所剩无多的怜悯心。在你连续刺向张妙时,你怀着一丝侥幸,正是那丝侥幸,促使你无视受害人求生的恳求:别杀我,我有孩子!在那一刻,你已经不可饶恕。上帝已经判了你死刑。

  你背后的势力再大,也大不过民心。这一次,法院将被迫站在正义一边,那是他们本应履行的神圣职责。

  唯一的出路是,做一次好汉,承受你该承受的命运:别人能死,你也死得。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7920

  作者:老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我们为什么害怕药家鑫不死 浏览数

11 条评论 »

  1. 小虫子 说:,

    2011年04月14日 星期四 @ 12:35:45

    1

    民主国家的大学生都知道在大学读书需要的费用当中包括来自国家社会的一部分,即社会国家送他到大学读书的。所以他们都知道毕业后要回馈贡献于社会国家。听到药家鑫的罪行后,就想起陈桂栎·春桃著「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段:「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工业化大厦,是中国农民的血肉之躯筑成的。中国城市建设最辉煌的乐章,也是用中国农民的心血和汗水谱就的」。中国的学校里是不是不教「换位思考」。药家鑫是不是不知道他能在大学读书,是靠中国纳税人的血汗(其中包括远比他聪明而因为没钱上不了大学的众多中国同龄青年的血汗)。从他的行为看出傲慢极点的中国精英意识。90年代开始,应国家经贸委邀请,发达国家世界著名企业在中国国有企业指导企业现代化。他们在这些中国国有企业介绍二战后变成民主国家后他们企业在管理方法上的一大变化。他们引进「道格拉斯·麦克里戈的Y理论」和「亚伯拉罕·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后,告别了二战前的与「道格拉斯·麦克里戈的Y理论」对立的「X理论」。当时让听到这些介绍的中国国有企业管理层及书记震惊的是,职工如果没做好工作,原因责任都在管理者身上而不在职工身上。如果发生了不良品,要追求到底其原因,不能再次发生,防范于未然。而后不少中国企业也与发达国家企业合资等后也都知道了这些世界发达国家企业的现代化管理方法。而现在最需要应该学习「Y理论」和「需求层次理论」的人群是不是国家主席、总理以及所有地方政府领导以及所有从事政治管理工作者。因为政府的「和谐」及「维稳」的成绩从经营角度来说,成绩太差,投入产出差、性价比差,这样下去国家会濒于崩溃的。

    回复

  2. 小虫子 说:,

    2011年04月15日 星期五 @ 03:42:02

    2

    中国政府很想创造出具有中国独创性的世界名牌产品,而新中国建立后62年,现今有13亿人口红利的国家,为什么还没有一个自然科学领域得诺奖者。从药家鑫的罪行联想到他的唯我独尊精英意识是如何被培养出来的。现今辈出众多世界名牌产品的世界著名企业, 其管理人员的重要任务:①创造一个使员工得以发挥能力的工作环境,让员工充分发挥潜力,并使员工在为实现组织的目标贡献力量时,也能达到自己的目标。②对员工的激励主要是来自工作本身的内在激励,让他担当具有挑战性的工作,担负更多的责任,促使其工作做出成绩,满足其自我实现的需要。 ③在管理制度上给予员工更多的自主权,实行自我控制,让员工参与管理和决策,并共同分享权力。 现今经济发达的民主国家企业在找适用的人材时,习惯常用的词是「原石(即还没加工而隐藏潜力的宝石)」。新中国建立62年期间有多少个「原石」,还没磨练加工发挥潜力发光之前就被打压牺牲而埋葬于黑暗的中国大地中。现今发达国家已开始启动「BOP(Base of Pyramid)」事业,它是关注1日5美元以下生活的40亿世界底层,对他们进行扶贫的同时把他们变成具有购买力的消费者,进而实现世界的巨大市场。而实现该巨大市场的前提不可缺少的是相互尊敬及相互感谢的交易关系。中国有众多1日5美元以下生活的百姓。为了实现中国及世界底层的小康,可以借鉴「BOP」的做法,但现今中国干群关系是否建立在相互尊敬及相互感谢的关系上。中国再不能是过去西太后那样住在井下之青蛙,不能落后于时代。

    回复

  3. 小虫子 说:,

    2011年04月16日 星期六 @ 13:54:14

    3

    药家鑫的残忍罪行与天天报道的全国各地发生的干群的冲突及结局或事后情形有共性,所以您的害怕应该不是第一次。一个企业来说,发生一次失误,不能再次发生相同的失误,以免声誉受损及经济损失。凡事上过学校的人,也都知道克服或消灭自己弱点才能提高自己的成绩。目前世界的诸多国家都不能理解,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去根治天天反复发生的同类纠纷。

