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几大派别

  首先说说:什么是普世价值观?于普世价值观,百度百科也说不清楚。而“南都”的“普世价值观之争”,竟让司马南似乎占了上风,这就不能不说是认识上的混乱了。其实,简单地说,普世价值观就是:人类社会大部分人认同的道理与评判的标准。

  过去,有人说:科学、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博爱、法治……等,是普世价值观的主要内容。我以为:普世价值的基点,是公正。没有相对公正,就没有群居的人类社会。第二个层面,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这些核心。

  对普世价值的认识与解释,许不尽相同,也各有深浅,但,中国民主派早已形成,近年来,还分出了几大派别。有人说:自己人不掐。其实掐不掐,民主派的派别都是客观存在着的。为便于认识,现简分如下:

  民主派中的左派:在基于公正、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之上,而要求社会更多地关顾老百姓的利益,这就是民主派中的左派。典型代表有顾晓军和他的“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

  民主派中的右派:强调把尊重资本市场自身规律放在第一位,则是民主派中的右派。典型代表有曹长青(以他为代表,是我注意到了他的相关文章与其反奥巴马主义)。

  民主派中的极端派:如,茅于轼和他的“国有资产就是一碗饭,要往上面吐吐沫”。中国的国有资产,是“前朝”产物,是历史遗留。何况不少市场经济国家,不也存在国有资产?何必这么憎恨、这么穷凶极恶?所以,我把他归为民主派中的极端派,相当于“反动派”。

  民主派中的权贵派:“在公有制下,官员索取剩余可能是一个帕累托改进;因为它有利于降低监督成本,调动官员的积极性。私人产品腐败的存在,对社会、经济发展来说即使不是最好的,也是次优的。第二好的”,这是否是腐败成灾的理论基础?不敢说,但说张维迎是贵派是合适的。

  民主派中的党内派:这是一支庞大的队伍,而他们又是最痛苦的人群,因为社會主義每时每刻都在与他们脑海里的普世价值打架;而他们,有时又不得不“替党说话”。典型代表有于建嵘

  民主派中的糊涂派:“谈体制——认为不重要”,是《公民韩寒》中的一句很重要的话,也是我抓住不放的原因。在今日中国,体制不重要、还有什么重要?即便我不刻薄,韩寒也只能算是民主派中的糊涂派。

  伪民主派:典型代表有杨恒均。这里不谈我过去对他身份的质疑,单就他对中共的肯定、对中共四代领导人的肯定,就不是糊涂便是虚伪;而他目前是澳大利亚国籍,又不再是中共党员。如是,不说他是伪民主派,又能说什么呢?

  于如何对待中国民主派中的各派,则是各人自己的事。“民主集中制”与“统一思想”,是毛泽东的,现在应该可以看出:这是中国極權主义的源头,是中国社会政治大灾难的源头。顾晓军主义,只讲认同,不讲“统一”;即便是认同、是“自己人”,也尽可以掐、尽可各抒己见。不允许质疑与批评,就不是真普世价值观,又怎能算是民主派呢?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8-9 于南京

  作者:顾晓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说说中国民主派的几大派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