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形式统一与联邦制——五论中国统一之路

  1997年7 月1 日,香港回归中国,有多少中国人为之激动,好象中国真的战胜了大英帝国,洗去了百年国耻。在国内各种媒体上,大量的宣传报道说香港回归是由于中国的强大,是鄧小平等中国领导人坚决斗争的结果。为了香港回归,全国在几天花掉了一、两百亿人民币。但过了一段时间人们才发觉,香港回归后与回归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香港回归只是与大陆实现了形式统一

  香港的回归对于中国来说当然是件大事,是件好事。但是它与中国的强大并无关系。1949年,解放军只要打一个小仗就可能收复香港。如果这样做了,英国政府毫无办法。当时是毛泽东根据周恩来等人的建议,决定暂不收复香港。为的是向资本主义国家打开一个窗口,对英国等西方国家做一些争取工作。历史证明,这一决策是英明的。新中国成立时,中国政府即声明不承认前政府与外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其中包括割让香港,租借九龙、新界九十九年的条约。中国可以随时收复香港。

  鄧小平在香港回归中,确实起了很大作用。这个作用并不是迫使英国政府同意归还香港。英国政府既没有理由,也没有能力阻止香港回归。况且中国政府还模范地执行了租借九龙、新界九十九年的不平等条约。鄧小平的功绩是依据周恩来的设想,提出了“一国两制”构想。“一国两制”使香港人放了心,资金没有出现大量外流,基本上实现了平稳过渡。否则中国的损失将是非常大的。任何事情都是两方面的。“一国两制”也使得香港与大陆只实现了形式统一,而不是实质统一。

  香港的回归后,中国的中央政府对香港没有行政权,因为是港人治港;没有司法权,因为香港保留了与大陆完全不同的司法制度、法律体系和法院终审权;没有财政权,因为香港保留了原来的财政金融制度,财政一分钱也不上交中央财政。对比英国统治时期,香港得到了更多的好处。以前英国驻香港军队的费用,是由香港政府承担的,而回归后,中央政府在香港驻扎了几千人的军队,并承担了数额很大的一笔军费开支。以前香港的英国总督,高级公务人员的数额很大的薪金,是由香港政府支出的,相当于给予英国的一笔贡献。而现在给了香港人自己。此外,现在香港行政长官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去国外访问都受到国礼相待。也表明香港多少有了点外交权。

  香港与大陆的形式统一并不说明“一国两制”是不对的。恰恰相反,这是必须的。原因是香港经济的强大。中国的统一只能从形式统一逐步发展为实质统一。这个过程要五十年到一百年。任何极左的想法都是对中国的国家利益不利的。

  联邦制与邦联制

  世界上国家政治制度有两种:统一制和联邦制。而所谓邦联制已经不是一个国家,而是国家的联合体。

  什么是统一制,什么是联邦制,什么是邦联制,它们之间有什么相同和不相同的地方?

  世界上多数国家都是统一制国家。在统一制国家里,中央国家机构拥有统一的行政权,司法权、财政权、军事权、外交权。在这些国家里,有少数国家给予特定地区以民族自治权,地方自治权,但是是很有限的,是受到中央权利的统辖的。香港回归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典型的统一制国家,尽管对少数民族地区实行了民族自治,民族自治地区拥有很有限的立法权,行政权,财政权,但中央国家机构拥有绝对的权力,特别是外交权和军事权。

  联邦制国家是由相对独立的单位(共和国、邦、州、省)组成的统一国家。联邦拥有最高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最高法院,有统一的宪法、法律和国籍。联邦成员拥较大的行政权、立法权、财政权,但一般不拥有外交权、军事权。也有的联邦制国家宪法规定,其成员可以与外国发生直接联系。联邦政府是国际交往中的主体,统辖着统一的军队。在联邦制国家里,虽然其成员拥有有限的准国家权力,而联邦拥有最高和最终的国家权力。

  美国、德国、印度、俄罗斯、南联盟等都是典型的联邦制国家。美国虽然有统一的宪法和少数基本法律,但每个州都拥有自己独特的司法制度和法律体系,各州的行政权、财政权也非常大。

