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胜利:中国主权基金救市国有银行的“天机”

  「特别提要」:2011年10月10日,中央汇金公司悍然入市中国证券市场宣布,将在二级市场自主购入工、农、中、建四行股票。在中国股市持续低迷达五年之久,中国股市由最高6124.04点到达2300点左右之际,中国最大的国有主权基金开始出手了,此举引发国际、国内市场超乎寻常的浮想联翩、更广泛的丰富联想。但购入中国国有、全球最大第一中国工商银行(据最新美国《财富》报告,中国工商银行为全球最大业界银行)及四大国有银行资本境况下,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实在令全球资本匪夷所思、浮想联翩……难道通过购买几家公司股票就能够中国“救市”?中国汇金入市中国四大国有银行,是中国乃至国际资本市场的一个超级重大信号。有著名国际学者更一针见血、尖端的指出:素有“不差钱”著称的中国国家国有系,要那么多钱干什么?钱堆在那里是要当然贬值、霉变的。中国这四家国有银行绝非一般的商业银行,都是富可敌国的超级银行,都有着“定海神针”“可下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特色”神奇功能。据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估计,这四家国有银行在中国金融、货币市场占有80%之巨的庞大、铺天盖地的资本进出市场容量。

  增持银行股“强心”市场信心,增加中国政策的想象力

  中共第一党报《人民日报》11日发表《汇金增持四家银行股票不能简单视为“救市”》文章,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典型写照,也是中国国家主权基金救市的核心目的。中国“国有”素有“不差钱”之称的中国大市场,这四大国有银行几乎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原来,中国国庆长假后首个交易日,沪深股市延续节前的调整大势,大多数股票均出现下跌。然而,在一片下跌的声啸的浪潮之中,唯中国国有大银行板块的表现却颇有意外,10日当天,中国工、农、中、建四大银行股价均逆势飘扬。——这就是中国主权基金、汇金公司入市四大国有银行股的必然结果。

  股市收盘之后,一个消息在市场中迅速引起广泛影响:中央汇金公司表示,为支持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的稳健经营和发展,稳定国有商业银行股价,中央汇金公司将在二级市场自主购入工、农、中、建四行股票,并从即日起开始有关市场操作。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及中国农业银行10日晚分别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中央汇金投资公司当日增持中国银行A股350.97万股,增持建设银行A股738.44万股,增持工商银行A股1458.4万股,增持农业银行A股3906.83万股。

  增持后,汇金公司持有中国银行A股1885.57亿股,占中国银行总股本的67.55%;持有建设银行股份1427.53亿股,其中A股1.62亿股,H股1425.9亿股,占建设银行已发行总股份的57.09%;持有工商银行A股1236.56亿股,占工商银行总股本的35.43%;持有农业银行股份1300.39亿股,占农业银行总股本的40.04%.公告还宣称,汇金公司将在未来一段时间(估计是涵盖2012全年),将继续增持上述四家银行股份。——这是中国股市6124.04最高点高位下滑至2300点左右的重大、开天巨大的动作。

  作者为王兰的文章11日一大早对中金入市四大银行评论说:“制度性设置进入门槛,制度性制造存贷差,业辉煌靠的是这两个”制度性“。失衡的规模、管制下的利润、复杂的治理结构等形成了中国银行业的隐患,有的或许是痈疽之疾,有的则是心腹之患,当警觉”。也就是说:在美元、欧元深陷最大危机的2012年之际,这四大国有银行在汇金这棵大树下,依然可以逆风飞扬、我行我素、一览世界风光?

  市场能量天下无双,未必凯旋还要走着瞧

  历史经验为证:作为中国资本市场上“国家队”的先锋,中央汇金公司的举动历来受到关注。2008年9月18日,汇金宣布在二级市场自主购入工、中、建三行股票,次日上证综指上涨9.45%,两市千余只股票涨停。2009年10月9日,工、中、建三行接到汇金公司通知,汇金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买入方式增持三行A股股份,当天上证综指大盘上涨4.76%.此次汇金的再次增持,是否能重现以往的效果?

  汇金出手绝非中国资本市场的塌陷或灾难预报,虽然目前还不清楚汇金增持四大行股票的细节,但对于股市二级市场来说,其积极效应不言而喻。2011年股市又是一个“灾害年”、走势疲弱,尤其是7月以来,市场出现连续不断的下跌,市场信心受到严重、前所未有挫伤。汇金在这一时机增持,能够在稳定市场情绪、增强市场信心方面发挥作用。此外,汇金的增持也会激发市场对后续政策的无限想象力,也有利于市场的转暖,但后市最后第四季度、及2012年的美欧怎样肯定是无法向上那个。

  市场反应强烈:汇金公司增持四大国有银行股票,说明现在的二级市场股票,尤其是银行股已经具备较好的投资价值。但这种垄断寡头的深入,将加速中国金融、货币生态环境的板结与恶化,由中国温州当前的危机会否演变成与美欧资本、工业、制度的冲突,尚需时间来加以实践和印证。中国汇金作为四大行的控股的大股东,其举措也往往被认为蕴含政策导向。汇金增持的消息公布后,对于仍在交易的香港股市已形成刺激效应。中国工、农、中、建四大银行的H股在当天收盘前均出现快速上涨,恒生指数尾盘也由跌转涨。

  增持就是市场单一“救市”,股市升起还有待观察

  从7月中旬开始,A股市场一直在一个不断探底的下降通道中,目前的上证指数距离2010年7月形成的2319点低点只有一步之遥。汇金增持能否扭转这一趋势?宏观汇金公司,几乎是在中国股市近来的相对低凹位增持中国最大国有银行股,本身就是“国有”独霸一方的一种投资行为,其目的“救市”,否则此时入市干什么?中国古今战略战术,以“此时不战再待何时”为分水岭,汇金入市更有深远的意义——最最关键的是外部环境,此轮美元欧元危机到触及底部了吗?

