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政治风云突变?文革遗风猖獗!

  4月28日,乌有之乡发表了张宏良的文章《风云突变——中国突然再次刮起了妖魔化文革和毛泽东的政治旋风》。

  张宏良是敏感的。但是,张宏良本身,就是文革遗风。

  我先领大家一起分析一下张宏良的文章。

  张宏良的文章,用超过一半的篇幅,谈了李庄漏罪案的撤诉事件。然,他不改文革遗风,云里雾里指责李庄的律师团,甚至扯到了“曾经参与审判‘四人帮’的两位法学泰斗”。如是,他也没点名。张宏良的用意是很明显的,他要往“捞人”上扯。

  李庄的律师团,究竟是不是“捞人”呢?

  我以为:中国政治,就是黑箱政治、黑箱操作;因此,中国的司法诉讼,也不会干净到哪里去。问题是,作为民大教授的张宏良,应该懂得:这个问题,首先该谈的是――办李庄漏罪案合不合理、合不合法?而不是李庄漏罪案律师团,过去干过什么、政治目的如何?

  其实李庄漏罪案的撤诉,就是――上面也看不下去了,如我在《释放艾未未的舆论准备出来了》中所说:“上面的政治,要求下面的司法公正”。

  张宏良的文章,又用三分之一的篇幅,谈了茅于轼最近的一篇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

  张宏良说:“……如果把茅于轼辱毛文章当中的毛泽东换成天皇的名字,属于刑事犯罪;如果换成英国女王的名字,放在英国也属于刑事犯罪……”。然而,张宏良忘了――如果英国女王发动反右,把多少万人打成右派、送去劳改;再发动文革,让多少万无辜挨斗、死于非命……那么,该受到审判的,首先不是写文章的茅于轼,而是那个被假定的“英国女王”。

  对于茅于轼,我不是没有看法。我总觉得:这个老茅,政治上没有什么大错;错,也是文字把握问题。他的错,在于“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是誖论。在这誖论下,他在经济上给政府出得点子,总是极右的。

  张宏良文章的第三部分,谈到了被接见的香港吴康民。然,没有实际内容,我就不说了。

  由上可见,张宏良依旧是文革遗风不改,空洞无物、逻辑混乱,喜欢政治、喜欢帽子、喜欢给人定罪、喜欢压制别人言论。

  其实,张宏良自己就是“中国特色”的“言论自由”的牺牲品。不信?可以找找看――除了乌有之乡、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等少数左派网站,张宏良还有多少发声之地?即使有几个,也不会比我顾晓军的命运好到哪里去。

  压制言论,是中国一贯的特色。当然,自改革开放以来,是一天天在改变、一天天好起来……但是,自邓玉娇事件后,又开始在收紧。到今年2月,已达到了空前的地步。

  今年2月以来,不仅言论自由被收紧;人身自由,对于一些人来说,也成了奢侈品。如冉云飞、腾彪、李天天……等。上月初,艾未未又失踪了,并引发了国内网友与国际社会的轩然大波。

  以艾未未为例,失踪不就是去“接受组织审查”了吗?不就是“进学习班”了吗?不就是“把问题搞搞清楚”吗?

  而这些,不就是文革遗风吗?不就是文革遗风猖獗吗?

  中国的问题,不是应该讨论谁反对毛泽东?谁反对鄧小平?而是应该讨论毛泽东做得对不对?鄧小平做得对不对?对在哪里?错又在哪里?引以为戒!

  唱红歌成风,肯定是不对的。历史的东西,有人愿意缅怀,不是不可以,而应该属于个人行为,不能进行倡导。如果能倡导,那么,我们能不能大兴满风或元风呢?让满族人或蒙古族人,抬高一个社会地位?

  国人的言论自由、人身自由,一定要有保证。不能停留在宪法上,而应该实实在在地落实在我们的身边,看得见、摸得着。这是任何一个政府与执政党,最起码的,应该、也必须做到的。做不到,对不起人民,应该审视自己。这样的道理,也是应该人人都懂的。

  我不知道张宏良是否经历过文革?是否喜欢“接受组织审查”?是否喜欢“进学习班”?反正,我是经历过文革,我不喜欢“接受组织审查”、不喜欢“进学习班”。谁喜欢,可以自己先试试。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5-2~3 于南京

  作者:顾晓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政治风云突变?文革遗风猖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