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铮:回望九一一

  911那天早上,我上班路上听收音机,里头闹轰轰的,说一架飞机撞了世贸,又一架撞进去了,惊呼怪叫不断。我以为电台在推介故事片,便关了收音机。到办公室,打开计算机继续干无聊的工作。正干着一个要好的美国同事别到我格子间,附耳低声说:“世贸大厦遭袭了,五角大楼也被撞了。”我吃一惊,忙找新闻。果然。

  一会我们主任,一个韩国人召集我们开会,说这是非常严肃的事,别拿这事开玩笑。他怕手下的中国人幸灾乐祸。美国同事都如丧考妣,我也只能面带愁容。公司通知说如大家没心情上班,可以回家。经理是个强健如牛的美国人,嘟哝说:“我心乱如麻,干不下去。”说完拿脚走了。到了下午,百来人的部门几乎空了,我也打道回府。盯着电视,看那世贸大厦冒烟,倒塌,心潮澎湃。

  我不敢说我当时的心情,说了肯定要挨骂。据说当时美国国务院请了一帮中国记者来美国见广,记者们看世贸大厦轰然倒塌,抑制不住内心激动,击掌欢呼,气得主人把他们原封不动送回中国。我很理解那帮中国记者。

  那时我正为中国捏一把汗。

  九九年美国轰炸中国南斯拉夫使馆和年零一年四月在中国海南岛撞机让我感受深切。九九年芝加哥各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都去市中心游行抗议炸馆。一行中国学生,举着被炸死者的照片和标语,默默穿过仇视的人流。在美国媒体熏陶下的美国人民对中国充满敌意;有人从高楼抛下东西,砸伤了个学生的手指。这次游行,有记者录像,但任何媒体都没报导。而撞机事件激起的美国人对中国的铺天盖地的狂妄仇恨言论更让我艰于呼吸。

  撞机后美国国防部长撇着嘴说要把工作重心移到亚洲,字字如钉。他们也确实在紧锣密鼓地准备武力征服中国。搞中国,必先怂恿台湾独立。糊涂不明世局的台湾人有这老大撑腰,当然要闹独立,一闹,中国必出手;一出手,美国就冲过来当英雄好汉,抑强扶弱,大打出手,把中国沿海主要城市炸个稀巴拉。中国那时可怜,空军不如巴掌大的台湾,海军不如脚掌大的日本;美国飞机来炸,中国人只有挺着用血肉之躯来消耗他的炸弹,等他把炸弹扔完,一如日本侵略中国时。它的飞机我们看不到,摸不着,他打中国就像打瞎子。中国到底是拼老命还是俯首认输?扔核弹吧,核弹只人家一个零头,还丢不到人家门口。拼命发展军力吧又来不及。中国又没有一个硬朋友能帮把手,美国却有一大帮一呼百应的铁哥们。中国在劫 难逃。

  当时美国如头发情的疯牛,要搞人,要顶牛。可举目四望无敌手。苏联被打倒了,还被踏上了一只脚,从原来的远多于美国人口的苏联到不足美国人口一半的俄国,再过一百年也休想与美国为敌(百年后美国人口将是俄国的三倍!)。那时世界各国都龟缩着,只有中国那头瘟牛在那儿傻站着。美国便直奔中国而去。中国最怎么温顺也是枉然,因为美国急需一个敌人,他浑身邪劲,发烧作热,不杀不打燥热难熬。而没有比中国更理想的敌人了:黄种人,共产非教国家,这个敌人比苏联更合恶魔形象。这头疯牛,红着眼,卯足劲向中国扑去。中国只有傻等着挨顶。而就在这时,有人在这疯牛屁股上狠命扎了一下。冷不丁挨这一扎,这头横牛就掉头他扑了。

  我为中国吁口气。

  过去十年,美国顾不上全心全意搞中国,给了中国10年时间。而这十年,美国搞了阿富汗,还欲火冲天,又趁热打铁,搞了伊拉克。搞伊拉克这回过足了瘾,精泄了;今年又有机会搞利比亚,但已有心无力,不打头阵了。但三仗打了一点:穆斯林世界。这仗打起来千年没完。美国可天天欢呼胜利:打下了阿富汗,打下了伊拉克,杀了宾拉登,他控制的北约打下了利比亚。但所有这些可以欢呼的胜利都是空的。因为只要信仰穆斯林的人们生活在那儿,只要穆斯林人口不被消灭,他就永远跟你有不一样的思维,不同于你的利益,可能跟你作对。

