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卡扎菲问题

  眼下,利比亚局势成了国际新闻的热点。近十个国家为执行联合国安理会3月17日通过的1973号决议,组成联军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并对利比亚政府军实施空中打击,阻止利比亚政府军对平民使用武力。此前,2月26日,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1970号决议,对利比亚及其领导人卡扎菲实施制裁,制裁内容包括:对利比亚实行武器禁运;禁止卡扎菲本人和家属及其亲信、高官出国旅行;冻结卡扎菲家族以及有关人员的海外资产;以涉嫌“反人类罪”将卡扎菲武力镇压平民的行为,提交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调查处理。制裁的严厉程度前所未有。如果是别人,见到这样的决议,受到这样的制裁,也许会心惊胆战、手脚发软的。但卡扎菲不愧为一条硬汉,对此不屑一顾。面对强敌,没有帮手,却毫无惧色,誓言抗击到底,并且向全世界宣告自己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联合国安理会之所以作出这样两个决议,是因为联合国安理会以及欧洲联盟、非洲联盟、阿拉伯联盟认为,卡扎菲动用军队和招聘外国雇佣军对本国平民进行大规模、有系统的武力镇压,造成严重后果,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及相关的国际公约,构成了危害人类罪。必须严加制裁,必须视需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在利比亚强制设置禁飞区以保护平民。

  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鼓捣得出来的。它的出台,不但必须得到安理会成员国绝大多数国家的赞成,而且不会被任何一个常任理事国反对。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对1970号决议投了赞成票,对1973号决议投了弃权票。这就表明,中国政府赞成对利比亚实行制裁,不反对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实际情况是,所有15个安理会成员国,没有一个国家旗帜鲜明地用投票的行动帮卡扎菲说话。孟子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如果此说不谬,那么,由此推断,卡扎菲堪称当今世界失道者的典型。

  我们不妨看看卡扎菲其人。

  卡扎菲1942年出生于一个贫穷的牧民家庭。1964年进入班加西军事学院学习。1965年,卡扎菲组建“自由军官”组织。1969年9月1日,卡扎菲发动“九一革命”政变,从王室手中夺取了政权。政变之后,以他为首的12名军官组成革命指挥委员会,行使立法和行政双重职权。当年12月仿照外国制订了临时宪法。1971年6月,卡扎菲成立“阿拉伯社會主義联盟”。将别的政党一概取缔。1973年卡扎菲发动“人民革命”,以“人民委员会”和“人民大会”取代“革命指挥委员会”和“阿拉伯社會主義联盟”。建立“不要政府、不要党派、不要议会、不要军队”的“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會主義民众国”。同时撤销各级地方政府,废除全部法律。以指示治国,以枪炮治国。

  “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會主義民众国”这个国名,虽然含有“人民”、“社會主義”、“民众国”的字样,但其实不是社會主義国家,不是无产階級的政党领导,国家领导人不是民众选举产生。卡扎菲对馬列主義也没有多少兴趣。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没有宪法和法律。照理讲,没有法律就不存在违法、犯法的问题,但利比亚的监狱和囚犯并不因此而减少。1977年3月2日,卡扎菲又成立“革命委员会”,取代“人民委员会”和“人民大会”,自称“革命领导人”。至此,卡扎菲击败了所有公开的和潜在的对手,成了主宰利比亚的铁腕强人,连续执政42年。卡扎菲的儿子全都位高权重,其中长子穆罕穆德控制着利比亚的通讯业,次子赛义夫掌控“卡扎菲基金会”兼任卡扎菲的发言人,三子萨阿迪任特种部队司令,四子穆阿塔西姆任国家安全顾问。

  卡扎菲特立独行,敢为天下先,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卡扎菲是一个造反高手,反政府专家,世界级的草莽英雄。他通过反政府的方式起家,又通过反政府的方式集权,直至取消“政府”。他无权时反政府,掌权后也反政府。卡扎菲掌权以后,积聚了巨额财富。联合国安理会1970号决议公布以后,卡扎菲家族在美国和欧盟被冻结的资产就多达500多亿美元。国内的资产,更是多得难以估计。卡扎菲如此巨额的财富,用马克思的话说,“浑身都流着肮脏的血”,是不算过分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联合国安理会、欧洲联盟、非洲联盟、阿拉伯联盟同时掀起一片对卡扎菲的讨伐声中,国际上不乏支持卡扎菲的人。这些人对卡扎菲的对、错、善、恶、有罪还是无罪一概不谈,只谈克制、停火。这些人认为,卡扎菲是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最高领导人有权处理本国的内部事务,外国不得干涉;利比亚是一个主权国家,外国武装不能入侵主权国家。不过,这些人对卡扎菲的支持,基本上都停留在口头上,无非是发出了一点与上述国际组织不同的声音而已。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谁挺身而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把对卡扎菲的支持付之于真枪实弹的行动。这种只说不做的做法,很有点口是心非、眼高手低的味道。对卡扎菲来说,这些声音无异于水中月,画上饼,望梅而不能止渴。这些声音,对卡扎菲孤立无援、被动挨打的局面,其实没有什么用处。

  国家主权不容侵犯和不干涉他国内政,是一条重要的国际公约,当然应该遵守。但国际上还有人权公约,也必须遵守。保护主权不能成为践踏人权的挡箭牌。支持卡扎菲的这些人显然低估了道义的力量,低估了安理会的权威,更低估了利比亚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意志。

  卡扎菲向何处去?利比亚向何处去?这好像是一个问题,不少“专家”口无遮拦地在纷纷评说。其实,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卡扎菲必定会被利比亚人民所抛弃,并被送上道义的审判台。而利比亚将顺应人民的选择,走上繁荣富强之路。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卡扎菲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