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从揭开美女明星姚晨画皮说起

  德国《商报》之《中国博客打破官媒垄断》:“一个崭新现象显然更为重要,即演艺界名人活跃于网上。最好的例子是电视剧女演员姚晨,一个抗议列车事故的女子。她的微博客拥有读者超过1000万人……每当中国民众遭受明显不公正时,这位女基督徒总是发声,其深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电视表演的范畴。”

  那么,美女明星姚晨在7.23动车追尾事件中究竟发的什么声呢?

  “事故中不幸去世的火车司机潘一恒,是我父亲的好兄弟,他们曾在一个车组工作。父亲悲痛万分地说:潘师傅的孩子才7岁,他为人憨厚,工作尽职。如果昨晚他临阵脱逃,没有拉下紧急制动系统,那伤亡人数将会翻十几倍。可怜他尸骨未寒,却被人猜测事故原因是他疲劳驾驶,这种说法简直混账之极!”——摘自姚晨微博

  在《不取缔中宣部,将被取缔的是你们自己》一文中,我说过:“任何人都有权思考、有权质疑,尤其是在7.23动车追尾事件中,对火车司机、对其他相关人员、对动车、对铁道部……都一样”。姚晨应该明白这一点。

  作为一火车司机女儿,更该明白:“拉下紧急制动系统”,是一火车司机的职责,相反是渎职、是要被判刑的,而不是假设“如果昨晚他临阵脱逃,没有拉下紧急制动系统,那伤亡人数将会翻十几倍”。

  姚晨以“火车司机潘一恒,是我父亲的好兄弟,他们曾在一个车组工作”、“父亲悲痛万分地说:潘师傅的孩子才7岁,他为人憨厚”、“可怜他尸骨未寒”……等煽情,而后悍然耍泼,大骂“这种说法简直混账之极”,显然别有用心。

  在群情激愤的7.23动车追尾事件中,姚晨的“简直混账之极”,应该是中共一惯的做法:跳动群众斗群众、转移视线,把矛头从动车安全、国家对动车的决策、铁道部的做法、中宣部的做法……等等引开、引向批评者。

  德国《商报》的《中国博客打破官媒垄断》一文,显然黑白不分,竟看不出姚晨是在混淆是非。如果文章作者不是想搅浑水,那就至少是用错了这一素材。

  我说过:外国人实在不了解中国,常爱吹捧中共捧出的名人、明星;而实际上,这些名人、明星都是替中共做事的。空口无凭,请看证据:

  “对姚晨、刘翔这种娱乐与体育明星比较喜欢,在比较严重的情况发生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借助这些明星来引导舆论……对一些年轻人有很大的影响力,而这些明星都是我们培养的,能不听我们的话?”——摘自《与宣传部合作,把新浪微博打造成引导舆论的利器》

  《中国博客打破官媒垄断》还说:“中国当局数十年来垄断权力和舆论,可是年轻的博客作家敢于发声,针砭时弊,创造出一个新的公众舆论环境,当权者面临挑战……”

  这样的结论,不仅显得作者的轻率,也进一步证明:外国人,看问题太简单了。

  《与宣传部合作,把新浪微博打造成引导舆论的利器》中,中共还说:“于建嵘先生就比较理智,他上次使用微博拍摄乞儿的事,一下子就能化解钱云会事件带来的危机”、“李承鹏有三百万粉丝,不是我们推荐,他能有那么多粉丝?三万也不会有,但既然我们推荐了,你有了这么多,你就要珍惜,你的发言就要有分寸。用这种方法,我们可以控制所有的意见领袖”……

  中共,还在那篇文中说:“……他们只要不涉及体制,不谈民主与体制改革,只要针对一些具体问题就事论事……不要触动政体与北京的根本原则与利益,把握住这个红线……”。如是,总应该明白:为什么韩寒要说“谈体制――认为不重要”了吧?

  我说这些,无非是告诉外国与境外的朋友:中国大陆的事,不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中共,以每年数千亿的巨资,已组建成了一支从特务、大5毛到小5毛的庞大队伍;而中国网友,正在艰苦“抗战”……如果外国与境外的朋友与媒体不能帮忙,至少可以不帮倒忙。

  顾晓军 2011-8-29 于南京

  作者:顾晓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从揭开美女明星姚晨画皮说起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abc 说:,