    回复

  4. 小虫子 说:,

    2011年04月19日 星期二 @ 13:49:17

    4

    听报道说溫家寶总理呼吁人民讲真话。今天旧苏联核电事故发生25周年之际,在乌克兰首都召开世界核电提高安全首脑级会议。当时任苏联外交部长E.S受采访时回顾说:『事故发生之后戈尔巴乔夫书记向核电担当部长要求讲真话。而他强硬否定事故的发生。后来通过受放射线影响的周边地区的朋友才知道事故的发生。政府应该要公开正确的信息,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对危机的克服上是不可缺少的必要条件。没有伦理意识的政治是没有前途的。核电事故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人员的损失,加剧了苏联国内的政治危机。该事故成为加速苏联崩溃的原因之一。不过所谓苏联「社會主義帝国」的崩溃进程在核电事故发生以前已经开始了。非民主的「帝国」的终结是迟早不可避免的』。要讲真话必须把「报喜不报忧」的习惯改成「报喜的同时报忧」。

    回复

  5. 小虫子 说:,

    2011年04月21日 星期四 @ 02:21:15

    5

    听药家鑫是23岁,他诞生不久的1990年到2000年期间,农民征缴各种税收总额,从87亿9千万元增加到465亿3000万元,农民人均税额高达146元,相比城镇居民人均税赋只有37元。在城镇居民实际收入是农民实际收入6倍,而农民缴纳的税额是城镇居民的4倍。向农民征收的各种税费,据中央农民负担监督管理部门的统计,仅中央一级机关和部门制定的与农民负担有关的收费、基金、集资等各种文件和项目93项,涉及到24个国家部、委、办、局,地方制定的收费项目269项,还有大量的无法统计的「搭车」收费。药家鑫为什么不知道自己是靠谁长大的,为什么不知道自己因为仅仅偶尔诞生在城市而不包括在反映农民不堪重问题而被人民的公仆打死的众多农民青年的人群中。这些在民主国家小学生也都知道的事他为什么不知道。「和谐」、「维稳」非伴随正义与邪恶、文明与残暴、进步与颠覆之间的斗争来到的那一天以后,应该才可以去考虑药家鑫的判刑。如果药家鑫被判死刑后,谁最高兴是不用说了。如果社会机制、强势群体的落后于经济全球化时代的精神文明完全不被转变的话、怎么能够向她留下的2岁孩子交代。社会机制不变,光靠死刑结束不了第二个药家鑫的出现。

    回复

  6. 小虫子 说:,

    2011年04月26日 星期二 @ 13:33:32

    6

    「中国农民调查」上继续写道:『从1956年到1980年,国家通过工农业产品价格差从农民那里无偿地拿走了一万亿元;改革开放以来通过粮食订购价低于市场价,从农民的手里拿走的就更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调查结果:目前中国义务教育的投入中,百分之七十八由乡镇负担,这其中绝大部分是由农民「买单」,百分之九由县财政负担,县乡两极的负担高达百分之八十六;省市(地)还负责了百分之十一;中央负担的,仅是百分之二左右』。为什么药家鑫不知道城市人的自己是欠农民债务的债务者,接触债权者的农民时应该是以尊敬和感谢而相待。而他却做了正相反的行为。今天通过报道回忆该书是被禁止销售后,想起1600年代日本封建时代建造的著名景点寺庙里挂的三猿,即闭眼、闭闻、闭嘴的猴子雕像。它意味着对教育幼小孩子的睿智。国家主席能够获得的信息13亿百姓也应该能够获得才能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二战期间,被日军强迫做「慰安妇」的20万中国妇女当中,新中国建立后其幸存者们受到同胞们的残忍的侮骂、欺负,两手用2根木头才能走路的全身病残的「盖山西」她最后是因为没钱买药而自杀离开人间的。欺负的人们也和药家鑫一样,不按照「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这样的换位思考来正视事实来正确的理解并共同去解决困难,而用打压对方来消除无意识中存在的内疚。当今不是同胞自相嘲笑创伤的鲁迅时代。中国的父母不要像日本父母那样不给孩子讲侵略的事实,而要如实的给孩子讲中国的历史经过。「为使做为地球市民能够生存下去,必须要掌握好世界的想法,做好一切准备」,是今天报纸上刊登的M证券公司CEO的标题为「全球化社会商务人员必备的信息收集方法」。

