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保罗: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友好关系”很虚伪

  在历史上,中国人一直把西方看作是蛮夷,而把自己当做“天朝”。这一思想直到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国门,才有所改变,开始逐步崇拜或相反,极端仇视起洋人来了,而到了文化革命的后期,却又非常滑稽地走向另一个极端,大讲起什么外国友人和使人要起鸡皮疙瘩的“友谊第一”起来。那么西方人又是怎样看中國人和中国的?这里简单地从澳大利亚做一个介绍,以飨读者。

  在义和团战争前,西方人对中国的看法,概况地说就是:富饶而软弱。但是到了义和团运动之后,西方人对中国与中国人的看法,则又增加了几个特点,这就是野蛮愚昧与落后贫穷。做为英联邦的澳洲实际上也是如此。因此在当时,即使在澳洲的华人也是颇受歧视的。在19世纪中叶前,澳洲几乎没有华人,虽然有一些地质学家认为,澳洲曾经与中国大陆相连;一些人类学家进而认为,澳洲土人和中国是源自共同的祖先。史料记载,1848年,100个华人成年男子和21个男孩自福建来到悉尼,他们是澳洲牧场主特地从中国雇来作牧场帮工的。历史学家认为,这就是最早来澳的华人。此后几年又有一些华工抵澳,不过人数不多,至1850年,在澳华人总共不超过1000人。然而总体上看,澳洲社会即使对在澳洲华人的态度也是非常恶劣的。19世纪中叶之后在澳洲的很多地区,多次发生的排华运动以及排华法案的产生,就说明了这一点。而如果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澳洲对于中国也是不友好的——它也是八国联军的一分子,至今在澳洲战争博物馆还保存着澳洲做为八国联军之一,入侵中国的许多纪念品。这说明直到今天,澳洲对此还是引以为荣的。

  澳洲与中国的相互关系,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发生变化,这种变化首先是国际政治上的(或者说是外交上的)。当时由于中国改变了自己的外交政策,西方国家在外交上开始纷纷承认中国。澳大利亚也顺应国际大趋势,与中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不过虽然发生了这种政治上的变化,澳洲政治界对中国及中国人的这种歧视,甚至于与澳洲境内的中国人的歧视还是严重的,即使在20世纪80和90年代,澳洲还发生过火烧中国餐馆的事件,澳洲著名的白澳主义者韩森,公开指责亚洲人移民,而澳洲前任总理赫华德,也甚至在媒体上公开辱骂在澳洲的亚洲人(其中主要是华人),要他们滚出澳洲,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而20世纪80和90年底,世界各国都早已不能容忍种族主义,在澳洲社会政治界还会发生这种咄咄怪事,而且赫华德还能在不久就成为澳洲总理,且一做就是两任,这说明了什么?大家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澳洲在国际政治上改变对中国看法,实际上还是从中国经济腾飞之后开始的。由于中国对外开放和经济飞速发展,澳洲出现了大量的中国产品,同时也给澳洲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大量的中国学生和旅游者及其技术移民,给澳洲经济带来了巨大的现实利益;而中国大量购买澳洲的资源,更使得经济发展滞缓的澳洲乐不可支。因此澳洲不再认为中国及中国人是贫穷的,而是“土得掉渣的国际大款”。为了经济利益,澳洲出现了“中国热”——即使在澳洲政府的网站上也公开地鼓催什么中国可以给澳洲带来商机。澳洲政治家于是前所未有地开放教育市场和旅游市场,放宽移民政策,而且为了经济利益,他们开始少说甚至不说那些中国政府不喜欢听的话,甚至还搜索枯肠地说些使中国政府喜欢听的话。可以这样说,历史上澳洲还没有如此谦卑地“巴结”中国,澳洲的政客们甚至于还颇为滑稽地选出了一位会说中国话、有个中国名字的总理——陆克文。这虽不能说是180度的大转弯,但无论如何是以前绝对无法想象的。

  不过,即使是智商很低的人也心里明白,那些澳洲政客和商人“尊重中国”的真实原因。其实在澳洲,人们心目中最具有欺骗性的职业就是政客——他们的信誉比那些专卖二手车的掮客还糟糕。笔者的一位澳洲朋友曾经如此描述政客,政客就是非常出色的销售商,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原则,可以出售一切,也能够出售一切,只要有利可图。他们甚至于会毫不犹豫地出售自己的母亲,而且可以成功地出售他的母亲,然后拿着出售母亲的钱去酒吧逍遥自在,毫无羞涩地喝几杯啤酒!所以,这种政治家的“友好”实际上比那些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爱情”更为糟糕,而认为建立在这种“友好”基础上的“澳中友好”是可靠的真正友谊,且到处宣扬这种友好多么“伟大”,多么“值得珍惜”,恐怕已经不是“天真”,而是真正的“傻到了家”!

  然而也应该明白,如果说所有的澳洲人对中国人并没有真正的友谊,那绝对是荒唐的——即使在19世纪中叶,澳洲各地发生排华事件的时候,都会很多澳洲人挺身而出,无私无畏地保护华人。他们认为中国人完全和澳洲人一样,值得也完全应该受到尊重,应该友好地对待中国人。为此他们遭到不少极端分子的责骂、污辱甚至殴打。可是他们绝对没有退缩。在历次中国社会重要事件发生之时,更多的澳洲人毫不犹豫地勇敢地走上街头,公开地表示他们对中国人民的支持。他们才是澳洲社会的真正的良心和良知所在。正是这种社会良心和良知,才使得在澳洲的华人得以安全生存,才使得中国人与澳洲人可以和睦相处。而今天,富有这种良心和良知的澳洲人越来越多。他们才是中国也是中国人的真正的朋友。现在也许当你在澳洲的街上走着的时候,说不定还会突然窜出一个衣着怪异的澳洲青年人,突然袭击你一下就逃走,因为你是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不过这种纯粹的种族袭击事件无疑会越来越少。更多的澳洲人虽然与你素不相识,可是在街上相遇却会主动向你问好。今天如果你在澳洲开一家中国餐馆,说不定还会有一些下三滥来捣乱,可是在澳洲的中国餐馆还是会越来越多。因为这一趋势不可阻挡。

  放眼未来,谁也不能否认,还可能会出现一些极其偏激的政客,再次掀起白澳主义的恶浪,建立在脆弱的经济利益基础上“中澳友好”关系还会摇摆,甚至于无情翻脸;一个具有中国人名字、最多连任两次的澳洲总理更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永远保障“中澳友好”。可是请绝对不要担心,就像《百万英镑》电影故事所揭示的人类文明社会的基本原则那样:并非所有的英国人都是“百万英镑”的绝对崇拜者——并非所有的澳洲人都会为了政治利益或经济利益而舍弃一切原则,出卖自己的良心。澳洲社会对中国人友好的良心和良知是澳洲社会的主流,这种良心和良知所铸造的基础,才会真正地决定着澳洲的未来,决定着中国人与澳洲人的真正和睦相处关系。无论是谁都根本不可能阻挡中国人与澳洲人和睦相处的历史趋势。

  本文发表于2010年2月20日《时代周报》,发表时有删节,这里是全文。

  作者:孔保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友好关系”很虚伪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