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艾未未事件之随想

  对艾未未事件,最初的定性,是“特立独行”。如今,虽已经是名目繁多了。然,繁多的名目,依旧可以归结在“特立独行”的名下。

  这,使我想起了希特勒主义。希特勒主义,有一核心,就是大日耳曼主义及与之相伴而生的反犹太主义。

  其实,回过头去看看,可以说:希特勒领导下的德国,无论多么强大,终究是要失败的。为什么?大日耳曼主义及反犹太主义,反对的是世界的多样性。这就不仅仅是反人类了,而是在反世界规律,怎么能不败呢?

  我们,再来看一看党之艾未未事件。批判或反对“特立独行”,难道不是与希特勒的大日耳曼主义及反犹太主义是异曲同工的吗?限制或反对“特立独行”,不就是要想方设法取消或消灭多样性的吗?

  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如果中国反对或试图取消多样性,就很难在这个世界上立足了。

  这,也许就是党之艾未未事件,遭那么多人反对的根源。

  统治者维护自己的统治,这没有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但,这是小道理。而且,维护统治也至少有两种以上的不同的方法:一种,是顺势而为;另一种,是逆势而为。

  顺势而为,就是小道理服从世界规律的大道理,遵从普世之价值观,与世界同步前进。逆势而为,就是用小道理抗衡大道理,做世界的“异见人士”。

  然而,小道理终究是无法抗衡大道理的。所以,研究如何顺势而为,比研究如何以小道理抗衡大道理更有意义与出路。

  有人给出“专制国家70年大限理论”,其实这是一种机械与教条的思考。

  中国,目前正处于上升期之中;而党,控制着整个中国的一切。猜测党将在什么时候玩完,不过是算命或是一厢情愿。

  然而,党已经过了全盛期或鼎盛期,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当然,不排除会出现中兴。但,中兴的前提,是顺势而为,而不是逆势而为。逆势而为,实际上是拼着玩完。

  中国,有中国的运势;党,有党的运势。然而,这两个运势,目前是捆绑在一起的。

  如果党玩完,上升期之中的中国,就必然有一次巨幅调整。如果党中兴,那么,中国就必然继续拉长阳。

  没有办法,党和中国已经绑得太紧了。

  我讲的道理,党未必就不懂、未必就不知道。估计,也是没有办法,只有去寻找红色的源头。

  然而,党却忘了、忽略了,世界已经完全变了――全世界已几乎全都抛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也不是什么“处于低朝”或“处于高朝”的问题,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促进资本主义走向民主社会。

  即便是想要与资本主义誓死战斗到底,也应该有新的武器、新的主义,而不是馬列主義。馬列主義,早已力不从心了。

  如果中国向左转,不是不能实践,而是理论与实际没有办法统一。

  唱红歌、讲传统、向左转,只会唤起人们思考革命;而革命,是必须均分财富的。请问:能有多少官员愿意与老百姓均分财富呢?

  况且,分完了又怎么办呢?打算停滞不前?不还得走市场经济的路?而市场经济,决定了上层建筑是民主社会。

  艾未未,不是什么大人物;艾未未事件,也不是什么重大事件。但,这里反映出来的、是一个中国未来的方向性的大问题。

  全世界、尤其是西方世界着急,从本质讲:不完全是关心艾未未的命运,他们更害怕日益强大的中国,“特立独行”,做世界的“异见人士”。

  人类社会,吃过次亏。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2011-4-16于南京

  作者:顾晓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艾未未事件之随想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