  从目前A股市场的情况看,存在一些风云变幻的重大因素。经过连续下跌后,股市的“泡沫”得到进一步压缩,目前的市盈率水平与2005年、2008年的底点相差无几,但整体估值水平处于历史最低位。长假期间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稳中有升,环比回升0.3个百分点,这是连续第二个月小幅回升,表明宏观经济仍保持平稳运行态势。但中国股市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是中国资本、财富近五年根本大环境的使然,中国汇金援手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头疼治头脚痛医脚,能给中国资本股市回天之力?值得历史来深刻反思。

  中国资本市场将在何处见底?与其猜疑股指运行的点位,不如静下心来分析影响市场源头的关键性因素。中国股市要见底,要满足三个条件:首先是引发市场的游戏规则调整的原因有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如货币政策、市场供求关系、房地产调控、国际市场的动荡等;其次是有没有外力来“对冲”各种不利因素,包括美欧资本市场的表现和进出,中国汇金增持就是这样一种外力,但其力度还有待观察;最后,是中国股票的估值水平是不是足够、真的见底?虽然现在A股的估值处于历史低位,但全流通后市场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不能与过去作简单对比,而且市场的结构差异明显,一些小盘股的估值仍然不低。综合这些因素看,投资者对下跌趋势能否终结还应持谨慎态度。

  汇金入市不是不变,还是中国策略待变?

  10月10日收盘之后,一则中央汇金公司将在二级市场自主购入工、农、中、建四行股票的消息无疑给中国股市带来了不小的提振作用。A股已走出估值底,汇金入市是否意味着政策底也开始形成呢?和讯信息研发部首席分析师夏立军认为,结合以往历次汇金入市后的股市表现,确实可以下这样的一个判断。大盘在连续下跌的过程中汇金开始增持四大商业银行,预示整个蓝筹股的投资体系已经处于比较高的安全投资边际之中,即使后期市场有所回调的话,市场整体的投资风险也不会很大。

  自所以人类矛盾永远,资本也逃不掉这种规则。中国股市低迷了太久,结合目前各项经济和市场指标来看,都已经接近市场和政策的双底;因为从估值水平,从政策取向,从CPI将要下来,从银行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相比的话,已经非常接近了,现在不管是政策底还是市场底,都比较接近了;随着中国CPI的回落,已经紧缩了超过大半年的货币政策是否会转向,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2011年剩下的最后一个季度,美欧金融货币已经做出了明确表示;中国货币政策可能从紧缩的这么一个阶段转为观察期,应该是这么来看,观察下一时段的变化,作出相应的调整。

  因受欧美债务危机三年来的长期影响,中国也不可能长期一花独放,国内外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和复杂性进一步增加,在此背景下,强调前瞻性将有利于宏观政策科学制定,为下一步调控留有空间。 受货币信贷政策趋紧等因素影响,当前部分企业融资成本明显上升,沿海一些地区的企业出现了融资难、融资贵和资金链紧张的现象,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企业经营和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的增长。对此,下半年以来央行货币信贷的紧缩力度趋缓,不但加息步伐放缓,更是在公开市场连续10周对外投放资金,体现出货币政策的前瞻与灵活。当前,中国货币调控正进入到“两难”的最大十字路口:一方面物价总水平仍处60年来难治高位,稳定物价的基础还不牢固,货币调控力度不能骤然放松;另一方面,随着美元贬值、欧元危机外部环境的恶化,中国经济增长将面临增速下滑之忧,政策又不宜过于紧缩。货币调控犹如行走在平衡木上,如何在松紧间求新的平衡,考验着中国与美欧三大经济体调控部门的空前的智慧合作。

  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体制依然是中国高度集中的党领导下的所谓投资集团。资本货币垄断,与党政垄断有一样的异曲同工。一如20年前苏联的党政、货币金融垄断,没有任何市场经济环境和机制、大自然规则的建树和法制的游戏规则,连同苏联一样霎那就被断送、终结。当今中国的货币、银行业基本上依然是一党操控下的行政资本资源性垄断(中共党的领导机构,建立在所有的国有企业、私有大企业集团、大集体企业之中),基本上是中共操控下的中央汇金、中国投资操控下运行,那么中国银行业的未来与“法制国家”的金融、银行业有必然体制的当然冲突,于是党指令下的银行业锈蚀黑洞、不良投资、官员腐败黑洞等将长期存在并腐烂着金融、货币业,这是当今中共国家体制的世纪难解之结。

  〖特别链接〗:中央汇金公司

  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3年12月16日,当时注册资金为3724.65亿元人民币,后无数次增资扩股,有外电报道其可调动控制的国有资本近万亿美元之巨,是由中国国家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其重要股东职责由国务院行使,代表中国国家依法行使对国有商业银行股东等重点金融企业出资人的权利和义务。中央汇金公司不开展其他任何商业性经营活动,不干预其控股的国有重点金融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2007年9月29日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当年注册资本金为2000亿美元,来源于中国财政部通过发行特别国债的方式筹集的15500亿元人民币,是全球最大主权基金之一)成立后,中央汇金公司变为后者的全资子公司。但无论是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还是中央汇金公司,都已扩股数次,都是美欧“市场经济”环境下不能、不敢“见阳光”、全球绝对超级最大的国有资本公司,不敢随便进出“法制国家”健全的欧洲、美国资本市场,却常常神出鬼没于非洲资本市场、以及亚洲资本市场。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作者:巩胜利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主权基金救市国有银行的“天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