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成平:日本纠结TPP在于“政治不信”

  围绕着要不要加入“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TPP),日本国内舆论空前对立,日本正处于战略分歧点上。

  TPP话题已成为日本内政的易燃物,政界也由此出现重组趋向。在日本农协向国会提交的反TPP请愿书上,多达356名国会议员签名支持,其中自民党166名(总共201名)、民主党124名(总共408名)。在民主党内,野田佳彦、前原诚司、菅直人、仙谷由人等人赞成,鸠山由纪夫、渡边恒三、原口一博等则明确反对。自民党内的河野太郎、中川秀直等赞成,森喜朗、大岛理森、町村信孝等则公开反对。其他政党中,除“大家的党”外,公明党、共产党、社民党等都公开反对。

  各界对TPP观点分歧极大

  内阁官僚省厅也是“屁股决定脑袋”,多从部门利益出发。日本内阁府试算称,若签署TPP,日本GDP在10年内将增加2.4—3.2万亿日元,但农林水产省认为将损失约11.6万亿日元,且将导致约340万人失业;经产省认为,日本若不参加TPP,韩国一旦同美、中或欧盟签署FTA协议,日本GDP将损失10.5万亿,失业人口增加81.2万。

  被誉为“财界首相”的经团联会长米仓弘昌认为,不加入TPP,日本将沦为“世界孤儿”。 全国农协会长茂木守则发起全国性的抵制TPP运动,日本医师会也警告称,若加入TPP,日本的医疗将被卷入“市场原教旨主义”,美国式的收入决定医疗资源,将导致日本全民保险体系的崩溃。

  同时,竹中平藏、高桥洋一及大川良文等亲美派学者力主签署TPP,竹中平藏认为,说日本加入TPP有些操之过急,显然违背事实,事实上,日本的加入速度如蜗牛一般。斋藤环、中野刚志、藤井聪、三桥贵明等学者则认为“加入TPP损害日本的国家利益。”

  但TPP究竟是什么?日本国内的拥护派视其为若不搭乘便无法存活的诺亚方舟,反对派则称其是毁灭日本的“黑船来航”。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2010年TPP框架下的GDP总和为16.84万亿美元,占全世界的27%,但如果日本、加拿大、墨西哥加入,则会增至24.91万亿美元,从而产生一个占世界经济总量40%的巨大经济圈,尤其是美日GDP总量将占此经济圈GDP总规模的91%,TPP将成为事实上的“美日自由贸易协定(FTA)”。

  这样的经济联盟不仅左右日本未来的政治经济方向,还将影响东亚地域统合,打乱整个东亚战略布局。奥巴马称,TPP不仅会成为亚太地区的模范,还将成为全世界的模范。可以预见,参加谈判的国家越多,各国就越难达成一致,但即使如此,白宫某高级官员在接受朝日新闻采访时仍满足地称,形势正在按总统所言的方向发展。

  关键在于政府交涉力是否够强

  日本国内围绕着TPP意见对立的根源,绝非表面上呈现出来的各阶层各行业的利弊计算,而是根深蒂固的“政治不信”。实际上,包括WTO、APEC、FTA等框架在内,都是有利必有弊,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要不要参加,而在于“政府交涉力”是否够强。在经济全球化、区域化大势面前,只要参与其中就必定存在风险,但若被边缘化则是死路一条。

  朝日新闻社实施的全国舆论调查显示,46%的人赞成加入TPP,28%的人反对,对野田佳彦表明“将参与TPP谈判”一事,51%的人表示“值得肯定”,超过“予以否定”的34%.但只有7%的人认为野田内阁提供的信息“足够”,84%的人认为信息提供“不足”。当被问及在与美国等国就TPP问题进行谈判过程中,是否对日本政府的谈判能力表示期待时,回答“非常期待”、“比较期待”的人只有25%,“不太期待”、“完全不期待”的人占73%,即使在赞成加入TPP的人中,也有59%回答“无法期待”。

  可以说,从民意层面上而言,与其说是被分成了两派,不如说大多数人很难与直接涉及利害的当事人或者关心选举的政治家抱以同等程度的热情,民众就像对街头争吵充满好奇的人群一般,围观整个事件的发展。没有一个概念能像TPP那样短时间内即家喻户晓,也没有一个概念能如TPP那样含义模糊。

  日本多数民意赞成加入TPP,但大力推动TPP谈判进程的野田内阁的支持率却在不断下降,野田内阁的支持率已降至40%(10月15、16日进行的上一次调查为48%),不支持率则为33%(上一次为26%)。无党派国民的支持率为27%,不支持率为37%;拥护自民党的国民支持率为28%,不支持率为50%.无论哪个结果都显示,野田内阁成立之后的不支持率首次超过了支持率。

  实际上,日本陷入了难以走出的“囚徒困境”。客观地讲,TPP既不是诺亚方舟也绝非“黑船来航”。虽然身居船长之位的美国有扩大其市场的打算,但装载什么,如何装载这些问题还是要通过谈判来解决。一方面是赌上国家利益的谈判以及国内政策调整的艰难,另一面则是脱离国际新秩序后的不利地位。相比之下,后者更为棘手,如此来看,野田首相所称的加入TPP是为了避免“不战而败”的判断不无道理。但加入TPP是否会有益于国民的生活则取决于政府的交涉能力,换言之就是日本跟美国的交涉底线究竟在哪里。如何使这件既含毒性又具药效的事情成为帮助日本重建的妙方呢?真正的考验正在于此。

  中国须向周边国家分散风险

  对中国而言,如果原本就对缔结中日韩FTA不热心的日本签署了TPP,中国的东亚战略将陷入被动。显然,美国推动TPP除了要分享亚洲高速经济增长成果外,凭借TPP实现“重回亚洲”,掌握亚太区域统合的主导权是其战略重心所在。美国在推进NAFTA(北美自由贸易区)交涉时,受国会、工会、非政府组织等施压,曾制定严格的劳动标准和环境标准,迫使加盟国推进“自由化”改革。 在TPP问题上,美国也设置了中国难以“达标”的苛刻标准,这将让中国陷入战略被动局面。

  为此,中国必须考虑向周边各国“分散风险”,充分利用自身巨大的市场优势,继续推进中日韩FTA及“东盟(亚细安)+3”等东亚战略;同时,应加快推进城市化进程,尽快转换为内需主导的经济模式,降低经济的对外依存度。否则,在“内忧”与“外患”之下,中国的大国崛起之路将增加难以预料的变数。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蔡成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日本纠结TPP在于“政治不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