    2011年09月17日 星期六 @ 16:16:08

    1

    顾晓军(1953年8月12日-),汉族,出生于南京,中国著名作家[1]。顾晓军,13岁,文革初期,即站在主席台上挨批斗;23岁,刷出“打倒张XX”的标语,成为“天安門‘四五运动’的先声”的“南京反标事件”的核心人物。顾晓军,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人民日报》、《小说选刊》、CCTV-1黄金时段及各地报刊、电台、电视台,发表各类作品数百万字;九十年代初,渐趋沉寂。 顾晓军,于2005年春,复出于网络,著有《顾晓军小说》、《顾晓军主义》、《顾晓军言论》等20余卷(不包含过去的那数百万字作品)。 顾晓军复出后的代表作“打倒鲁迅”、“论反对党、反对派”、“批判邓XX理论”等系列文章,遭到《人民X报》及各地报刊、电台、电视节目与整个中文网络的批判;对此,海内外媒体多有报道与相关评论[2]。 顾晓军除创作外,还积极参与网络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等活动,如挺邓X娇(写下文章近200篇)、挺钱X会(写下文章30余篇)、挺艾XX(写下文章40余篇)等,均被海内外媒体广泛采用,并被众网友反复转贴。 顾晓军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与思想,被借鉴与对网络人的启迪是潜移默化的。如,对周润发宣布死后将捐出财产的短评,被网友转了被删、删了再转,不计其数。顾晓军的文字,成为网络流行语的,还有“中国有风险,投胎需谨慎”、“又被强奸了”等等。 顾晓军对各种社会不公现象的批判,更是不遗余力,被公认为:“顾晓军,乃当代中国作家,也是当今网络上骂人最为厉害的人。当然他也骂得得体、骂得入木三分、骂得淋淋尽致,是一个真实的、有社会责任感的人”(见《也谈顾晓军》)。 因此,顾晓军也倍受X共的打压,他在博客中国等处的千万点击、百万点击的博客,如今已被封杀殆尽[3];X共对他的打压,还渗透到境外网站及新闻、搜索等领域。  

    以上为出自网上对顾晓军的描述,不知此晓军是不是彼晓军。
    如果是本人,倒令人好奇,如此生猛之人,还能好好地在南京码字儿,毕竟法律不是挡箭牌,裆下的家伙要办你,还不是举手之劳?
    网上充斥着正面的或负面的说法,在大家都忙着讨论对、错,是、非之时,却忘记了更重要的一点,或者说是唯一有现实意义的一点:成王败寇。
    如果说,言论能改变点什么,譬如你把我骂爽,我会给你一拳,这点我是信的;但如果说,言论能改变世界,譬如你能说得我同意你给我一拳,这点我是从来不信的。
    其实言论的背后是个体的意志体现,如果你觉得你的意志比裆优胜,为何你却胜不了裆?当然,你会辩解:裆占据国家机器,裆拥有全社会的资源,是你所不能匹敌的,如此种种。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那你就是选择性的失明,选择性的否定一个事实:裆不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裆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拥有全社会的资源的。另一个更重要的事实是:裆是从你我中来,裆就是你我中个体的意志。以上的深意或许你现在还未能领悟,你能清晰感受到的可能是:裆令你不爽,裆占了你的美女,裆占了你的财富,裆甚至占了你的本体,裆践踏你的尊严,裆逼迫你劳动,裆甚至抹杀你的意志,繁此种种。如果你清晰的感受到以上,所以你愤怒了,你要骂娘了,你要抄家伙了,你要码字了,你要急着跟裆划清界线了。
    如此说来,你又与裆何异?因为你的意志得不到渲泄,因为你得不到满足感,所以你行动了,裆又何偿不是这样想并这样做?
    这样你又回到起点了,从一开始就没有是非对错,裆即是你,你也是裆。这样也正解释了为何你胜不了裆,你的意志并不比裆优胜啊!这时,你是不是迷茫了?你是不是惊慌了?你开始诡辩了:你追求的是“民主”、“公平”、“国家民族复兴”、“和平演变”等等,与贪婪的、残忍的、邪恶的裆有着本质的区别。你急着要占据道德制高点,你要为你的目的找说辞,这叫完谎,在学术上有个叫法,叫倒推。瞧,瞧你这小样,连手段都与裆如出一辙,还否认你是裆,别以为穿了马甲就认不出你来。
    你开始绝望了吧,你有生之年都看不到曙光了,你不是被裆的楚门世界困着,你是被你自己的楚门世界困着,你以为找到裆了,其实你只是看到自己而已。
    睁开你的眼睛,打开你的感观,低头看看什么是裆,裆就是你排泄的地方,肮脏而散发着臭味,却又给你带来快感。在这里用的是中文,是不是只有这地方才有裆?不是,美国有没有?有。英国有没有?有。德国有没有?有。中东呢,非洲呢?都有。
    你要说哪里哪里没有,笑话,哪里不收税了?哪里没有达官贵人了?哪里没有谎言了?哪里没有权谋了?哪里没有压迫了?
    用你的智慧观看我们的世界,一切都是规则在起作用,苹果熟了会掉在地上,但我们用手接住,就掉不到地上了。就如有个垃圾东拼西凑、修枝剪叶、涂涂抹抹,搞出了一套歪理邪说,开始的时候没人理会,找到买家后又轰轰烈烈,然后又掩旗息鼓了,关键不是规则是怎样,而是规则起不起效。个体的意志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起不起效。形容起来也就是成王败寇了。
    以上全是胡说八道,是为了照顾你的智商而使用的措辞,到底会不会有超越裆的东西出现呢?这是回答不了的,因为我们现时的语言是不能描述未知,即使前面的问题都不是对未知的提问,至少已经将其假定为“东西”,而不是“南北”。至于现在你所做的一切有没有意义呢?在你有生之年见到成效就是有意义的,否则就是没有意义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