    回复

  7. 小虫子 说:,

    2011年05月09日 星期一 @ 12:20:23

    7

    有人说,孩子是看父母的脊背(即言行)长大的,所以做父母的必须要注意言行,不过如果孩子领悟「反面教师」道理的话,不会完全受父母的影响而会自己建立自有的世界观。2000年药家鑫10岁时,发生了「数砀山县程庄镇事件」。镇里无视中央和省里关于严禁额外加重农民负担的规定,一切照旧,以支定收,把不如数缴纳税费的农民打进镇里开办的「思想政治学校」。正值盛夏,学校把大家赶鸭子似地轰到操场晒太阳,逼着一个个绕着圈子跑步,跑慢了就遭痛骂,受到体罚。所有人集中起来,责令父子兄弟之间相互往对方脸上扇巴掌,而且要扇出声,不听响不算。一次规定三十下,一时间,亲人相残,巴掌扇脸之声响成一片。最近朱镕基先生说:「當然我們自己也有錯誤。稅收返還的工作做得很不好,要靠地方『跑部錢進』求爺爺告奶奶才能拿到。地方就對這些中央返還的稅不在意,只看自己的四萬億。這很不好」。温总理呼吁「要讲真话」、人民日报呼吁「要包容异质」、而媒体天天报道「律师、维权人士、上访者等没按司法程序被绑架,失踪、殴打致残等」、负责世界的和平及稳定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外国记者的提问「高智晟律师在那里?」,发明汉字的国家得了失语症似的向全球回答「不知道」。这些不得不让人想起86年前的国家与年代。日本1925年至1945年实施「治安维持法」。该法是当時天皇制政府要求国民绝对服从権力的法律依据。该法以百姓脑中的思想做为取缔对象。主张把天皇制的政治体制改成国民主権政治的政党幹部最高被判死刑。宗教信仰者及自由主義者也被做为打压的对象。犠牲人数:被酷刑虐殺、獄死的194人、獄中病死的1503人、逮捕被关进监狱的数十万人。近年所有「中国慰安妇诉讼」以及「中国被绑架强迫劳工诉讼」,日本法院以二战前没有「国家赔偿法」以及「除斥(时效)」(即日本非同以色列没批准1967年生效的联合国人权规约「对战争犯罪及人道罪行不适用时效的条约」)为由驳回。而中国1994年通过了「国家赔偿法」,2009年增加了「精神损害赔偿法」。2000年发生上述事件,对这些人民公仆的违法恶劣行为,朱镕基先生只说「很不好」而没说受害农民们有没有得到该法的兑现,即该法制定的目的「保护公民合法权益。使行政机关在公务活动中侵权行为造成损害得到赔偿,保护公民合法权益」。孩子不是只看父母的脊背,还看社会国家所有大人的言行长大的。

    回复

  8. 小虫子 说:,

    2011年05月13日 星期五 @ 01:17:09

    8

    母亲节刚过。很想知道对百姓行使世界人不可想像的中国官员的那些残忍暴力行为是如何「培养出来」时,想起日本不战士兵•市民会代表理事的猪熊得郎先生以「15岁少年兵的懊悔和愤怒」为题的讲述中说道:「二战期间日本军队对士兵首先要培养“把中国人看做为物品”的心态。如用中国俘虏来练习刺杀技术、强迫士兵去慰安所等都是把对象看做为物品的心态训练。一直要求骗我参加侵略战争的最高负责人的道歉而至今还没有实现」。好像理解到了一点药家鑫杀张妙时的心态,即损害自己利益时对象生命看做为「物品」。当时药家鑫对「农民」持有的印象是国家对农民形成的没有「话语权」的「沉默的生命」,而张妙说了「记好了车号」。当然对药家鑫来说是一大吃惊,即没有话语权的「沉默的生命」还会损害自己的利益。中国政府说日本侵略战争的责任在日本军国主义。那当今中国官员的野蛮残忍的行为责任在什么主义上? 或者说行使残忍行为的那些中国官员的母亲从小把孩子心态培养成「自己利益被损害时可以把对方看做为物品行使暴力」吗?

    回复

  9. 小虫子 说:,

    2011年05月19日 星期四 @ 03:09:58

    9

    2009年出版的陈桂栎•春桃著「中国农民调查之等待判决」是「中国农民调查」中就王营村因为农民负担过重多次集体上访与地方政府发生激烈冲突事件,时任临泉县委书记张西德对作者陈桂栎及春桃以及人民文学出版社以侵害他的「民誉和人格尊严」为由告到阜阳市中级法院,并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失」二十万元人民币的「官告民」的民誉纠纷案。2004年8月一审结束后受理三年多尚未作出一审判决。书中有清华大学宪法与公民权利中心主任说道:『中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机关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说道:「国家没有名誉权。民法上的名誉权是保护公民、法人在民事活动中的民事权益,而县委、政府的公共管理活动不是民事活动,是党务和政务活动,因此,不受民法上的民誉权保护」。而2006年张西德不彻诉并未通知作者的情况下,党的出版社「人民出版社」受上面的压力,被迫向张西德赔偿了5万人民币。中国共产党凌驾于宪法及国家顶层机构专家。通过天天报道的官方对百姓的各种施虐行为终于让外国人弄明白了媒体及报纸上所介绍的中国政体「顶头是中国共产党,下来才是宪法。公检法以及所有的机构以及一切善恶黑白区别都由中国共产党来决定」。您说「药家鑫不死,法律、正义全死」。对药家鑫如何判刑是中国执政党不是按照法律及正义而以保住自己利益为前提决定判刑是众所周知的。您记述的「家人尽力而赔」这一点,民主国家的赔偿依据是应该从张妙的「恢复原状」角度来考虑。即张妙活着的话她终身能够赚来的钱以及对丈夫及孩子带来的「精神损伤」赔偿等等,所以绝对不可以是「尽力」。像美国、日本,从幼儿园、小学就开始向孩子开办「money 教育」,让孩子知道金钱的重要性,让他知道杀了人包括父母自己终身要为赔偿付出庞大的血汗。

