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

  金融海啸就是专业“瞄准”货币而来的;战胜金融海啸的唯一法宝,就是采取正确无误的货币策略:“金融海啸”成功的法则就是,对货币的格杀勿论——“你死我活、我死你活”。自2008年9月15日、是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爆发的日子,到2011年9月15日整整三年。从美元、欧元、人民币对策的国家战略来看,在这三年中却各有不同,未来是检验各国货币策略实施的关键时期。但美元、欧元至今深深陷入比2008年9月更严峻的经济、金融、货币的危机。 在这三年中,人们发现在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中,全球使用人口最多的三大货币(分别超过10数亿人口,全球使用总人口超过40亿人口)——美元、欧元、人民币,有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国略表现形式,其中甘苦、得失、驾驭的胜负更是智、愚跃然在三大货币之林:美元,从金融海啸至今,没有发生任何利率变化,一直停留在0.25%的基准利率上未动过;欧元,先是金融海啸前在1.50%基准利率上,然后是先后调整两次落在1.00%最低利率,现在又重新调回升到1.50%基准利率,近三年调整利率差在0.50%之间;而人民币则最不同,从存款准备金到基本利率等,据不完全统计、在三年中至少有20多次调整,难怪中国经济是全球大国中波动最大的国家,由此而带来的经济、社会、财富、人民生活等都是巨大、波动也最大。货币,是一个国家的稳定之根源,是人们生存、生活的根本,货币利率调整越频繁生活的波折就越大,引起的社会波动就越更大。

  中国金融工具应用的“三率”(指基准利率、存款准备金率、汇率)使用太过于泛滥成灾,几乎没有一个法制大国是这样频繁变动的;作为一个国家的金融货币利率,对宏观经济的调整功能其实非常有限;而货币“利率”的绝对稳定,是一个国家经济、生活、财富稳超胜券的根源所在。

  而美元在全球金融海啸后近三年时间(指2008年9月15日至2011年9月15日),美联储将其基准利率自2008年12月17日起由0.75%调整为0.25%,将联邦基金利率自1.0%下调至0.0-0.25%区间;欧元近三年基准利率为1.00%—1.50%之间,其近三年其间也只有0.50%的差动;而人民币近三年来,从基准利率、到存款准备金等据不完全统计总数有20多次的变动巨大、升降、从天上到地下的剧烈动荡。这是我们从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中所看到的美元、欧元、人民币比较后得出一番于世不同新锐论著。

  货币利率的国家大略,是一个国家长期繁荣、持续稳定的根源所在。

  从最近三年来(2008年9月15日——2011年9月15日)美元、欧元、人民币对比利率的实例可以看出(见表一、表二)并证实:三种主要货币中,中国货币是加减息最频繁、升降息最多、变化最无常地一种货币了。在2011年7月7日中国这一次加息的第二天,中国央行掌门人周小川在2011年7月8日“全球金融秩序改革论坛”上表示,CPI是年化数据,所谓见顶是指同比而言,意味着价格纠偏需要一段时间。周氏话音刚落,中国6月份CPI更是达到三年来创纪录的6.4%新高。就此而言,这让中国央行掌握货币、利率策略杠杆格外力不从心,甚至根本无奈。在现代市场经济国家和社会,货币、利率只是一种非常有限的使用工具,根本还要看这些国家中央政府整体的“游戏规则”的建树与市场经济管理水平,而中国这种只有十多年、“中国式”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整体管理水平,还处于驾驭“市场经济”的最初级阶段。从国内来讲,中国最最缺乏的是国家整体市场调节的能力和宏观引导而不是直接参加的动作,往往用党和政府行政手段来加以扼杀、抹去经济、企业、公司的过去,这是中国市场与欧美市场经济国家、发达国家市场最显著、明显的完全不同点的策略手法。

  从国与国际之间来讲,“中国式”“中国制造”走在了所有“市场经济地位国家”之外的另一条路上,其最大利益获得者就是中国政府自己(一、中国外汇储备年年增长就是当然的例证;二、中央政府应该是一个公正、公平当然的裁判员,却没有“公正”的“裁判”中国市场),现在却令所有的“市场经济国家”对中国政府只能是望市场经济而兴叹。再比如,中国加入WTO十多年来,与WTO的游戏规则还每每多有碰撞、矛盾,让众WTO成员国家去遵从、适应中国国家的“游戏规则”这显然非常不现实,那么中国与它国的贸易冲突就要长期延续下去,中方却非要将WTO的官司一而再、再而三的一直打下去,拿着鸡蛋去碰WTO的石头;中国银行业依然没有脱离政府主导的整体环境 ……于是,中国要建立与全球大多数国家通行的“市场经济地位”体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一直强调“特色中国”市场经济的一帜独树,全球的“法制国家”——市场经济体系又怎样去建立而不冲突,进而国与国之间融通、和谐、来实现全球贸易、贸易制度及贸易裁判的建立和共赢?

  按着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解释中国货币的“中医药”理论来讲,一个国家的货币利息就像一个生命心脏的脉搏跳动一样,倘若一个心脏超速或加速跳动,就难免影响到它的五脏六腑。利率也是这样,是国家货币的脉搏,利率过快、过频运作波动,由这个国家组成的“五脏六腑”就当然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和异常,短期内还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长期加速、超频、高速运行,那么人体就会出现“五脏六腑”失衡等“三高”现象——“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三高”中的任何一项发展都可以致残、致命,若是“三高”三联发那么将无情的夺取人的性命。利率也是如此,美元、欧元利率可以稳定坚如磐石,而人民币利率为什么变动那么快、那么频繁呢?这是中国过去、这三年经济整体“不稳定”的重要成因之一。

  倘若一个生命脉搏跳动紊乱、得了心脏病,再不及时治疗,那么它的岁月也许就剩下不多了……

  没错,中国是与其它国家货币、汇率之比面临着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几乎所有国家都面临对人民币升息压力,中国基准利率、存款准备金率与它国毫无任何干系,是中国自己决策的结果。但这种频繁、太多、众多的动态变动,使中国货币利率波动、利率实施都达到中国社会难以应付的尖峰,进而使中国社会自然生成不必要上下大幅波动,也是中国社会与美欧以及所有“法制国家”的货币、贸易顺差形成新一轮重要不同、与众国家另向的重大差异。现在,美联储、美元决定将基准利率0.25%延长到2013年中期,这使中国货币更艰难、难于出手。

  至今,第一次全球金融危机满三年整,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美国和欧盟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债务危机。而这次债务危机是美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后出现的一场新危机。当年美国雷曼兄弟银行倒闭后,美国政府为了拯救银行牺牲了纳税人的利益。现在国家债务飙升,成为新危机的又一大病灶——金融危机、实体危机、美元纸币危机正在蔓延……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