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铮:你我手上都滴着杀婴的鲜血

  小悦悦被车撞倒后,许多路人从旁走过,无一施救,以致她被再次碾压。这一视频让国人震惊,大家都对路人的麻木不仁愤怒不已。由此看来大多国人还良心未泯。若这时有人却说:中国人太多了,让她碾死吧,死了还少花社会抚养费,节省了地球资源,大家肯定会说这人中邪了。

  事实上在我们伟大的祖国,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胎儿被公然以“计生”名义杀害,而我们很多受过“教育”的“精英”都还在那儿拍手叫好,说这为国家节省了抚养费,节省了地球资源,还要继续杀下去,多杀些。我国更有一支庞大的杀婴部队,以绞杀“超生”婴儿为天职。

  下面是一起普通的杀婴部队的战事记录:

  2008年某月15号一大早,湖北黄陂县蔡店乡黄求生家门口来了杀婴部队(计生办)的几个战士,他们把黄求生已怀孕9个月的妻子带到乡计生办手术室,给她打了一针杀婴针。下午黄妻就生下孩子。孩子还活着。杀婴部队的战士把婴儿丢到乡政府的茅坑里。这孩子求生欲很强,在粪坑中哇哇大哭。过往行人不敢找事(犹如那看小女孩被碾压的路人)。该乡一刘姓老太婆听说这事后却还不管不顾,赶到茅坑,见一个婴儿在粪便中挣扎,慌忙捞起来洗了洗,送到隔壁诊所。医生们见孩子生得白白胖胖,也不问情由,马上给孩子剪断脐带,打针消毒。刘老太把孩子包好,抱回家,坐在门口给他喂水。一会,蔡店乡杀婴部队的5个战士闻讯赶到刘太婆家。一个战士一把从刘太婆怀中夺过孩子,掼在地上,摔得一声闷响,孩子痛 得四肢抽动。计生办的人还不罢休,又上前踢了孩子一脚。之后,他们将小孩拎走。

  再看 浙江省新昌县广播转播台职工董铁锋记录的杀婴部队杀害其子的经过:

  “2002年10月19日凌晨1点,妻子怀孕9个多月去浙江新昌县计划生育指导站分娩。到计划生育指导站后,一护士给妻检查了身体,检查结果为”子宫已开,胎儿头部已显露。“建议立即分娩,我将妻抱入产房,留下母亲和岳母在照料产妇。

  护士要求我出示准生证明,妻无准生证明,护士立即报知计划生育部门。5分钟后有两男一女来到产房门口,未出示他们的证件,也没说他们是谁,来做什么事的。问了我的姓名和住址,便说快叫部长来,随即打了电话。1点20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起进来,和先来的三个人聚在一起并把护士叫来商量。

  凌晨1点40,突然有一群约20来个不明来历的人冲进产房,将母亲和岳母扭着胳膊拖出产房,并将岳母的头向氧气瓶猛撞。并有3个人扭住我的胳膊我按住。随后,产房门就关上了。约十来分钟后,趁他们稍有松懈,母亲和我挣脱出来冲进产房,见一护士正在拔出刺进婴儿后脑上的剪刀,伤口很深,剪刀上粘满了鲜血直至没柄,婴儿脑浆迸出。母亲一声惨叫,瘫倒在产床边。那些人也一起冲进产房,将产床团团围住,看了看后走了。

  约凌晨3点半,新昌城东派出所两民警前来警告我,叫我不要乱来。后来我问医生那些人的来历,医生告知那群人是新昌计城关生办的。我问医生:“你们将婴儿用剪刀刺死,新昌城关计生办的的执法人员有没有书面文件或法律依据。”医生答:“是口头上指示的,没有其他依据 .”并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们是新昌城关计生办的下属机构,只有听新昌城关计生办的。”医生还说:“这种事(指将剪刀刺入婴儿脑部导致婴儿死亡)经常有,又不止你们一个。”

  许多人都可能听说了相近的杀婴事件。类似的杀婴每天多达万起,没有视频,很少见诸文字,我们只知道一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计生”令人发指的残暴罄竹难书,那野蛮的血腥屠殺的斫斫伤痛深藏于人民心里。面对这些惨绝人寰的残暴,只有天良丧尽的人才会无动于衷,只有被邪教蛊惑的人才会拍手称好。

  中国的计划生育不仅是中国历史上最荒诞,最愚昧,最残暴的一页,也是人类历史上最荒诞,最愚昧,最残暴的一页。日本侵华,也不过杀我同胞三千万,1959年的大饥荒也不过饿杀国人三千万。而计生强制杀害的婴儿多达上亿。“打出来,流出来,就是不准生出来!” “一胎环,二胎扎,三胎四胎杀杀杀!”“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 这些口号杀气腾腾,震荡寰宇,其杀伐对象不过是我柔弱如露珠的炎黄胎儿。荒诞,愚蠢,野蛮的“计生”将是中华民族的千秋伤痛,他人他族的千年笑柄。

  人类历史上强制计划生育最荒诞最愚昧的国家有两个。一个是罗马尼亚。他们是强制国民多生多育。为了提高人口数量,增强国力,1966年齐罗马尼亚要求每对夫妻至少要生四个孩子,宣布节育和堕胎违法,不孕女性要交纳税金。计划生育工作人员纷纷进驻各个单位,对月经期妇女进行严格的检查与盘问,以确保其未采取避孕措施;堕胎者将受到判刑和囚禁;对那些避孕的妇女和默许堕胎的医生一经查出,严厉打击。

  罗马尼亚的搞法遭到全世界的谴责,已成愚昧荒诞的计划生育的传世笑谈。中国的计划生育走的是另一端。罗马尼亚的计生部门官员被称为“月经警察”,中国的计生部门可称为“杀婴部队”。但因为中国的“计生”原本为世界上的“领袖国家”所规划,并由他们通过联合国背后操纵,中国婴儿杀得多越符合其利益,中国计生的空前绝后惨绝人寰的残暴不仅没受到该有的谴责,反而得到他们的暗中奖掖;以至中国某些人动辄拖拽着装满血淋淋婴儿尸体的大袋子到他们的主子面前炫耀他们残杀中国婴儿数亿的丰功伟绩来邀功请赏。

  如果中国政府把过去三十年强制计划生育的国家意志,人力,财力全都用在发展国民教育,开发国民智力以增加国民国际竞争力上,而对国民生育只是加以温和的引导,让国民自主生育,中国人口会比现在多出一亿多(即过去三十年每年多生三四百万),中国今天的发展状况也许会更好,中国的人口结构也必然好得多,中国在本世纪的总体发展状况也会好得多。但不幸的是,我们这个民族好像被邪教蛊惑了,走上了邪恶的杀儿求富的民族自残自杀之路。如今国家人口老化危机在即,人口再生危机在即,人口急剧萎缩危机在即,而那庞大的靠残害民族国家未来为生的杀婴部队的权利却越来越大,他们继续向国人猛灌“人口爆炸”谬论,恐吓国人,仍然磨刀霍霍,杀婴不止!

  从对小悦悦事件的反应看,中国大多数人还人性尚在,只是被邪说邪教蛊惑而对祖国大地上日日发生的残暴杀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恶法之下必有暴行;所有支持现行计划生育的人手上都滴着杀婴的鲜血。此刻,所有天良尚存而被邪教蛊惑被恶魔催眠的中国人都该醒来,睁开眼,看看你们手上是否滴着杀婴的鲜血。只有国人大都看到我国现行计划生育空前绝后的荒诞,愚昧,残暴,中国才有救。

  2011年11月3日

  作者:蔡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你我手上都滴着杀婴的鲜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