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流:从低碳到移民——我们的2011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有两个热门词:低碳和移民。它们看似毫不相关,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前者是当前国际上的时髦的话题,可谓“引进来”,后者是中国的现状,叫做“走出去”;前者是因,后者是果;前者的流行得益于官方的鼓吹,后者的出现乃是民众自发的选择,称为脚底下的民主;而归根结底,它们都围绕着同一个话题——生存环境。

  这里所说的生存环境绝不是狭义的自然环境,它应该包括广泛意义上的自然、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道德的方方面面。它跟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其重要性远远超过我们当前听到的一切口号和指标,而它却又是最容易被人遗忘的“角色”,无论是官方的主流媒体还是民间自觉的关注都几乎同时忽略它的存在,而我们越是漠视它,遗忘它,回避它,我们越是会迷失自己的方向,盲目无助,最终甚至南辕北辙。

  低碳误区——谁有资格谈低碳

  对于低碳经济我向来是支持和拍手称快的,然而我还不至于糊涂到人云亦云,随声附和。试问:我们为什么需要低碳经济?为什么引导低碳经济的主角是以欧洲为核心的西方国家?

  简而言之,低碳经济的兴起来源于人们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关注,或者更精确地说,是人们担心全球气候变暖而采取遏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方法来调节气候变化,虽然人们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温室气体是引起气候变化的直接原因,可这关系到人类生存的安危,即便没有绝对的证据也要防范于未然,即所谓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尤其对于有着非常完善的人居环境的西方国家而言,全球气候变化是唯一让他们对生存环境感到不安的因素,也是在他们看来面临的最大生存挑战。这种态度和精神无疑是值得的推崇和学习的,如是乎那些像中国般向来喜欢“学习”的发展中国家也大肆鼓吹起低碳经济来,然而仔细看去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虽然尽管已经学得惟妙惟肖,极其努力而用功了,但仍讨不得发达国家的欢心。让人可怜和同情之余,我不禁要问:中国,你有资格谈低碳了吗?

  我们真正要学习的是西方社会关心和爱护自己家园的态度,而不是低碳经济本身,对于中国而言,我们的问题远远不止碳排放的问题这么简单,而是我们的整个生存环境正在遭受毁灭性的破坏,上到天上的空气,下至地上的水土,远到海洋,近到餐桌上的食品,辽辽神州大地,我们哪一样没有受到污染???一个没有一条河流是洁净的国家,一个被毒雾笼罩的国家,一个住满癌症村的国家,一个没有环境知情权的国家……。一个这样的国家能有资格谈低碳吗?如果地球真有末日的话,我相信中国的末日绝不是因为全球气候变化,因为还等不到气候变暖,我们早已被自己制造的有毒化学药品、有毒食品、有污染空气毒死了。我们需要低碳,但我们更需要低硫、低铅、低铬、低污染…… 请在谈低碳之前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其实不止是脏而是病入膏肓,表面上的胭脂抹粉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

  而回顾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让人哀叹惋惜,自从09年参加哥本哈根的全球气候会议以来,政府便开始头脑发热,在西方国家的鼓动下,把低碳经济上升为国家战略,大肆发展所谓的“硅晶”产业,弄得产能过剩不说,制造太阳能硅晶板本来就是一个高污染的产业,这样一来让我们本来恶化的环境雪上加霜,而太阳能产业的核心技术和定价权却依然掌握在西方国家手里,更为本质的问题是我们的生存环境并没有因此有丝毫改善,排放污染的企业如往常一样肆无忌惮,剧毒性化工项目一个接着一个上马,矿产开发依然滥采乱挖,于是飘在中国大地上的空气全成了有毒的雾霾,流在母亲河流中的水土都成了杀人的毒剂,我们在改善生存环境的道路上迷失了自我,一错再错,渐行渐远,好不令人痛心!

  移民潮——是谁抛弃了自己的家园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的移民现象越演越烈,据招商银行联合贝恩资本发布的《2011私人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大陆75%的亿万资产企业家和60%的千万富翁已经或者正在考虑移民。关于移民的原因,叶檀女士把它归结为三大折价,即子女教育,财富安全和养老保障,不过我想在她的研究报告里一定是没有引入生存环境这个概念的,简单概括起来,其实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存环境的普遍恶化。如果比较一下中国近代以来的三次移民潮,这点就很容易看到,第一次移民是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当时人们为了解决根本的温饱问题而偷渡移民;第二次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主要以留学就业移民为主;而这一次却刚好相反,是在中国经济相对繁荣,财富和就业机会相对较多的情况发生的,致使人们逃离家园的不再是财富和工作机会,而是对于生存环境的基本安全感的丧失,换句话说,就是人们觉得这片土地已经不再适合生存了。

  经济的发展是快速变化的,而生存环境的改善是极其缓慢的,假使有一天我们中国的经济突然停滞下来(其实这也不是假设,多方面的观察表明这种停滞近在眼前),中国不再有像以往一样的财富和工作机会,而我们的生存环境又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提高,甚至恐怕只会更差,因此,可以想见届时中国人的移民倾向只会更强烈,而当前的移民潮也只不过是未来高潮的前奏而已。

  移民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财富和企业精英的流失,它更意味着“中国人”身份认同的丧失和弱化。国籍的改变不止是换一个护照这么简单,它往往要伴随着文化认同和民族自尊心的变化,当一个国家的人民不再以他的国家而自豪,甚至反而以他原有的身份而耻辱,宁愿在别的国家做一个二等公民时,这个民族也就快走到尽头了。看看我们的现在,难道我们不是正面临着类似的困境吗?在中国大陆生活的人们,有条件的和没有条件的都在做同一个梦,那就是有一天他们和他们的孩子能够生活在另一片土地,而不是这块他们曾经引以为豪的华夏大地。一个世纪以前中国人因为贫穷落后而被世界瞧不起,一百年后的今天,中国虽然开始稍稍富有了,而我们却已经自己瞧不起自己了。为什么要选择逃避?为什么不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去改造自己的家园?难道我们比上个世纪的人们还要更加绝望了吗?难道我们不再是传说中勤劳、勇敢而智慧的炎黄子孙了吗?

  其实移民并不可怕,人口自由的流动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可怕的是“绝大多数人的集体移民倾向,是精英阶层的集体大逃亡,是裸官现象的蔓延,是背后所折射出的财富与制度的巨大裂痕”(叶檀),是国内生存环境的普遍恶化,更可怕的是我们“中国人”身份认同感的弱化,是我们民族自豪感的丧失,最可怕的是我们(尤其是当权者)明明犯了错误,走了一条不归路,却仍然执迷不悟,不思改进,甚而至于自我感觉良好,欣欣然还要“拯救世界”,好不令人伤心!

  无论是低碳经济的闹剧还是移民的苦果,其背后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对于生存环境的集体漠视:自然环境成了追求GDP的殉葬品,政治体制日益僵化腐烂,法律和公正被权力肆意践踏,文化和学术被套上了权威主义的枷锁。要改变这一切的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我们重新认识我们的发展目标:改善中国的生存环境,这也是判断我们发展方向正确与否的唯一标准,任何与之相悖的行为和目标都将被证明是错误的。

  作者:何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从低碳到移民——我们的2011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