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逸夫:粪土当年救世主——读《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一。一贴反个人崇拜的清醒剂

  尽管笔者在读《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之前,早已对毛泽东持完全否定的态度,但这本书中所显示的毛泽东真实面目之丑恶程度,仍然远超出笔者之想象能力而使笔者深为震惊。

  李医生的回忆录,正如黎安友教授在出版《前言》中所说,除了在对汪东兴的描写上有些偏颇之外,是一部极为翔实、客观的记载,披露了许许多多真实的历史事实,因而是极为可贵的历史资料,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

  但除了对于少数研究者而言的史料价值之外,笔者认为此书更重要的价值在于,对中国一般民众,它是一部绝妙的思想解放的教材:它使我们醒悟到毛泽东愚民政策的巨大欺骗性,和个人崇拜的极其荒谬。

  众所周知,所谓的“毛泽东思想”充满了道德说教色彩,毛泽东生前利用一切舆论工具鼓吹“作一个纯粹的人,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甚至要“狠批‘私’字一闪念”;并且运用专政工具强迫八亿人民过清教徒的生活。李医生回忆录所披露的毛泽东本人的低级趣味和腐朽生活方式,其意义是向世人展示了毛泽东性格中极其虚伪的一面。

  八亿人民心目中的慈父,其实是一个极其冷酷的人。“毛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虽很亲切,其实是铁石心肠,感受不到一丝爱或友情的温暖。有一晚在上海,由上海杂技团表演人梯,顶上的一名幼童失手,头朝下跌到地板上。这是舞池,没有任何保护设备。轰隆一声巨响,大家都惊叫起来。孩子的母亲也是杂技演员,急得嚎啕大哭。我那时就坐在毛的隔壁。全场一片闹烘烘时,毛与坐在他旁边的文工团员仍在说说笑笑,喝着茶,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事后毛没过问幼童的情况。”(李著第116页)

  在毛泽东时代,青年人头发稍微长一点,女孩子穿的裙子稍微色彩鲜艳一点,都被作为资产階級思想的表现而批判,作为具有“亡党亡国”危险性的事件而被各级党委当做要务处理。笔者记得在中学时代,班上一个原本品学皆优、活泼开朗的女生,因为穿了一次花裙子,她的入团申请在团支部会议一次次地被否决,她在班级上也作了无数次的自我批评和检讨反省;弄到后来,神情恍惚,学习成绩明显下降。但是,李医生的书告诉我们,毛泽东本人的宫廷生活,却极其腐朽糜烂、荒淫并且荒诞。其中细节,虽然李医生作为一介医务工作者不难以平常心作客观记述,但笔者作为一个毛泽东时代成长起来的人,要用言语加以转述,至今感到有不可逾越的心理障碍而无法启齿。

  京剧《李慧娘》描写了贾似道年老荒唐玩弄女性而触痛了毛泽东的伤疤,于是他严厉指责它反映了“一场严重的階級斗争”,批评“文化部是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外国死人部”,在全国文艺界发动了所谓的路线斗争(第388-189页)。

  “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这首诗,是毛给一个同他打得火热的女机要员的照片写的(344)。江青为此而争风吃醋,毛为了安抚江青,也给她所摄的一张照片上题了“暮色苍茫看劲松”的诗(367-368)。这些,都曾被全国人民作为“最高指示”而广泛传颂、学习,从中去体会“在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严寒冰雪中,只有中国共产党坚持馬列主義斗争”的道理。

  从李医生的书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被称为伟大馬列主義者、世界人民革命导师和当代最伟大思想家的毛泽东,其实是一个除了要为自己找棍子和给政敌找顶帽子之外,几乎从来不屑去碰马列著作,而整天沉湎在帝王将相和采阴补阳荒诞学说中的封建余孽。

  二。“八亿人民都是批判家”的大闹局

  一个八亿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原来是一个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最大最大的伪君子!无疑地,毛泽东成功的在人民面前隐瞒了他的真实面目。

  但问题还不止于此,他还极其冷酷地胁迫八亿人民非常深入地一起卷入这场大骗局。

  书中说到了毛泽东许多口是心非的事例。例如,毛泽东本人深受斯大林独断独行之害,对斯大林从无好感。但为了维护个人迷信的需要,他高度赞扬斯大林,并严厉批判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的“修正主义思潮”。他今天指责苏联的“投降主义”,明天又自相矛盾地指责苏联的“霸权主”。这些,作为政治权术的玩弄,或许还情有可原,但是,有必要强迫全体人民成年累月地学习那些连他自己也不相信的“反修”斗争文件而一起来“陪玩”吗?

