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毛泽东切断中国国家法人和概念

  两岸人都在筹备和庆祝百年庆典,中华民国百年庆典筹委会的苏进强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是作为辛亥革命100周年来庆祝,共产党人将它视作资产階級革命。”苏进强还说:“人民共和国的庆祝,很可能会比我们的隆重,因为他们更有钱。”

  媒体报道说,北京对台北百年大庆没有提出什么大的抗议,尽管中华民国在北京眼中已经不复存在,因为“中华民国”对于北京统一阵线的拉开,仍然具有利用价值。

  关于“中华民国”国号

  关于更换国号故事的一个版本(《黄炎培日记》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记载):“夜,在毛主席住处颐年堂小组讨论……年号改从公元(一九四九),但不禁用(三八)”。此处“三八”即指中华民国纪年的“民国三十八年”。

  次日又有如下记载: 午,周恩来、林伯渠邀餐六国饭店,会集征求人民政协文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名词下应否去掉原稿简称中华民国一个括弧。

  此前,《共同纲领》草案内“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华民国)”的写法,是民革代表陈劭先提议写上的。黄的日记过于简略,另一当事人司徒丙鹤(司徒美堂的秘书)曾详述午宴上关于国号问题的讨论:

  当日出席者有张元济、何香凝、周致祥(孝怀)、符定一、马寅初、徐特立、吴玉章、张澜、简玉阶、陈叔通、沈钧儒、陈嘉庚、司徒美堂、林伯渠、张难先、郭沫若、茅盾、车向忱等,以耆老居多。率先发言的黄炎培、何香凝表示希望保留“中华民国”的简称,但轮到第三位发言时,形势很快逆转:

  清进士周致祥说,辛亥革命后“归隐”三十八年,生平不写民国国号,但目前拥护共产党和毛主席。他说,我反对仍要简称,什么中华民国,这是一个祸国殃民、群众对它毫无好感的名称。二十多年来更被蒋介石弄得不堪言状了。我主张就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表示两次革命的性质各不相同。(司徒丙鹤:《司徒美 堂老人的晚年》,《文史资料选辑》第一百一十辑,第三十页)

  周致祥即周善培,致祥其字也。他带头抵制之后,反对的意见就“一边倒”地占了上风,最终否决了简称中华民国的意见。

  1965年,毛泽东接见法国人道报记者马嘉丽,说到一件令他后悔的事情,就是1949年不应该把中华民国改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1949年不改名的话,会减少很多麻烦,解决很多问题,好比联合国问题、台湾问题等。

  那个时候,毛主席身边的周善培(浙江诸暨县人)向毛旁敲侧击地说:“如果不改国号的话,就没有太祖高皇帝了”,于是,共产党把中华民国这个招牌砸掉了。

  毛泽东砸了“中华民国”,可能是出于私心考虑,他本人可能想当中国的“华盛顿”。美国人对华盛顿和国父的理解,国父应当具有以下功绩:其一,组织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国家。其二,建立了国家管理运行制度。其三,建立了一套价值体系和对外政策。从以上三方面来看,华盛顿被人们称为美国的国父。

  中国的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都明显不具备这些条件,至少说他们不具备完全的条件,所以,中国至今没有国父。

  关于“破旧立新”

  “立新”不一定要“破旧”,这是毛泽东直死不明白的道理,这是蒋中正死前就明白的道理。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一路打来,一路输于共产党,直到败退台湾时,蒋还不明白为什么。

  1966年,毛择东在中国大陆发起“文化大革命”、“破四旧运动”,对中华传统文化造成严重破坏。几乎与此同时,蒋介石在台湾发起复兴中华文化运动。

  根据蒋中正的日记,他痛定思痛地想:我为什么打不过共产党?据说他在阳明山训练那些年轻的军政干部的时候,他问了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国民党处处打不贏共产党?为什么共产党比我们厉害?他从答案当中去寻求怎么样去对付共产党的一些灵感。

  当大陆搞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他找到一个重要的灵感,那就是你们破坏中华文化,那我就要復兴中华文化。

  当我们这代人在大陆几乎花百分之百的时间去读毛语录的时候,我们同一代的台湾人都拼命地读《四书》、《五经》,他们在学校里读一本书叫做《中华文化基本教材》,这本《中华文化基本教材》简单的说就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里面一些重要篇章抽出来的。

  在老蒋先生统治台湾的时候,他很重视中华文化,除了学校教育之外,另外就是在社会上看到的,就是谈中华传统文化那些文字、文章非常非常多,乃至当时广播跟电视节目里面也经常在讲这些东西:“忠孝节义”或者“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四维八德”等等。

  在台湾长大的我们的同龄人,应该说大量时间是浸润在中华文化的这些价值观里面,它对人格塑造各方面来说,是有比较大的好处的。

  我们这代(50后、60后)中国人的营养不良,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它表现为一种严重的信仰混乱。我们被切断了中国传统,我们拒斥现代文明。当我们这代人在中国建设大舞台上,扮演主角时,中国的建设就更加错乱了。难怪,孔子像进退天安門,这些时间,比我们翻阅一本《论语》的时间还要短。谁敢说,这个民族不错乱?谁敢说清楚,这个民族信仰什么?

  传统的中国人最讲究礼仪,我们这代人不讲了;传统的中国人尊老爱幼,今天的中国人不爱了;……。

  被切断的中国传统,还能被重新连接起来吗?

  毛泽东挺“伟大”的,至少他的“教育”很“成功”。当你跟80后、90后留学生对话时,你立刻会发现毛泽东的“成功”。他们一会儿为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骄傲,一会儿要西方人给中国信心:你们美国、欧洲国家建国几百年,我们中国才60年。

  中国大陆出来的留学生挺喜欢划等号的,一会儿把中国与五千年划等号,一会儿把中国与中共划等号。很悲哀,70后、80后、90后比我们这代人更加错乱。

  “神圣罗马帝国” 一般视为德意志第一帝国,从1871年1月18日普鲁士王国统一日耳曼地区到1918年霍亨索伦王朝末任皇帝威廉二世退位为止的德国,一般视为德意志第二帝国, “德意志第三帝国”(Deutsches Reich),也是后来魏玛共和国和纳粹德国的正式国名。

  二战,德国战败,战后分裂成了东西德,但是联邦德国宪法法院 1956 年 (vgl zB BVerfG, 1956-08-17, 1 BvB 2/51, BVerfGE 2, 266 (277),1973 年 [BVerfGE Bd. 36, 1-37 (LT1-9) BGBl I 1973, 1058] 和1987 年 [Bd.77, S.137,150,154,160,167] 先后判决:德国的国家法人和概念源自德意志(第三)帝国。

  中国的国家法人和概念源自哪里?

  中国的宪法法院在哪里?

  作者:谢盛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毛泽东切断中国国家法人和概念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