  邦联制是两个以上的国家为了达到军事、贸易和其他共同目的而组成的国家联合体。所以它已经不是一个国家了。当今世界上,欧盟、独联体、英联邦、东非共同体,还有由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南联盟结成的联盟都是邦联制,是国家联合体。其中欧盟是最完整的邦联制联合体。它有欧洲议会,欧洲银行,发行欧元,有欧洲法院,有经济共同体,有军事组织,还要建立统一的快速反应部队。但是参加欧盟的每一个国家都是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大部统一制,部分联邦制国家

  上面已经说了,在香港回归以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统一制国家。但香港回归以后就不一样了。香港、澳门拥有的权力远超过典型联邦制的美国的州。香港、澳门拥有完全不受中央政府、全国人大、最高法院限制的司法权、财政权、行政权。它们与独立国家相比,只是没有军事权和外交权。所以从这个局部来讲,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邦制国家。当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部分(三十多个省、直辖市、民族自治区)还是统一制的国家。因此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应该是大部统一制,部分联邦制国家。

  有人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这只能是自欺欺人。他们担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有部分联邦制,会造成连锁反应。各省、市、自治区都要求拥有香港、澳门的权力,从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变成了联邦制国家。更有想象力丰富的人,设想中华人民共和国会因此造成,地方出现纷纷要求独立的情况,中国将被分成六大块或七大块。

  中国自两千年的秦朝以来,就是中央集权制国家。统一制无疑是最适当的国家制度。香港、澳门和以后的台湾,是由于极特殊历史原因造成长期(五十年左右)与大陆分治,从而需要实行联邦制过渡一下。除此以外,中国大陆一直是在统一状态下,没有任何道理需要搞联邦制。说中国有可能分裂更是杞人忧天。其实根本不可能。就冲中国91% 是汉族,满族、壮族、回族、蒙古族等最大的少数民族汉化程度非常高,这一点也不会。

  担心中国被分裂,是中国五十六年以前,被外国侵略、压迫的长期历史,造成的一种民族受虐心理的结果。想想是很可笑的。极端的民族主义思想对国家是有害的。比如现在就在阻碍着大陆与台湾的统一。由于害怕台湾独立,于是对台湾方面提出人家根本不能接受的过高要求,结果就是长期分裂。中国人真应该学一学欧盟国家的人民,人家不同国家(历史上打过两次世界大战),在向欧洲统一发展。而中国分裂了五十一年,为一些名份之事争来争去,统一大业还是遥遥无期。

  香港回归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应该修改

  非常奇怪的是,香港回归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什么不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必须涵盖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的基本原则。否则中国的法律就是矛盾的。

  在我建议的新的中国宪法中的总纲中有:“中国是人民民主共和国。在中国除台湾、香港、澳门以外地区实行社會主義社会制度。在台湾、香港、澳门地区实行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台湾、香港、澳门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部分。台湾、香港、澳门地区设立特别行政区。特别行政区实行高度自治,当地住民治理,其社会制度由其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的条文。在宪法中还有专门一章特别行政区。其内容如下:

  第一条国家在台湾,香港,澳门地区设特别行政区。

  第二条特别行政区有当地住民治理。其政府领导人和执政党由当地住民以民主方式选举产生。中央政府不派官员对特别行政区进行领导和监督。

  第三条特别行政区的前途由当地住民以全民公决的方式决定。此种全民公决每十年举行一次。

  第四条中央政府和特别行政区政府,在任何情况下,不得以任何理由用军事手段处理和解决特别行政区问题和国家统一问题。

  第五条特别行政区可有军队,其军事装备以有限防御外国军事侵略为限,不得拥有过于强大的军事装备。中央政府不在特别行政区派驻部队。特别行政区军队对在反抗外国侵略的战时,服从国防部的统一指挥。

  第六条特别行政区保持现有司法制度不变。其高级法院有司法终审权。内地和特别行政区对对方法院的判决相互承认。内地和特别行政区公安部门相互配合,共同打击刑事犯罪。

  第七条特别行政区可有不同内地的财政金融制度和货币,特别行政区财政不上缴中央。在税收,金融上与中央政府协商和配合。

  第八条特别行政区可与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和地区相互建立外交联络处,可以中国特别行政区的名义进入联合国,可以参加国际机构和组织进行活动。特别行政区应在外交大事上与中央政府保持一致。

