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涛: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度分析

  全方位的体制改革在实际运作层面有三个层次: 1 、体制的激励( 动力 ) 问题,即一个体制如何才能运作起来,在所谓集体主义内聚力完结后,“一大二公”的所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已不合时宜,只有建立以个人物质利益原则的原始欲望为动力的机制才能使体制运行,个人物质利益原则的动力机制其最完善的模式是一个产权明晰的现代企业制度下的市场经济体制,中国改革最先行进行的经济改革其出发点和目的都是建立一个规模化市场经济。虽然大多数人( 包括许多改革者) 最初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2 、体制的保障问题,就今天的理论及实践而言,最终的保障机制是民主法治的政治体制。如果没有完备的政治体制作保障,单纯的动力机制其作用是有限的。就长远而言,一个长期的权力过分集中的政治体制或落后的政治体制,不但不能促进经济改革,反而成为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事实上 1992  年市场经济在全国得以确立后,单纯的经改已很难产生制度性效应,必须辅以政改才有望奏效。 3 、体制的信息指导任何改革,从本质上都是从人心开始,又终于人心。因此任何变革又可称为“文化革命”。如果说在一个体制里,经济系统是动力性质的,文化系统则是方向性的。现代化归根到底是人的现代化,人的现代化的核心是价值规范的现代性。当中国革命建立的最核心意识形态———自保性民族主义和集体主义价值观( 以扭曲的经济平均主义作为物质前提) ,赶走外来侵略后在文革对人性泯灭后,事实上已很难成为国人的凝聚系统,同时我们又处在传统( 其字面含义就是传下来统得住) 官僚专制文化和西方物欲至上的双重弥浸下,使许多人或多或少产生道德迷失和存在迷失。在这样的背景下,在某种意义上意识形态重建已成为中国改革的终极任务。目前,中国改革的大体进程正由经体改革向政体改革过渡,同时文化革命已显开端。

  当前,大陆制约经济发展的根本问题是因前现代性政治体制产生的效率低下,贪污腐败,因体制的不合理性势必导致效能性低下,因体制的法治不足势必导致权威性不够,从而诱发大规模贪污腐败,因体制问题而产生的制度性腐败。据保守估计一年至少要耗费贪污掉国家约 5000  亿人民币的财富,即为国家教育国防经费总和的两倍之多。这在某种程度上使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被大打折扣。现状令人猛醒。政治体制在市场经济确立后已到了非变革不可的地步,而且变革的意义事关全局,因为如果没有政治体制做保障,则中国的改革将因政体引发一连串的问题而导致彻底失败。例如,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会涌现出许多问题和尖锐矛盾,方方面面都会寄希望于政府加强调控,政府行为因政体法制透明度不高也会“顺应民情”形成“干预陷阱”。但从实际的操作效果讲,因政府人员腐败,管理落后,效率低下,法制松驰,使得干预愈来愈无力,愈无力又愈干预,干预又无效,人民愈发不满,最终将形成严重的“离心倾向”。

  在一个体制的激励( 动力) 机制建立到一定程度后,据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就会导致体制保障系统的变革。中国体制保障系统最大的紊乱是腐败,解决之道只有端赖于政体的根本重建变革,毕竟“腐败的好坏取决于国家政权的性质”( 毛泽东语) ,政治体制的改革在于中国国民中建立具开拓精神的民主意识和在于实践民主法治的体制。民主的实质是人民当家作主,国家以人民的自由发展为依归,惟如此人民才能真正服务于国家,才能扫清官僚腐败这一中国发展最大的障碍。政体的转变在 80  年代伊始就在中国的高层酝酿,只是由于政体变革的方向是由某种官僚专断向人民民主政治过渡,势必触动社会一些特权阶层的整体利益,由此所激起的动荡混乱可想而知,因而政治体制的改革在中国具有十分已大的困难也就是情理中的事了,但这种拖延在市场经济确立后将不太可能,而且改革的社会成本也是拖得越久利息越多,于发展无益。政治体制变革缓慢,另一大原因是中国政治始终缺乏清晰有力的、切实可行的理论战略规划,这导致许多改革无所适从。例如党政不分及党管干部的因素,使得国家干部这一概念的内涵模糊不清,外延过于庞杂,难以明确划分,从而造成管理上的困难,也成为改革中的“盲点”。因为党管干部势必使权力集中于组织部门,造成管人的不用人,用人的管不了人,形成干部管理方式的手工业式和单一模式。要改变这种现象,必须从理念上阐明党政分开的根本点。就实际而言,政改强调的重点始终是调控方式的转变而不是权力的出让。实际上我国政体的根本缺憾正在于缺乏政治规范与竞赛规则的非制度化。政治体制能够顺利运作必须建立在一套有效的政治规范上,政治体制本身则是使政治规范彰显作用的有机综合体,正是政治规范的不合时宜才使整体无法顺利运作,没有新的政治规范作指导也使得政改无从进行。最明显的莫过于政府机构的裁员改革,往往是花费极大气力裁走一大批冗员后,过段时间后机构又莫名其妙地庞大起来,其深层原因正在于没有人能真正控制住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官僚组织的行为,任何控制的意图又会出现新一轮的膨胀,除非我们采纳新的政治规范———新的规范自会产生新的世界。

  90年代政改在实践中的成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实行了公务员制度( 其理论指导有一定缺陷) ,今后如果在政改方面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加强上层理论指导和下层结构改革先行相结合,是有希望成功的。

原载《战略与管理》1999年第4 期

  作者:林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度分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