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卡扎菲现象

  2011年8月22日,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攻入首都的黎波里,的黎波里市民一片欢腾。存续了42年的卡扎菲政权就此终结。目前,卡扎菲本人下落不明,但这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卡扎菲已经被利比亚人民彻底抛弃。接下来的,是对他的罪恶清算和道义审判。

  8月22日发生在的黎波里的一幕,来得既不突然,也无悬念。这一幕,完全在人们的预料之中。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1973号决议,3月19日以北约为首的多国部队为确保决议的执行而开始对卡扎菲政权实施空中打击之时,就注定了这一幕必将在不长的时间内出现。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一幕的出现。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文明必将战胜野蛮,民主必将取代独裁,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人民。

  但是,8月22日发生在的黎波里的一幕,卡扎菲是预料不到的。在他的心目中,这一幕永远不可能发生。这不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问题。这是因为卡扎菲认定权力是战无不胜的法宝,利比亚只有他一个人拥有这个法宝。还因为卡扎菲坚信,邪恶可以战胜正义,野蛮可以征服文明,谎言可以取代真理,奸诈可以超越道义,而人民是微不足道的。

  连续执政42年,年年取得“伟大胜利”和“光辉成就”的卡扎菲,为什么会彻底失败、输得精光,招致身败名裂的结局?卡扎菲的粉丝们对此大惑不解,不少“专家”也再三再四地迷失在“测不准”之中,以致留下了极具黑色幽默的经典笑料。但普罗大众对此却是妇孺皆知:卡扎菲败在了正义的缺失上,败在了道德的沦丧上,败在了对权力的迷信上,败在了对人民群众的敌视上,败在了对人类普世价值的抗拒上。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内战一开始,反政府武装就得到了联合国、阿盟、非盟、北约等许多国际组织和国家的公开的、持续的、大规模的支持和帮助,而卡扎菲政权却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在全世界铺天盖地的谴责和声讨之下,他的铁杆哥儿们也对他爱莫敢助,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步走向灭亡。

  卡扎菲是1969年发动政变而上台的。政变之前他只是一个低级军官,政变之后任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成为利比亚事实上的国家元首,时年27岁。翌年,他自任总理兼国防部长。1973年,卡扎菲发动“文化革命”,废除全部法律,取消各级政府官员的官衔,宣布“不要政府、不要党派、不要议会、不要军队”,以“人民委员会”和“人民大会”取代原有的行政机构,自任总人民委员会总秘书处总秘书。1977年,卡扎菲又成立“革命委员会”,取代“人民委员会”和“人民大会”,宣布“人民直接掌握政权”,自任“革命领导人”,规定“革命领导人”为全国最高政治领袖和精神领袖。1982年以后,卡扎菲又宣布自己“不再担任”行政职务,只做一个无官一身轻的“革命导师”和“兄弟领袖”。卡扎菲玩的这一系列从上而下的“政治改革”,冠冕堂皇地、“名正言顺”地将权力悉数集中到自己的手里。所谓“人民直接掌握政权”,直白的解释,就是除卡扎菲外,任何个人都不得享有政治权力。从此,利比亚没有人可以挑战卡扎菲的权威。

  卡扎菲嗜权如命,却不知道权力是一个魔鬼。这个魔鬼让卡扎菲成了“民族英雄”、成了“革命领袖”、成了“人民救星”,成了人间神圣,也让卡扎菲成了人民公敌。同是这个魔鬼,让卡扎菲为所欲为,让卡扎菲利令智昏,让卡扎菲疯狂,最后让卡扎菲走上了绝路。

  卡扎菲除了对权力有强烈的嗜好外,对女性也有特殊的兴趣。他设立了一个400人的“美女保镖队”,组建了一个一千余人的“女兵营”,创建了一所“女子军事学院”。他随时随地都身处于美女的环绕之中。这些为数众多的女保镖、女兵、女学员,除了贴身随侍外,未见她们承担军职和执行军事任务方面的报道。相反,“女保镖”遭到卡扎菲父子强奸和蹂躏的报道却时有所闻。

  卡扎菲对金钱的爱好也不逊他人。据权威机构披露,联合国1970号决议发布以后,仅有关国家查实并冻结的卡扎菲家族的资产就达500多亿美元。这个数字,还远不是卡扎菲海外资产的全部。另外,卡扎菲存放在国内的黄金达143.6吨之多,其他资产更是多得难以估计。卡扎菲出身贫寒,他的父母没有留给他多少遗产。他的财产完全是他上台以后积聚起来的。以他执政42年计算,仅他的海外资产和国内黄金两项,卡扎菲平均每年敛财达14亿多美元,平均每月敛财1.2亿多美元,平均每天敛财400多万美元。这个数字,让世界顶级富豪都自愧弗如,让卡扎菲的粉丝们大流口水。

  卡扎菲本来是有许多机会可以避免身败名裂的结局的。2月21日卡扎菲动用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对和平抗议者进行轮番轰炸和扫射之后,不少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就对其发出了警告,不要使事态扩大;3月19日多国战机对利比亚实施空袭以后,不少国家的领导人多次建议卡扎菲下台,以避免内战的发生;在的黎波里被攻克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阿盟、南非、俄罗斯先后对利比亚双方进行过调停,不少国家和国际组织多次呼吁以政治手段解决利比亚问题;国际社会的这一系列举措,都为卡扎菲提供了体面而安全的出路。但国际社会的这一切努力,都因为卡扎菲不听劝告和拒绝交权而功亏一篑。

  卡扎菲的性格、嗜好、行为、结局,与闻名于世的齐奥塞斯库、米洛舍维奇、萨达姆等人有着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都喜欢大权独揽,都喜欢穷兵黩武,都喜欢家族统治,都喜欢屠殺平民,都喜欢创建“理论”,都喜欢穷奢极欲;他们都爱当“革命导师”、都爱当“民族英雄”、都爱当“人民救星”、都爱当世界领袖;他们都反对自由、害怕民主、厌恶法治、敌视人民;最后,他们都受到人民的审判,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这些人构成了人类社会中的一个独特的群体。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展现了人类社会中的一个奇特的现象。这一现象,不妨名之曰卡扎菲现象。

  卡扎菲现象还会不会重演,值得人们深思。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卡扎菲现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