  在整个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为了那“学习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为了“深刻领会、理解伟大领袖的教导”,不知道无端浪费了多少精力。毛泽东时代的科技落后,显然同科技工作者将主要精力花费在政治学习上有直接的关系。

  要从歪理中学习体会出“伟大真理”来,那是需要极高的发挥想象能力的。这种发挥稍有不当,就有沦为“歪曲毛泽东思想”“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反革命。笔者记得当年工厂里学习毛泽东“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豪言壮语,工人老大粗不甚理解,一个技术员解释道“美国的宇航员登上了月球,苏联的核潜艇在五大洋海底游来游去,只要科技上去,一切都能做到。毛主席的诗句反映了人定胜天的坚定革命信念”。此话传到厂党委,被宣判为“歪曲主席诗词,为帝修反评功摆好”的严重反革命事件。于是这个想象力太丰富的技术员在全厂大会上当场被五花大绑,押送到北京市第九监狱去脱产学习毛泽东思想了。

  确实也有人最终打心底“学通”了毛泽东思想,其结果却更是悲剧性的。八九民運领袖周舵在回忆他母亲的《自杀━━一个案例的研究》一文中,讲到他的母亲:一个刚强、自信、生气勃勃、充满理想的女性,在冤狱里渡过五年半后,一头乌发变为白发,肉体和灵魂都得到了彻底的改造,终于彻底接受了毛泽东关于“无产階級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文革”理论。此时她虽然吃了苦,但总算有了“认识了真理”的回报,心理上暂时得到了平衡。但后来“四人帮”的倒台和“文革”理论的被抛弃,她意识到自己的苦头都是白吃了,吃得没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这成了她自杀的最重要原因。

  秦二世时代的权臣赵高在宫廷里导演了一场指鹿为马的闹剧,毛泽东时代的指鹿为马,导演的却是最高领袖自己,并且他把这场闹剧扩大到了全体人民的范围,而美其名曰“八亿人民都是批判”。

  历来的文字狱,都是禁止人民讲什么,都是“莫谈国是”。但是毛泽东时代的文字狱,却是强迫人民必须讲什么,想什么,强迫人民必须“关心国家大事”。但他一方面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另一方面对于独立思考地去真诚地关心国家大事的人,如无数个张志新、遇罗克,却冷酷残杀、迫害。这种“诱民入罪”的暴政,实在是中国历史上之最!

  尽管毛泽东口口声声将“为人民服务”“人民是真正的英雄”挂在嘴上,但在他心中,是不折不扣地视人民为草芥的。不能肯定他对人民的颂扬完全是虚假的,但那也只是奴隶主对奴隶劳动和奴隶忠诚的讴歌!

  三。过耶?罪耶?

  至今仍有许多人只承认毛泽东犯有错误而没有犯罪,或者根据毛泽东的“反帝”功绩来为他“三七开”。

  所谓“犯罪”,有两个意义,非法律性的和法律性的。如希特勒之所为,都合乎当时德国的法律,但我们仍然视其为罪犯,这里的犯罪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从前的皇帝会下“罪己昭”,按理说,封建社会中,皇帝的意志就是法律,皇帝是无所谓犯不犯法的,皇帝的犯罪,也是非法律性犯罪。从这个意义的“罪行”来看,毛泽东致使和平时期数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无论如何是一项巨大的罪行。

  至于法律上的罪行,毛泽东许多独断专行是否违反当时的宪法,有待于专家考证,暂不讨论。但从一般的刑事民法来看,毛至少犯有严重的重婚罪。毛和张玉凤朝夕相处,后来连江青和所有政治局委员晋见毛都要通过张玉凤的批准,这显然是事实婚姻,而当时他并没有同江青离婚。早在革命战争时期,当杨开慧和三个孩子身系监狱时,毛泽东就已经和贺子珍同居生孩子了,据说还是结婚了。当时国民政府似乎还没有婚姻法,苏区政府的法规不知如何,有待专家考证。

  此外,毛的性活动方式,按照毛泽东时代严苛的法律,可以算是流氓集体淫乱活动,也是罪行一条。按照现代法制观念,毛泽东的性行为至少是严重的利用职权进行性骚扰(不妨对照一下克林顿的性骚扰案子)。因此,无论是按照毛泽东时代严苛的法律,还是按照当代的人权观念,毛泽东的案例都可以算犯罪。