  第九条内地和特别行政区人员自由交流,迁居要得到被迁居地政府的批准。

  第十条内地和特别行政区在经济、贸易、投资等方面实行互惠,其人员和企业合法权益获得法律的保护。

  第十一条内地和特别行政区应共同保卫中华民族的思想文化传统,在文化宣传上不发表敌对言论。

  第十二条内地和特别行政区相互承认和保护专利、商标和其他知识产权,相互承认学历和技术职称。相互承认技术和产品质量标准。

  第十三条特别行政区的政党和政治家可到内地发展,进行政治活动,可参加内地的大选,可在国家议会取得席位。特别行政区的政党的发展成全国性政党,通过选举取得议会多数席位,可成为执政党,组织中央政府。

  在法律上,特别是宪法上将“一国两制”,将特别行政区的政治制度,将部分联邦制固定下来,不但使国家法律制度得以统一,而且有利于台湾与大陆的统一。

  承认形式统一,承认中国部分联邦制,中国统一的问题就好解决了

  有人说国家主权不能分割。这是不错的。但是不能机械地理解这个原则。记得马克思、列宁都引用过这样的话:理论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是常青的。列宁教导我们说:“马克思主义的真髓和活的灵魂:对具体情况的具体分析。”鄧小平思想的灵活,才有中国的改革开放。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把主权中最重要的军事权分割了的。而鄧小平(毛泽东、周恩来生前就提出了这一思想)把军事权给了台湾。那么为什么另外一个最重要的主权外交权不能分割呢?大陆已经走了一步,为什么不能再向前走半步,给台湾以部分外交权呢?中国统一的事情非常特殊,所以应该特殊处理。

  也可以说,这样处理,中国的军事权,外交权并没有分割。军事权,因为虽然允许台湾保留军队,但是是在中国统一的前提下,是在两岸结束敌对状态的前提下。双方的协议肯定会规定,在遇到外国军队侵略时要协同作战,以保卫国家。所以中国的军事权是没有分割的。外交权,因为虽然在中国统一之后,大陆允许台湾与世界各国建立官方联络处,对台湾以中国台湾这个特殊地区名义要求进入联合国不持反对态度,但是台湾不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是确定的。所以中国的外交权是没有分割的。

  很多人搞不清,对于中国统一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一个中国”或“一个国家的原则”。所以大陆在与台湾谈判时,两岸一定要达成如下协议。一、确定一个国家的原则;(包括大陆、台湾都是中国的组成部分,全国大选后产生的中央政府代表中国,两岸在重大问题上的协商一致的原则)二、统一的宪法,大陆与台湾的司法合作,二、台湾人民参加全国大选,台湾议员参加国家议会,承认由全国人民选举产生的政府为中国的中央政府,三、财政金融合作,(大陆、香港、台湾以外汇储备占世界第二、三、四位的实力,也可使人民币成为可自由兑换货币,成为世界四大货币之一,)将来全中国统一货币;四、外交权属的规定;五、军事合作,特殊情况下的统一指挥;六、联席会议制度;七、国民党、民进党等台湾政党可以在大陆进行政治活动,当然也可以竞选上台,成全中国的执政党;八、经济、贸易(包括国民待遇、关税、税收、投资保护)等方面的相互合作。

  我请大陆的激进的民族主义者、老左派、新左派、杞人忧天者们放心,也请台湾的担心统一后会吃亏的人放心,你们的担心是不会发生的。我也要正告顽固的台獨分子,其实台湾独立很难很难,应该说没有任何可能,你们不要做这个梦了。我也要正告大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你们的私利,阻止中国和平统一,终将失败,而且失败得会非常的惨。

  尤其是一些大陆人,不要对大陆对台湾的巨大让步,对我们不得不实行的“形式统一”,和部分联邦制心怀不满。中国实现了和平统一,随着“一个国家原则”的法律地位的确定,大陆、台湾相互地位的法律确定,人员相互来往,台湾资金的大量进入,大陆政治体制的进步,两岸间贸易额的迅速增加,大陆经济的迅速发展,将来中国一定会从形式统一走向实质统一,从部分联邦制国家走向统一制国家。

  (注:此文是我对中国统一问题写的第五篇文章,定为五论。前四篇是一至四论,分别是:《为了中国统一大业应将国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改为中国——一论中国统一之路》、《我对中国统一的十点预测–二论中国统一之路》、《台獨的危险被大大夸大了——三论中国统一之路》、《不要对台湾有那么强烈的敌对心理——四论中国的统一之路》。)

  作者:王小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形式统一与联邦制——五论中国统一之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