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天任:道德不是避风港

  广东佛山最近出了一件“小悦悦”案件,一位三岁的小朋友在马路上被两辆汽车压过,边上先后路过的十八名路人无动于衷,到后来还是一位拾荒的妇女挺身而出,最后小悦悦终于因为伤重不治而告别了这个冷酷的人间世界。

  这件事情在发生之后成了公众瞩目的中心,博客微博这些草根言论工具自然不用说,就是主流媒体也给了这个事件很大的篇幅,甚至政府部门都坐不住了,要采取一点什么行动。

  但是很遗憾地说,无论是媒体的言论还是有关部门要采取的行动似乎都不在点子上,检验这些言论和行动是否正确的标准是能否有助于不再出现第二个小悦悦。如果无法做到的话,那就应该反省一下这些言论和行动是不是弄错方向了。

  在小悦悦事件上,无论是草根言论还是主流媒体都是在异口同声地高唱道德颂歌,大家都在谴责见死不救的过路人,哀叹这个社会的道德沦丧,有关部门更是跃跃欲试要制定可以问罪“见死不救”的法律。这些用心可能不错,但是会有用吗?可以肯定的是,在唱完了一轮道德颂歌之后,这类事件一点都不会减少。

  既然是无用功,而且大家对这一点都心知肚明,为什么还要很认真地去做呢?

  中国人应该是最热衷于道德建设的民族了,自古就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教诲,到了现在更是大家争当道德模范,从“学雷锋”到“五讲四美三热爱”,隔几年就有一位道德高尚的圣人诞生,但是社会道德却看不到什么进步。

  把话题缩小到交通秩序上,估计没有谁会反对上面的结论,从前几年的彭宇案开始,后来又是药加鑫案,现在又出现了小悦悦案,就更不要谈数不清的老人跌倒了没人付或者扶了老人反被讹诈的案件和事件了。这么多层出不穷的事件,到底应该怎么办?

  本田汽车公司在处理事故时有一个“问五个为什么”的做法,就是首先问一下事故的原因,然后再问这个事故原因出现的原因,再问这个原因出现的原因,当这个过程反复五次的话,事故的真正原因以及防止事故再次发生的方法也就几乎找到了。

  大家可能都还记得就在前不久药加鑫事件时那种万人高呼“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磅礴气势。笔者在当时有这么一个疑问:“药加鑫杀人的理由是什么?能不能找出来并消除他杀人的理由”,在微博上得到了一些支持,但不少人是反对的,其理由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似乎“平民愤”是最重要的。实际上当时也好,现在也好笔者根本就没有为药加鑫个人辩护的意思,笔者就是想提一个问题:“杀了药加鑫是不是就能防止类似悲剧的发生,如果能的话,笔者支持。如果不能的话,是不是找出防止悲剧发生的方法要更加紧迫一些呢?要不然民就只能永远地处于‘愤’之中。”

  笔者认为没有一个有效的保险制度才是造成药家鑫案件的根本原因,而药加鑫案件之后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发生的这些现实,为笔者的话做出了证明,就是这次的小悦悦事件,追根寻缘,笔者还是认为保险制度不备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因为没有医疗保险,难以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用,所以有人像捞稻草一样地想找一个能替他付帐的人。所谓“讹诈”,绝不是现在的老人突然都成了黑社会成员,仅仅就是这个原因。同样的道理,也没有一个开车的人天生是杀手,但是因为缺乏一个合理的,可操作的交通安全保险制度,以至于在很多时候发生本不至于出现死亡结果交通事故演变到人为地出现了死亡的结果,仅仅是由于死亡的结果更为经济。

  其实大家都知道造成了这些交通纠纷甚至是案件,有时还是恶性案件的根本原因,但是大家都装作不知道,其实这种集体做鸵鸟才是最大的问题。

  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弄一个合理的,可操作的保险体系真的很难吗?中国有钱造天宫,有钱办奥运,为什么就没有钱搞保险呢?日本在1961年就已经实现了全民健康保险,没有人会认为1961年的日本会比现在的中国更有钱吧?如果再不整备保险体系的话,类似的事件案件肯定还会发生,难道每次都是到时候唱一通道德赞歌以后再找一个平民愤的来开刀吗?

  以炒作道德观来表现自己政治上的正确很不可取,需要的事花力气去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祈求小悦悦事件能够使得中国早日成为一个有完备的社会保险的国家,这样小悦悦也没有白来这个冷酷的人世间一趟。

  (原发于10/25凤凰网《冰眼》专栏  http://news.ifeng.com/opinion/zhuanlan/yutianren/detail_2011_10/25/10124991_0.shtml

  作者:俞天任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道德不是避风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