  况且,毛的许多女友中,是现役军人的妻子,因此毛的流氓活动,已经是严重的“破坏军婚罪”。毛泽东时代本人在农村期间,就看到过多起因同现役军人配偶发生男女关而被判以重刑甚至死刑的事情。

  当然,这些刑事罪,同其历史罪行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了。但是刑事定罪,可以帮助我们确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现代法制观念。

  至于所谓毛泽东的反帝功绩,也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糊涂观念。首先,评论功过之外,还有一个基本的道德底线问题。一个医生一旦卷入谋财害命的谋杀案,那么我们就不能用他曾经救活过多少人为他的罪行辩护了。当代历史学家通常都将希特勒和斯大林规入同一类专制魔头,尽管斯大林有两次大战的功劳。对毛泽东也应作如此观。按理说中国作为后来的社會主義国家应该接受苏联的教训少犯些错误,但是相反,毛泽东所犯错误、罪行都较斯大林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公社化祸害超过斯大林的合作化运动,他的文化大革命超过斯大林的肃反。将毛泽东比作斯大林,那实在还算是抬举了他。

  四。暴政之下无尊严

  某些人认为,毛泽东统一了全中国,结束了中华民族几百年来遭受异族迫害、镇压的屈辱历史。毛面对列强,是“没有丝毫的媚骨”的,“至少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英雄”。

  其实,如果不是毛泽东时代的胡闹折腾,把国民经济糟蹋得接近崩溃的地步,中国人民如今在国际上的地位,无疑会比今天高得多。

  中华民族的独立是历史的必然,同有没有毛泽东没有关系。台湾以一岛之地,又没有毛泽东和共产党的领导,结果不是也并没有沦为殖民地吗?以华人为主体的新加坡如此地少人寡,又受到过英国多年的完全殖民统治,不是也成了国际社会中完全独立而积极的一个成员了吗?!认为具有数亿人口的中国大陆的独立离不开毛泽东,其逻辑之荒谬,同认为公鸡不啼天就不会亮的论调一样,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稍微研究一下历史,就不难知道,三十年代至四十年代的抗日战争,如果没有毛泽东,也一样能够取得胜利。这是由多方面的因素决定的:大的方面有整个国际和历史的大势所趋,小的方面有中日两国的潜在综合国力。在如今的年代,一个日本这样的小国要奴役和统治一个中国这样的大国,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一点,只要想想美国这样的大国要征服越南这样的小国也如此艰难就可知道了。

  总之,夸大毛泽东在中华民族独立斗争中的作用,认为没有毛泽东中国人民可能至今还没有独立的说法,是对伟大的中国人民能力的极大低估和藐视!!

  另一方面,毛泽东的没有媚骨,是以把媚骨装进数亿子民身上为代价,为后盾的。正如梁漱溟所说的“一夫刚而万夫柔”。毛不怕原子弹,是因为“中国六亿人,死了一半还有三万,照样可以搞世界革命”,是因为有无数俯首贴耳被他玩弄于股掌、可供炮灰的百姓供他作睹本,所以才能如此有持无恐。

  从来暴君的尊严,都是以牺牲无数百姓的尊严为代价的。因此暴君的尊严,绝对不是他所统治下的人民和国家的尊严,相反,是人民的耻辱。正如希特勒的狂妄,是德国民族的耻辱而不是光荣一样!一个跪在独裁者脚下的民族,是不可能真正站起来的!中国人民在毛泽东时代,从来没有真正站起来过!

  我们必须确立起人民的民族自尊心。这种人民的民族自尊心,是不需伟人作坐标的。那种以为没有伟大领袖就不成为伟大民族,将民族之伟大建立在领袖之伟大基础上的“英雄史观的民族自尊”,其实恰恰是缺乏民族自信心的表现,是一种民族自卑感的表现!

  笔者认为,深刻批毛仍是中国人民观念现代化和精神文明建设中的极其重要的一环。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看,对毛泽东的历史评价或许不是一个那么简单的问题,他或许是一个复杂而丰富的人物。但是,从饱受其害的老百姓的立场来看,就他那视人民如草芥、粪土,无情玩弄人民,愚弄人民、作践人民的反人民思想来看,我们完全可以给他下一个完全否定的结论:“粪土当年救世主!”

  (原载《世界日报》95年1月8日,转载华夏文摘增刊 zk9506e1.)

  作者:吴逸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粪土当年救世主——读《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