    回复

  10. 小虫子 说:,

    2011年05月22日 星期日 @ 00:58:00

    10

    宾拉登被美军杀害后,某民主国家媒体采访的受害者父母说:「非常遗憾永久听不到他为什么杀害我孩子。很想在法庭直接听到杀害我儿子的理由」。这个反应是这个民主国家百姓的普遍共识。比如发生了冲击社会的凶恶杀人事件后,国家对口机构马上去思考研究反思「原因是什么,哪里有缺陷而导致他(她)去杀人」,并找到需要纠正或补充措施后马上实施以防止同类罪行的再次发生。同时社会媒体家庭学校个人也都去反思检查自己身边有否存在问题缺陷。就这样把被失去的生命当做「代受苦人」,犯人做为「反面教师」,把他们当做社会整体的宝贵教材去珍惜。因为这个民主国家全体百姓已经形成共识,即「憎恨罪行而不憎恨犯人」。对药家鑫维持一审死刑后,法庭外燃放鞭炮庆祝,但是一点也不感到高兴,而害怕死刑执行后的被遗忘,即国家机制没变,而百姓继续受苦。当今中国宪法受国家政府的全面支配的情况下,13亿百姓的生杀予夺等于是在统治者的手掌上,国家根据政治风向的需要,把手掌的手指张开或握住,百姓是蹦跳在手掌上的孙悟空一样。浦志强律师说:「民意一定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影响司法决策的」。「民意抢救夏俊峰」,我们完全还没战胜国家政权。

    回复

  11. 小虫子 说:,

    2011年05月25日 星期三 @ 04:15:24

    11

    今后对张妙遗子如何引导教育希望成为具有正确的世界观者是包括加害者每个百姓应该所关爱之处。而河北青年报报道:「受害人张妙的丈夫王辉表示因为自己觉得法院判得公正、公平,让自己可以给儿子有个交代,所以一定要好好感谢法院」,以及明镜网上解滨说道:「药家鑫一路走好。你的结局虽然还不至于彻底清洗人们的肮脏灵魂、改变社会的污浊风气,带来公平和正义,但至少可以让今夜全国的路边行人放心一些,让交警的工作容易一些,让下夜班走在马路上的工人们安心一些,让百姓对公安和政府的工作有信心一些。你走了,天下并不从此太平,但确实少了一点邪恶」。看到以上这些报道后不得不感到毛骨悚然。国外关于反对「死刑制度」的意见理由中有,「保留死刑制度的话,独裁政治以及極權主义政权会利用死刑制度对异议人士非常容易的处死即肃清」(某人意见),「世界上至今还没有证实死刑对凶恶犯罪具有抑制效果的统计数据」(同上某人及国际大赦意见),『罪行多么残忍,但从报仇什么都产生不了。通过杀死加害者,对孩子教育不了「不可以杀人」』(国际大赦意见)。2007年放映后让全世界赞不绝口的德国电影「四分钟的钢琴家」是,在监狱里给囚犯教弹钢琴的80岁女教师(实在人物,纳粹给她留下精神创伤。她发现该囚犯的才能后认为自己留下的人生「使命」为让该囚犯去发挥真正的才能)对变成自暴自弃凶恶暴力分子的天才年轻女囚犯通过介绍自己的精神创伤来说服让她明白她的「使命」为何。该电影最精彩的场面是最后该囚犯弹四分钟钢琴的场面,弹完后全场听众起立招来暴风雨般的掌声。她弹的是舒曼的钢琴协奏曲。该曲没有管弦乐队的话,不能成为钢琴协奏曲。而她单独非常出色的弹完协奏曲。是被称呼「打破古典音乐概念」的冲击的演奏。希望药家鑫以及父母有机会看此电影。「西安音乐学院」主页中没有「使命」词,与民主国家大学的主页中,介绍「校长致辞」及「大学使命及目标」中「使命」词众多,以此发现与国内大学之不同点。以上仅供参考。我是反对死刑制度者。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