  要征服穆斯林世界,必须要改变穆斯林人们的信仰。他们的信仰是和奶吃进去的。最好的办法是让穆斯林少生少育。西方制造了许多“科学”的 “计生”理论(只骗了中国人),穆斯林基于其宗教信仰,根本不上当,只是猛生猛育,这是让当今强权最恐惧的无穷无尽的定时核炸弹。若干年后,谁人多势众,谁将拥有这个世界。穆斯林国家,现在还没一个科技军事大国,都弱不经打,但其辉煌历史表明其人种有很好的智商基因。其发展只是个时间问题。也许三百年后,也许五百年后,没人可以阻止。有足够的人,有了科技,必有强国。如今武力征伐打乱这些国家,让他们自相残杀,只会暂时减少其人口,而战争之后,其人口又会迅猛回升。西方基督教为主的强权国家自己再怎么鼓励国民生育也生不过人家。美国再过一百年,人口也只6亿左右。而进入这些国家内的穆斯林也在猛生。两百年后,美国人口将为10亿左右,但穆斯林人口仍然至少会在其人口的一倍以上。

  911美国为什么遭袭?都说那是恐怖分子对美国民主自由的攻击。问问美国之外的三岁小孩都知道那是因为美国对以色列无条件偏袒和对穆斯林国家的不义所致。但这些话在美国不能说,谁说谁埃骂。大多数美国国民没有反思。

  美国号称以基督教立国,耶稣说:“爱你的敌人。” “别人打了你的右脸,伸过左脸让他打。”美国遭袭,只不过是被蜂子蜇了一下。美国没伸过左脸去让它蜇,而是扑过去把蜂窝全捣了,还没完,还要把蜂窝落脚的林子全捣了。

  我希望将来我国遇上类似打击不要像美国这样集体疯狂,而是全民冷静反思。弱者与强敌拼死抗争必有其理。孔子说:“远者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不能远者不服,则兴兵以灭之。美国军事上太强大了。太强大了,就易轻启刀兵。因此我希望中国永远不要强大得如911前的美国。我们该牢记:强者至弱。

  如今我国经济军事日趋强大,好像正在崛起。南海与诸多小国争资源。再过10年,中国经济军事实力会更强,打那些小国如踏只蚂蚁。但我希望,国人能牢记孙子教导: “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 美国03年搞伊拉克时算盘打得好:借反恐天机,一鼓作气,500亿美元搞定伊拉克。长期控制伊拉克,其石油可给美国带来一万亿美元的间接利润。灭伊拉克就像踏死个蚂蚁。如今花了上万亿,也没捞到什么。再者, 911前美国的强大威胁到许多国家的安全。当太多人感到你的强大是个威胁时,世人就会以奇妙的方式来跟你作对,让你垮得摸不着头脑。

  世界大势往往由偶然的小事左右着,其运转如一疾飞的小球,任何碰撞都会改变其方向。 911改变了美国的冲撞轨迹,使之转向穆斯林世界。但穆斯林世界是个松散的文化群体。美国对之用武,如狮子扑鼠。中国却是头牛,横立于世。美国决没有忘怀中国,也决不会放过中国。

  过去10年,中国躲过了美国的军事重压,有了十年的和平发展,经济军事都有了巨大进步。中国仍远远落后于美国,但美国杀我一万,自损为零的时代过去了。美国欲再想在与中国的军事交锋中如虎扑羊,占绝对优势,也许只有在其人口增至与中国人口相当时才有可能。美国有很好的战略家。战略家们成己事才智不足,坏人事谋略有余。美国总统常说:不能让任何人超过美国。美国对中国武攻将一如既往地怂恿他国与中国前台武斗,自己后台准备;文攻却由来已久,功夫到家。中国的墙脚也许早被他挖空了。看看美国世界人口战略规划(NSSM 2000),中国的“计划生育”也许是个巨大的人口战略陷阱。我国自残自杀的“计生”导致的20年后的劳力不足,人口老化和人口急剧萎缩是大战失败结果。911后美国好像正在衰落,中国正在崛起。但从决定国力根本的人口发展趋势看,也许中国正仰天大步走向陷阱。

  2011年9月29

  作者:蔡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回望九一一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11年10月23日 星期日 @ 15:18:08

    1

    作者基本上属于白痴一个等级的:
    1,中国的住南斯拉夫大使馆首先是处于战区,南斯拉夫当时已经被敌对双方宣布为战区;911时的纽约不属于战区!
    2,进入中国大使馆而伤亡的记者属于高危工作,也就是做战区采访的,因此他们有战区津贴;而在世界贸易大厦打工的人员不属于高危工作,没有津贴.
    3,处于战区的大使馆本身应该疏散其人员以避免伤亡,而911中的世界贸易大厦不需要疏散,因为这是受所有国际法条约保护的平民目标
    这些都完全是不同的对象,作者将其等同而看就说明他缺乏最起码的正常人类思维能力.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